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图省钱,用香蕉水洗涮画笔 美院大学生“画”出肾损害

  专家:工作中常接触有机溶剂易引发职业性肾损;

  日常生活中该对油漆、 汽油、稀释剂、干洗剂、松节油等常用有机溶剂保持警惕

  今年25岁的李响(化名)原是苏州一所美术院校的大学生,一场突如其来的肾病差点让他终身血透。他被诊断为有机溶剂性肾损害,疑凶就是画画时用的颜料稀释剂香蕉水、松节油。离开画室后在南京博大医院治疗的李响肾功能已幸运地恢复到接近正常,但他不得不永久放下自己心爱的画笔,现已退学改行。据南京博大肾科医院王钢教授介绍,很多继发性肾病病例,都曾有因职业和生活环境关系长期或短期大量接触有机溶剂的经历。

  案例1

  画画“画”出肾损

  想省钱,买香蕉水涮画笔,埋下中毒祸根

  小伙一边吃药一边在画室作画,病情加重

  5年前,20岁的李响还是美院大二学生,风华正茂,醉心绘画。因为发现自己的脸莫名其妙肿得厉害,双腿也肿了,尿量明显减少,便到当地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肾小球肾炎。之后两年李响边吃药边继续上学画画,可是病情仍然持续加重。2008年当李响辗转找到南京博大肾科医院王钢教授求医时,他的血肌酐高达499umol/L,已发展成为尿毒症,上海的医院已经“判”他要血透了。

  考虑到李响发病前从未得过肾病以及高血压、糖尿病等相关疾病,家族也无遗传病史,经过仔细询问,王钢教授分析他每天画画时用来调色、洗手涮画具的松节油和香蕉水与他的患病有一定关系。和装修污染导致肾病的病例一样,李响也属于有机溶剂性肾损害。

  松节油是画油画时不可缺少的辅材。因为它可以溶解颜料,所以画画时都用它来进行调色,还可以洗掉粘在手上和画笔上的颜料。但因为松节油比较贵,要20多元一公斤,一个月下来要不少钱。后来有师兄教给李响一个省钱妙招,用香蕉水代替松节油来涮笔,5块钱就能买上一大桶香蕉水,清洗效果还更强。看到学校很多同学都是这样做的,李响欣然照做。岂料这一换,就此埋下了慢性气体中毒的祸根。

  据介绍,香蕉水的主要成分是二甲苯,因为散发浓烈的香蕉味所以被叫做香蕉水,也称天那水。通常用于装修和工业生产时稀释油漆涂料和粘合剂。二甲苯具有中等毒性,高浓度吸入会有眼鼻刺激感,流泪;长期吸入还可引起中枢神经系统损害,甚至肝肾损害。

  离开画室,两个月住院治疗病情显著好转

  香蕉水有毒性,画室作画一定要常通风

  王钢教授分析李响长时间处于充斥了香蕉水的画室中,很可能因此慢性中毒伤害到肾脏。发病之后又一直未脱离污染环境,这也是他病情久治不愈,持续恶化的原因。李响很奇怪,班上那么多同学都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偏偏就自己得了病呢?王钢教授解释,因为个体体质对有机溶剂毒性的易感性有差异。

  王钢教授要求李响首先要离开画室,隔离致病环境。果然,经过两个月中西医结合的住院治疗,李响的血肌酐显著降低至190,2008年出院后至今一直控制在110左右,已基本接近正常值。

  王钢教授说,现在学美术的年轻人很多,健康防护教育亟待普及。不过,美术专业的学生和家长也不必因此因噎废食,日常做好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就可以了。

  一、切勿将香蕉水作为颜料稀释剂;二、现在市面上有无味的松节油,较为安全;三、松节油使用过后务必拧紧盖子。画室一定要注意经常通风,这点很重要。画室和卧室一定要分开,不要混在一室。

  案例2

  印刷“印”出肾损

  28岁的上海男孩小陈在家人陪同下到王钢教授处求医时,血肌酐高达650,血色素4.5,白血球2.3,王钢教授考虑到陈某小时没有患过肾病,也没有高血压等病史,高度怀疑小陈为有机溶剂或是化学品中毒造成的肾损害。

  经详细询问,原来小陈患病前正在日本攻读博士。在日本留学5年期间,他一直在一家私人小印刷厂打工。每天都要用一种白电油洗刷清洁印刷胶版。因为脸色苍白、长期感冒不好、疲乏无力、夜尿多到当地医院检查,结果竟然确诊为尿毒症,建议血透。陈某无奈中断学业,回国治疗。

  王钢教授说,白电油属于一种有机溶剂,其主要成分是正己烷。正己烷中毒一般需要长期的接触过程,潜伏期较长,初期症状类似感冒。小陈很明显是有机溶剂性肾损害。经过积极治疗,现在小陈已3年血肌酐一直控制在200左右,血色素、白血球都已恢复正常。不过回日本继续学业这事,小陈暂时还不敢考虑。

  案例3

  喷涂“喷”出肾损

  40岁的安徽人成某两年前因为有机溶剂中毒,留下了慢性肾功能衰竭的后遗症,因为大脑也中毒受损了,他现在动作笨拙,走路步伐迟缓不协调,说话困难,丧失了劳动能力。

  成某经老乡介绍到一个私人橱柜作坊工作。制作橱柜门板的板材外表都挺漂亮,就是味道很大。

  他们每天按照订单尺寸裁剪好橱柜门板后,还要用压力泵喷涂一种味道非常刺激的强力胶水粘合给门板封边。在这个充满了各种刺鼻气味、只有十几个平方的小作坊里干了1年半后,成某一天突然四肢抽搐,意识不清,小便失禁。送到医院后诊断为有机溶剂性中毒。经检查,成某不仅脑组织受损,肾脏肾小管也受到了严重损害。

  案例4

  炼金“炼”出肾损

  30多岁的孙某在广东干的是一个很特别的行当,回收旧电器拆解,从中提炼贵金属。他们从境外各国进口来各种旧电器,主要是电脑、电视机、手机等,其实就是电子垃圾。然后他们的工作就是把电脑拆开,把里面的电路板泡到酸溶液中,就可以从中提炼出金银铜等贵金属。

  有资料显示,1吨电子板中,就可以分离出286磅铜、1磅黄金、44磅锡。孙某靠做这行,着实是赚了大钱。可是,他经常会觉得头晕、呕吐、无力、双腿、眼睑日渐浮肿。他心知不好,到医院一检查,果然确诊为慢性肾功能衰竭。

  王钢教授说,孙某生活的空气、水中充满了有毒气体和液体,娇嫩的肾脏怎能不受到毒害?

  这几起肾衰都是有机溶剂惹的祸!

  职业环境可能也“有毒”有机溶剂性肾损害上升

  令王钢教授感到忧虑的是,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装修污染的危害性,但是那些因为职业关系经常要接触到有机溶剂的人群,职业健康教育和防护工作似乎还远未普及深入。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对于自己天天接触的各种有机溶剂危害性还是一片空白。

  治疗肾病三十多年来,王钢教授碰到过很多不明原因的继发性肾病病例,询问病史发现,这些病患都曾有因职业和生活环境关系长期或短期大量接触有机溶剂的经历。 这类有机溶剂性肾损害,如未得到及时有效控制,很快会进展到慢性肾功能不全,最终发展到尿毒症需要血透。

  近年来,在职业病中,有机溶剂中毒上升的速度非常快,在我国各地有机溶剂引起的中毒事件时有发生。震惊全国的河北省高碑店市“白沟苯中毒事件”、苏州“毒苹果事件”,就是因为长期接触苯系物、正己烷等有机溶剂而引起中毒的典型事例。

  除了装修,很多行业都要用到有机溶剂

  据专家介绍,除了装修、化工行业,皮革加工行业如箱包厂、制鞋厂,手机制造业、印刷电子业、家具行业等等,生产中都有各种有机溶剂的身影。有机溶剂广泛应用于人类的生产和生活中,几乎可以说每个人都在不同程度地接触有机溶剂。我们日常生活中常用到的有机溶剂有油漆、汽油、稀释剂、干洗剂,松节油等。

  在工业生产中,有机溶剂主要用作清洗、去油污、稀释、萃取剂,同时许多溶剂也用作原料以制备其他化学产品。有机溶剂具有挥发性及可溶性,可以经过呼吸道和皮肤吸收进入体内,主要作用于富含脂类物质的神经、血液系统,以及肝肾等实质脏器,同时对皮肤和黏膜也有一定的刺激性。王钢教授呼吁,企业有责任做好健康教育和防护工作,让工人了解有机溶剂的危害性以及如何保护自己。工作场所一定要保证良好的通风,并增加机械通风设施。操作人员要戴防护口罩,因为有机溶剂一般都具有较强的渗透性,还需配戴手套。尽量避免长时间、大剂量吸入以及直接皮肤接触。(通讯员 严悦 姚燕 记者 毕晓红)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大学生“画”出肾损害 哪些职业与环境引肾病 1 今年25岁的李响(化名)原是苏州一所美术院校的大学生,一场突如其来的肾病差点让他终身血透。他被诊断为有机溶剂性肾损害,疑凶就是画画时用的颜料稀释剂香蕉水、松节油。离开画室后在南京博大医院治疗的李响肾功能已幸运地恢复到接近正常,但他不得不永久放下自己心爱的画笔,现已退学改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