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身上的皮疹慢慢消去,人也有气力了,35岁的叶芳华终于又可以去上班了。

   几天前,他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是去水库边钓鱼,被一只小虫子蜇了一下,后果会这么严重。

   送到医院时,距叶芳华被叮咬仅仅过去了40多分钟,他已经休克了。医生说,幸亏送医及时,要不然他可能会变成植物人甚至丧命。

   医生根据伤口判断,叮咬叶芳华的,应该是只野蜂。

   钓鱼时被虫子叮了一下 几分钟后就“不行了”

   叶芳华家住婺城区罗店镇西旺村。

   9月1日,天气还算凉快。下午两点半左右,闲来无事,他打算到双龙水库钓鱼。出门时,他穿了一件短袖T恤。

   在水库边坐下没多久,突然,叶芳华觉得左手肘关节痒痒的,好像是虫子之类的东西在上面爬。

   他连忙放下右手的鱼竿,对着左手肘关节一掌就拍了下去。那个小东西飞走了,叶先生没看清它长啥模样。

   “就一两分钟时间,我就感觉胸闷气喘,整只左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叶芳华回忆说。

   感觉情况不妙,他立即给老婆周女士打了电话,“你快点过来,我好像快不行了。”

   叶芳华蹲在地上打完电话,想自己走到马路上去,连鱼具也顾不得收拾了。

   水库和马路之间,隔着很陡的堤坝,他双手并用,才爬了几步,就从堤坝上跌了下来。

   在水库边钓鱼的另一名男子跑过来,把他扶到了路边。

   “当时,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他以为我只是摔了一跤,把我扶过去后,就走开了。”叶芳华说。

   送到医院时已休克 医生连说“好险”

   很快,妻子周女士就骑着摩托车赶到了。她好不容易把丈夫拖上车子的后座,“当时,他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只拖鞋掉到地上,却怎么也穿不回去。”

   周女士一只手掌着摩托车龙头,一手扶着丈夫,生怕他掉下去。

   刚骑出一两公里,一辆金色的汽车停在了他们边上,“怎么了?我们送你们去医院吧。”

   迷迷糊糊中,叶芳华认出车上的两人,就是之前同在水库边钓鱼的那两个人。

   赶到罗店卫生院,医生说医院设备不足,要送大医院。

   接着,两名男子又载着他们赶往金华广福医院。

   送到医院时,叶芳华的脸、脖子、身上全都发出了红色的皮疹,眼睛也又红又肿,而且充满了血丝,全身软绵绵的。医生跟他说话,他迷迷糊糊地能应几声,可根本没有力气说话。

   急诊科医生冯文辉说,他是过敏性休克了。

   冯医生说,当时叶芳华的血压很低,最高70,最低40,幸亏送医及时,否则会引起供血不足、脑细胞坏死、痴呆等症状,再严重些甚至会变成植物人。

   根据伤口 医生推断蜇人的是一只野蜂

   经过抢救,叶芳华才慢慢清醒过来,一个多小时后,已能正常地说话。输完液,当天晚上,他就回家休息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叶先生咬成这样了呢?

   当时,他左手肘部的伤口上,中间有一个小黑点,四周一片红肿。据此,冯医生推测,这很明显是被野蜂蜇的。

   就在叶芳华送到医院没多久,冯医生又接诊了一个病人,是一名农村妇女。她在田间干活时,也被野蜂咬了,全身都发了皮疹,不过并没有像叶芳华那样发生休克。

   原来他是过敏性体质 反应才会如此强烈

   冯医生说,在这个季节,医院经常会接到被野蜂蜇伤的病人,“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叶芳华那样严重。”

   从日常接诊病例来看,10个被野蜂蜇伤的患者,差不多有5个人会发皮疹,“但发生休克的,并不多见。”

   叶芳华说,自己以前也被野蜂蜇过两次,当时被叮的地方,只有一个红色的小疙瘩,“为什么这次这么厉害?”

   冯医生解释,叶芳华是过敏性体质,野蜂体内有种含蛋白质的液体,有毒性,叶先生正是对这种液体过敏,才引发了这么严重的反应。

   更糟糕的是,如果叶芳华以后再被野蜂蛰伤,很可能会比这次更严重。

   冯医生分析说,叶芳华第一次被野蜂蛰伤时,由于没有抗体,体内的血液对野蜂的毒液会产生排斥,引起过敏反应,如发皮疹等;而第二次被蛰伤时,由于前一次产生过抗体,这种抗体会产生更强烈的变态反应,甚至对身体、肾脏造成损害。第三次、第四次的反应以此类推,“有一点可以肯定是的,情况会一次比一次严重。”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男子被虫子叮了一下 中毒严重差点变成植物人 1 几天前,他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是去水库边钓鱼,被一只小虫子蜇了一下,后果会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