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经过逾半年的暗访,13日,中国控烟协会在北京发布《全国高等院校无烟环境创建评估暗访报告》。报告显示,800所被调查的高校中,仅有16所得分超过60分(百分制),合格率2%。中国控烟协会介绍,此次暗访的800所高校覆盖了31个省份。暗访时间为45分钟,并辅助有摄像记录。

   暗访结果显示,淮阴师范学院、同济大学并列第一,得分为72.41分,而名校清华大学仅得19.54分,排名第700。控烟协会表示,教育部已经知晓此结果,承诺将把结果下发至各省教育部门督促整改。此项调查还将连续进行3年。

   通讯员 张同刚 陈暐 冯家清 大学生记者 张可 宋璟 本报记者 朱鼎兆 毕晓红 蔡蕴琦

   数字让专家忧心忡忡

   800所高校室内找到4881个烟屁股

   控烟协会出具的报告中,一连串的数字说明着控烟形势的严峻:800所高校中,所有高校均未发现“室外吸烟区引导标志”;现场发现有164人正在室内吸烟;共发现室内烟蒂4881个;禁烟标识有979个,平均每个学校张贴不到2个;发现烟草广告21处,教学楼的烟草广告数量最高,为33.33%;其次是食堂,为25.00%;第三是男生宿舍,为16.67%。

   常务副会长许桂华介绍,评估显示,高校控烟宣传也是凸显的薄弱环节,800所高校均未发现“室外吸烟区引导标志”,“这就说明哪里都是可以吸烟的”。

   通风不能清除烟毒

   其实不光中国控烟协会,我省疾控中心也曾对江苏省青少年吸烟状况进行过调查,调查范围包括南京、徐州、苏州、扬州、盐城5市60所初中、60所高中和30所职业中学、10所大学共160所学校的33427名在校生。结果发现,住校学生尝试吸烟率为37.1%。专家指出,青少年吸烟多为好奇心所致,只为赶“潮流”。另一方面,不断加重的学习压力、家庭代沟也是引发青少年通过吸烟去寻找心理寄托不可忽视的诱因。一部分男生,则还存有“男人不吸烟就不像男人”这样一种观念。

   疾控专家指出,比起成人,青少年吸烟存在着更大的危害。青少年身体各系统和器官的发育尚不完善,功能尚不健全,因此吸烟会导致更大的伤害,会出现记忆力减退、精神不振、学习成绩下降。此外,吸烟还会影响性发育,会使冠心病、高血压和肿瘤的发病年龄提前。更严重的是,在室内,任何通风系统都不能清除烟草烟雾中的有害物质。

   南京的高校烟民却称“不意外”

   人生“首烟”就在大学点燃

   昨天晚上8点,南京某高校的一间男生宿舍里,四个小伙光着膀子在联机打游戏。激战正酣时,徐文博熟练地从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点上,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很快,其他两个人都叼上了一根烟,整个宿舍烟雾缭绕……如今在大学校园的男生宿舍里,这种场面屡见不鲜。宿舍里,马路旁,甚至在教学楼里,都能看见抽烟的学生。对于高校管理者们,禁烟似乎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

   “我人生的第一根烟就是在大学里抽的。”徐文博说,他目前是南京某高校中文专业的大三学生,他也从网上看到了控烟报告的消息,但是“一点都不意外”。他告诉记者,宿舍一共四个男生。两年前入学报到时只有一个人抽烟,现在已经有三个烟民。“整个大一上学期只有胡振一个人抽烟,我们三个也没觉得被动抽二手烟,就没说什么。”那时,“烟民”胡振经常拿根烟“逗”徐文博,但都被他拒绝了。

   “就这样,我坚持了一个学期就‘沦陷’了。”徐文博说。现在,他仍然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抽烟的情景:大一下学期刚开学初,那天宿舍里只有徐文博和胡振两个人,胡振和往常一样叼着一根烟。徐文博看着舍友抽烟,突然觉得自己也该试试。“也给我来根吧。”第一次抽烟,徐文博还没有掌握技巧,烟都很难点着。但在“老烟枪”胡振的指导下,他很快掌握了吞云吐雾的技术。

   “当时抽烟没有瘾,有时觉得无聊就抽一根玩玩,”徐文博说,“大概过了一个学期,我发现自己开始上瘾了,每天都要来上几根。抽烟最凶的时候达到一天一包。现在我有意控制量,大概两天抽一包烟。”现在,徐文博已经离不开香烟了,特别是在写作文的时候,经常一篇文章抽半包烟,现在每个月在香烟上的花费接近200元。

   抽烟的“医科男”也不少

   本以为在医学院里学习医学知识的大学生们会比一般大学生更懂得拒绝烟草,可无论是控烟报告中的数字还是从记者实际采访中的见闻都说明,在医学院抽烟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江苏某高校临床护理专业大三的梁同学是不折不扣的“抽烟医科男”。“这学期我们要学内科、外科、儿科、妇科,学的东西杂,有时候累了心烦了就抽一根。”家在北京的他已有五年烟龄:“我是高中的时候学会抽烟的,下了晚自习太无聊,就跟一帮朋友出来抽烟。那时候只买得起大前门,大家轮着抽。现在上大学了,零花钱多一点,就抽中南海。”

   在南京某医科类大学读研二的男生季同学告诉记者,他们隔壁班二十几个男生几乎全都抽烟。“不少抽烟的同学还是比较喜欢玩的,学习不是很上进。在宿舍打牌或者去网吧的时候抽。”而季同学自己班上抽烟的男生就好几个人,多数同学都是进了大学以后开始抽的:“他们一般都抽十块钱左右的烟,一天十根的样子,厉害的一天一包。”季同学说。

   有宿管阿姨成了烟民的“哨兵”

   据徐文博介绍,学校也有明文规定不得在宿舍里抽烟,但由于学生一直不配合,管理逐渐沦为形式。他告诉记者,2009年初,整个宿管站的阿姨曾经全部出动,到每个宿舍搜查香烟、打火机,最后的战利品多达一麻袋。在那次搜查中,徐文博损失了三包香烟、两只打火机。搜查结束后,很多遭受损失的烟民都围着宿管站要说法,宿管阿姨们禁不住软磨硬泡,退还了部分香烟、打火机。“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过任何真正有效的检查。”徐文博说。现在,他叼着根烟从宿管站门口进出,阿姨们也不会阻拦。“而且每当有学校领导检查,阿姨就会提前给我们通风报信,提醒我们把香烟、打火机藏好。”渐渐的,宿管阿姨从管理者变成了烟民们的“哨兵”。

   “如今在学校里,几乎没有抽烟的死角,我可以在任何地方抽烟。”徐文博说。即使到教学楼上课,他也可以在下课时抽一根烟。“有个男老师,一下课就到走廊上抽烟。他能抽,我们为什么不能抽?”每当课间休息,这位男老师都会咳嗽一声,把手伸进口袋。看到“信号”,徐文博与班上的烟民们就出去和老师一起吞云吐雾。季同学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根本没有禁烟措施。“在宿舍里面抽烟也不会有人查的,宿管站阿姨顶多查一下卫生。”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控烟协会暗访800高校 淮阴师范无烟环境排第一 1 经过逾半年的暗访,13日,中国控烟协会在北京发布《全国高等院校无烟环境创建评估暗访报告》。报告显示,800所被调查的高校中,仅有16所得分超过60分(百分制),合格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