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一张小试纸2秒钟就可测出食用油是否变质。 宋志强摄

入户调查 陈瑶摄

  “边缘医务工作者系列”记者调研报告3

  不穿白大褂的“全民医生”们

  他们不直接面对某一位患者;他们不打针开药、不拿手术刀、不看化验单。他们的工作岗位在餐馆后厨、餐馆库房;他们的岗位在教室,在疫苗接种点;他们的岗位在实验室……

  他们在幕后日复一日的工作,他们的付出让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他们就是给特定人群“问诊”的公共卫生人员,我们称他们为不穿白大褂的“全民医生”。

  顺义疾控中心

  出诊医:李永进 张晓辉

  耐心

  填份调查表要登四次门

  北京居民胖不胖?居民的血脂高吗?每天吃得是不是太油了、太咸了……为了得到这些数据,疾控部门的工作人员要到居民家中采集数据,而每户居民的调查数据都需要疾控人员连续四天入户采集才能完成。近日,记者跟随顺义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李永进和张晓辉,来到位于北六环外的顺义区马坡镇衙门村一起采集数据。

  “来啦!欢迎!”记者和调查员刚到村委会,村妇女主任薛淑耕和今年新来的大学生村官陈瑶就过来招呼调查员。李永进告诉记者,到不认识的人家里问每天吃什么、喝什么不是件容易事,必须要有村委会的配合。

  “我陪着你们入户。”55岁的薛大姐热情爽朗,推着自行车在前边带路;来自内蒙古巴彦淖尔的陈瑶已经融入了村里的生活,她骄傲地说,“我们村是马坡镇最大的村,有800多户呢。”说话间,调查员来到一户人家门前,薛主任上前敲开门,女主人马大姐热情地招呼着调查员,“快进来!”然后挑开门帘,引着大家进了屋。调查员从双肩背包里拿出了表格。

  李永进向男主人介绍了调查的基本情况:“我们从今天开始连续四天、每天晚上都来进行一次调查,主要包括家里每个人每天的饮食、油盐调味品的使用情况、身体状况等。周日早上还会为你们全家进行一次体检,需要抽血,那天早上不要吃饭……”调查员张晓辉告诉记者,到每户人家调查前都要先介绍一下情况,然后请居民签订知情同意书。

  在填写完一家人的基本情况后,调查员要进居民家的厨房进行称重。马大姐家的厨房在院子的最里面。厨房里的一个小炉子上正烧着水,一口方方正正的大灶擦得干干净净,上面依次摆放着香油、酱油、醋……调查员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型电子秤,把所有的调味品一一称重并进行记录,“第四天再次称重,然后计算出调味品的用量。”马大姐说,家里人“口重”,爱吃咸的,吃多少盐平时还真没算过,趁这次调查的机会,也掌握一下。

  从马大姐家出来时,村里的路灯已经亮了。李永进和张晓辉坐在马路边,借着路灯的光亮,把刚才调查的数据简单进行了整理。“明天还要正常上班,很难挤出时间专门整理数据。”李永进说,有时候没有路灯,他们就打着手电筒整理数据。张晓辉则从背包里拿出了统一配备的手电筒,照了照自己胸前挂的工作证,“这都是统一的,工作证上还有照片呢。”

  这天晚上,两位调查员结束调查时已经9点了。“回到家要9点半。”两位调查员都住在顺义城区,和他们一样在衙门村采集数据的工作人员还有24人。完成当天的入户工作后,他们分乘三辆车赶回顺义城区。

  “调查特别占人力”

  李永进所在的顺义区疾控中心食品环境卫生科科长梁和平介绍说,科里只有5名工作人员,其他的调查员都是从中心其他科室临时借调的。

  “调查特别花钱”

  “培训调查员、印刷表格……只要启动就需要经费,”北京市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卫生所主任医师黄磊说,像顺义这次进行的2011年北京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不仅市财政有投入,区里也要投入。

  “调查特别折磨人”

  北京市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卫生所所长赵耀说,采集数据的难度很大,有时候遇到不理解调查工作的居民,“一共四天的调查,头两天让你进门,第三天嫌麻烦不愿意开门,有的调查员为了能不浪费这户的数据,在外面一站就是两三个钟头,希望能感动调查对象。”为了能让居民耐心接受四天的调查,很多调查员练就了“唠家常、套近乎”的本事;还有的调查员结束调查时能顺便认个干妈。

  没有数据的支撑,政府的决策就缺少依据,预防与营养相关疾病的指导也很难到位。“调查人员采集的每一个数据或许微不足道,但是所有的数据汇总在一起,就会有力量。”赵耀说。

  房山卫生监督所

  出诊医:丁景旭 宋建生

  辛苦

  测个油质最近也要跑25公里

  “快到国庆长假了,咱们到景区看看农家乐的餐饮卫生状况。”9月16日,记者来到房山区卫生监督所时,业务一科的丁景旭和宋建生拉着黑色的“旅行箱”,正准备去石花洞景区。黑色的“旅行箱”里面全是宝贝。打开箱子,记者看到,里面放着几个盒子,小宋向记者解释,盒子里面是试剂和试纸,不同的试纸可以快速检查食用油是否酸败、检测盐中是否含碘、检测餐具的洁净度等。

  两位监督员带着记者从位于良乡的房山区卫生监督所赶往石花洞,“这段距离大约为25公里,算是比较近的监督点。”丁景旭说,最远的蒲洼乡距离区监督所足有90公里。顺着公路向西偏北方向行驶半个多小时后,监督员们来到石花洞景区前的农家乐一条街。由于不是用餐高峰,农家乐餐厅多数都关着门。

  双翼餐厅还开着门,不过店里没有客人。餐厅虽然不大,但是很干净,后厨足有20平方米,灶台擦得明亮,砧板也干爽。丁景旭说,按照要求,厨房里面金属要见亮,木质要见纹。食用油的安全是人们最近的关注热点,监督员决定对餐厅的食用油是否氧化、是否酸败进行快速检测。丁景旭拿出两条试纸,让老板娘从已经打开的油桶里倒出5毫升食用油,然后把试纸上的测试区浸入食用油,2秒钟后取出时,测试区已经变了色。丁景旭告诉记者,这两条试纸分别测试食用油的酸价和过氧化值。试纸浸过油后,测试区的颜色就会发生变化,与试剂盒外包装上的比色表进行对照后,就可以得出食用油酸价和过氧化值,“这家店的油品质没问题。”老板在一旁解释说,“我们买的都是品牌油。”丁景旭和小宋叮嘱老板,十一黄金周快到了,如果忙人手不够临时雇人,一定要查验健康证;另外不要贪图便宜去山里采食野蘑菇,以免出现食物中毒。

  检测准平快

  北京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监督执法一队副队长徐亚东告诉记者,农家乐从2003年发展到现在经过了一个逐步规范的过程。“农民昨天还在种地,今天就来开店,他们不懂得怎样才能保障食品安全,这就需要卫生监督人员给他们提供指导和服务。”徐亚东说,现在农家乐的厨房至少要达到8平方米,要保证基本的设施。如今,山区的农家乐发展得越来越好,农民挣了钱之后再扩大经营规模,慢慢知道厨房墙上要贴瓷砖到顶,要配备消毒柜,要规范使用食品添加剂……

  为了能够快速地检验餐饮服务企业的食品安全状况,现在监督部门都配备了快速检测设备。比如检测盐中含碘量是否达标,只需要在盐上滴一滴试剂;检测餐具消毒是否达标,只需要用尾部带有试剂液的棉签擦拭餐具,然后将棉签装入试管放到手持的机器内,15秒钟就会读出数据。这些先进的装备在无形中提高了监管的力度。

  西城疾控中心

  出诊医:高仙 王慧雯

  细致

  为黑板查照度

  得测16个数据

  “中小学校黑板平均照度合格率只有22.8%。”在北京市2010年卫生与人群健康状况报告中,这条关乎孩子视力的数据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今年,为了得到更新的数据,各个区县疾控中心学校科的工作人员将到中小学给教室体检,同时也要测测黑板是不是“太黑”。这两天,西城区疾控中心学校卫生科的高仙正奔跑在各个学校之间。“想看看黑板的照度是不是合格,至少要在黑板上布16个点。”

  在西城区的一所中学,高仙举着像“手持POS”机一样的照度仪正在黑板上测数据。这只是教室“体检”的一部分,高仙说,疾控人员还要在教室里选9个点测孩子们课桌面的亮度是否合格;此外,还要看看课桌椅调节的高度是否与孩子的身高匹配;看教室里的采光是否合格,教室里面的微小气候是否合格。按照规定,每个校址至少要查两个教室。“老西城区一共有90多个校址,我们才跑完一半,接下来这两三个月工作强度会很大。”

  就在高仙测量黑板照度的这天下午,她的同事、西城区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科的王慧雯正在展览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保健科忙活着。“过了国庆节就要准备流感疫苗的接种了。”小王在展览路社区中心忙着贴宣传画,也检查保存疫苗的冷链是否合格,还要看看社区有没有准备急救药品……

  记者手记

  “幕后”的辛苦

  我们能感受到

  为了能更全面地了解基层公共卫生人员,记者的这次采访从北京市的东北一直延伸到西南。同样是公共卫生人员,但他们的工作很难互换:有的人只研究蟑螂、蚂蚁,有的人就琢磨蚊子,有的人就研究怎么吃才算营养,有的人要随时准备转运患者,有的人要检查游泳馆水质、看中央空调是否干净,有的人则要在街道上向市民宣讲献血知识……

  公共卫生虽然不直接面对患者,但却具有公共性、公益性和公平性。“幕后”医务人员的辛苦工作虽然我们接触不到,但我们能感受到。(记者 贾晓宏)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聚焦中国边缘医务工作者:填份调查表要登四次门 1 他们不直接面对某一位患者;他们不打针开药、不拿手术刀、不看化验单。他们的工作岗位在餐馆后厨、餐馆库房;他们的岗位在教室,在疫苗接种点;他们的岗位在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