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侯文学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鱼精蛋白,一种心脏手术必须的药品,这两天几乎引起了全中国与心脏有关的医疗机构的注意,因为这种药品严重缺乏,已经有很多医院被迫停止了心脏手术。9月10日下午,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称,“药品审批、监管都归他们(国家食药监管局)管,尽管卫生部也有应急办,但那是针对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随后,国家食药监管局新闻办主任申晨说,对于眼下“鱼精蛋白”断货一事,他并不清楚,需要先做一下了解,然后再交给相关业务单位进行反馈处理。对此,山东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徐凌中担心地说,“千万别出现互相扯皮的问题。”徐教授的担心也许并非多余。

    鱼精蛋白,是一种凝血药物。很多心脏手术运用体外循环技术把心脏切开,做完手术,须使用鱼精蛋白防止出血。因此,鱼精蛋白在心脏外科手术中不可或缺。然而,鱼精蛋白在南京、武汉、济南、南通等地医疗机构纷纷告急:南京市儿童医院从今年3月份就开始缺货,实现储备的只能用一个月;鼓楼医院的现有存量也只能支撑半个月左右;南京市第一医院仅仅只能撑一个星期左右;济南市各大医院也都出现了严重缺货的情况,很多医院不得动用库存,甚至向县区医院临时借调,省立医院库存仅有十几支,千佛山医院还能勉强维持到月底……由于其独特的生物特性,目前鱼精蛋白还无法化学合成,既属中国独有,更无替代药物。一旦没有鱼精蛋白,心脏手术就无法进行。因此,鱼精蛋白供货是否充足,是直接关系到心脏病患者生命安全的重大问题。

    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库显示,目前中国有3家公司拥有鱼精蛋白的批文,但多多药业有限公司和北京凯悦制药有限公司已经多年未曾生产鱼精蛋白,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是国内唯一还在生产的企业。鱼精蛋白,是把鱼的精子的头部破碎分离出来的一种碱性蛋白。郑州大学附属医院张新教授称,海洋污染、鱼类资源减少是其中一个原因。上海第一生化制药销售人员解释说,鱼精蛋白的原料有季节性,估计要等到第四季度等到海洋捕捞的旺季,才能有所缓解。但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心外科主任刘鲁祁认为,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药价过低,生产厂家不赚钱,不愿意生产。

    山东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徐凌对“扯皮”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目前的医疗药品管理体制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主要负责药品生产审批、质量安全,发改委管理价格,工信部负责必需的药品储备,卫生部负责医疗机构管理、药品使用和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这种群龙治海的管理体制,要想不推诿扯皮都很难。从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和国家食药监管局新闻办主任申晨的一番话来看,似乎已露出端倪。全国各大医院鱼精蛋白短缺、心脏病手术无法进行,显然并非像邓海华所说的“与卫生部无关”。而负责药品生产审批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竟然对鱼精蛋白断货一事不清楚,还要了解一下后“再交给相关业务单位进行反馈处理”。这究竟是麻木不仁,还是责任不到位,疑惑兼而有之?而且,申晨在谈到企业突然停产鱼精蛋白一事时表示,“这完全属于企业的市场行为,根据目前的药品注册法规,一个取得药品批准文号的药品生产企业是否继续生产这一药品,没有相关约束性规定”。不错,企业生产是一种市场行为,但政府还有一项重要职能,那就是进行宏观调控和市场监管,而不是放任自流。

    山东大学教授徐凌忠认为,药品生产不应该完全由市场掌控,政府应该有所干预,保证患者能够及时用到这些没有多少利润但又很重要的药品,解除病痛,挽救生命。他还提出了解决之道:第一种途径是政府行为,把有些药物被国家列入基本药物,政府要保证提供,采取一些措施进行干预;另一个一种途径就是政府发补助,如果某些药物是基本药物,药厂生产却处在不盈利的状态,政府可以采取购买、补助的方式,要求这些企业生产。或许,只有通过政府干预,才会尽快改变鱼精蛋白紧缺状况。这无疑需要国家有关部门高度重视、相互协调,切不可推诿扯皮,因为人命关天啊! (四川新闻网太阳鸟时评)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媒体评论:鱼精蛋白缺货 切勿相互扯皮 1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鱼精蛋白,一种心脏手术必须的药品,这两天几乎引起了全中国与心脏有关的医疗机构的注意,因为这种药品严重缺乏,已经有很多医院被迫停止了心脏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