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心脏病手术必备药鱼精蛋白遇“断货危机”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仅余8支

   沈阳军区总医院仅存50支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还有约100支

   临床上已经使用10余年的心脏病手术必备药———鱼精蛋白正遭遇一场史无前例的“断货危机”。

   昨天,记者从沈阳多家三级甲等大医院获悉,被誉为“心脏手术救命药”的鱼精蛋白注射液大面积短缺,部分医院的心脏病手术不得不延迟,甚至面临“停摆”的危险。

   沈阳鱼精蛋白缺到啥程度?

   有医院仅存8支

   不够俩成年人使用

   9月6日,丹东的陈先生到沈阳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侄子亮亮看病,“我们到沈阳看能不能提早做手术。”

   不过,陈先生询问手术事宜时却被告知,由于心脏病手术必备药鱼精蛋白严重缺货,目前库存药品只能留给危重病人应急使用,亮亮的手术得延后。

   昨日,记者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以下简称盛京医院)、沈阳军区总医院、辽宁省人民医院和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医大一院)等三级甲等医院证实,心脏病手术的必备药鱼精蛋白因大面积短缺纷纷告急。

   “我们医院仅存50支鱼精蛋白,主要用于急诊,最多能坚持一个星期。”沈阳军区总医院药剂科相关负责人表示,鱼精蛋白的短缺已严重影响医院的心脏外科手术,如果不能及时供货,心脏手术只能被叫停。

   医大一院药局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目前该院药局鱼精蛋白的存量只有8支。

   “我们医院库存还有100支左右鱼精蛋白,还能支撑一个月。”盛京医院心脏外科主任李东玉坦言,鱼精蛋白临床已经使用了10余年,出现当前大面积货源短缺的情况可谓“史无前例”。李东玉介绍,鱼精蛋白注射液需要按体重来用,用量不是很大,成人一般用5支左右,儿童一般用2支左右。

   心脏病手术“救命药”,且无可替代

   鱼精蛋白是从鱼类新鲜成熟精子中提取的一种碱性蛋白质的硫酸盐,用于因注射肝素过量所引起的出血,且最为关键的是至今无其他药品可替代。

   做心脏手术时需要让血液在人工血管中进行体外循环,然后再输入到体内。

   为了让血液不凝固,必须要使用肝素这种抗凝药物,而等到手术结束后,再使用鱼精蛋白这种碱性物质来中和肝素酸性物质,解除抗凝作用,让血液恢复正常的凝固度,才能结束手术。

   如果没有鱼精蛋白,心脏患者术后极易大出血,有致命风险,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鱼精蛋白存货量告急不仅出现在沈阳,早在8月4日,就有媒体报道广州各大医院从7月开始大面积短缺鱼精蛋白,目前,南京、青岛和武汉等国内多个城市大型医院正面临着鱼精蛋白缺货的窘境。

   记者调查了解到,鱼精蛋白注射液属甲类医保药物,目前在沈阳该药品医院零售价11元/支左右(每支规格为50毫克)。

   用了10多年的药怎么突然短缺?

   惟一生产企业:没停产,只是缩减产量

   昨日,记者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到,目前国内有3家公司拥有鱼精蛋白的批文。不过记者从三家企业得到证实,目前,全国只有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生产过鱼精蛋白注射液。

   上海第一生化药业的母公司———上海医药集团办公室相关人士昨日告诉记者,针对鱼精蛋白药物货源紧缺的情况,此前公司办公室负责人孙卓平对此作过解释,有关鱼精蛋白缺货的原因均以此解释为准。

   此前孙卓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并没有停产鱼精蛋白,只是缩减产量。主要是原材料问题,在生产工艺上有所改变,估计最快也要第四季度或明年才能恢复正常。

   上海第一生化药业鱼精蛋白全国总代理处相关人士透露,最近一次大约半个月前,他们只为国药控股沈阳有限公司发过一次货,一共为20盒。“现在不可能拿到货了,缺货原因主要是原料不合格。”该人士说罢,匆匆挂断了电话。

   而昨日记者从国药控股沈阳有限公司了解到,鱼精蛋白注射液在该公司已暂无库存,处于缺货状态。

   表象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业内人士:药企可能企图以此提升药价

   沈阳一家三级甲等医院药剂科相关负责人透露,鱼精蛋白注射液身价已经10余年没有改变,目前执行的仍是十几年前的政府定价。

   沈阳多家医院内部人士认为,上海第一生化药业在国内垄断了鱼精蛋白的生产,企业明知该药在临床上的重要性,但没有考虑病人需求就进行减产,可能另有所图。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心脏外科医生直言,在目前国内物价水平整体高涨的情况下,药品原材料价格也在不断上涨,再加上人工和运输等成本的追涨,不排除企业嫌利润太低而选择减产甚至停产的可能。

   沈阳一家医院药剂科相关负责人还认为,不能排除药企想通过这种方式给政府有关部门施压,换取政府对药品定价的提升。

   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

   这种现象似曾相识……

   去年,红霉素也曾“一药难求”

   2010年,本报曾推出《“消失”的红霉素》系列报道。报道了注射用红霉素市场存量骤减,甚至一些知名医院也难觅其踪,很多患者面临一药难求的局面。

   对此,红霉素生产商解释说,发改委将该药的最高限价由1.6元降到了1.5元,导致厂家没有利润可赚,所以才决定减产。有人士称,这一事件折射了低价药的尴尬。

   如何应对廉价药退市?

   观点:保证合理利润,让药企有积极性

   近年来,在人们视野中消失的物美价廉的好药不在少数。

   有关人士指出,完全让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去调节药品生产是不够的,应对廉价药退市,一个重要手段是应该考虑调整药品的加价率,保证给药品生产企业合理的利润,让他们有持续生产的积极性,“对一些关系民生、价格低廉的药品必须有所保护,不能搞一刀切。”

   据《新华日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药企减产致救命药缺货 沈阳心脏病手术面临停摆 1 昨天,记者从沈阳多家三级甲等大医院获悉,被誉为“心脏手术救命药”的鱼精蛋白注射液大面积短缺,部分医院的心脏病手术不得不延迟,甚至面临“停摆”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