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长沙市工商局开福区分局公平交易科科长戴曙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医院里面一般是产科、新生儿科的人员给孕、产妇及家人办班主讲,多以介绍知识为名进行,之后再由厂商给钱与医院的人员。“这些多是科室里的创收和私下勾连。比如,有的早餐奶粉,家属是在护士手上买的,交的是现金,不入医院的账。护士贩卖的时候不是按照奶粉的多少付款,而是按照奶粉冲泡后的液体体积,以毫升计算贩卖。我们在湘雅附一医院调查时,就发现有这样一个小金库。”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傅天明 | 湖南报道

  一名1岁孩子的母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孕期她曾接到过多次电话,说医院里举办了育儿知识讲座。

  最初是讲解婴儿生长所需的营养,接着就是宣传“美赞臣”的奶粉营养配比如何科学,里面有多种营养,正好都是婴儿所需要的,“原本以为,这是医院的行为,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复杂的关系。”

  根据惯例,出生后的婴儿在最初的5~6个月内,一般提倡母乳喂养。因为母乳不足,通常以奶粉代替。如果长期饮用一种品牌的奶粉,婴儿将会产生依赖,对其他奶粉产生抗拒。这就是所谓的“第一口奶”。因此,奶粉之争最后到达了医院。

  正是缘于此,国家明令禁止奶粉违规促销行为。

  但是,现实中,依然有不少洋奶粉厂商通过医院这一重要渠道,侵占了婴儿们的“第一口奶”。一些大小医院则卷入了这场“奶粉”之争。

  “美赞臣”的非正常手段

  8月20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接到一份举报材料,在这份20多页的举报资料中,一排排表格里,均是一些销售、推广费用的账单,并记录了往来人员的姓名。

  该账单牵涉到了湖南大小医院。其中,有一份单据上则出现了湖南省多家医院的院领导、妇产科、儿保科、新生儿科主任的资料。单从这份单据来看,似乎都和一个名叫“姚静”的人有关。

  本刊记者从另外一份资料上看到,姚静系长沙办事处经理,办公地址为开福区营盘路领御大厦17楼。在密密匝匝的数十人的名单上,均标明其身份为客户主任、营业代表、医务主管、医务代表??

  其后,还有常德、衡阳及其他城市办事处或者办公联络地点。

  据一名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上述资料是美国知名奶粉企业“美赞臣”公司在湖南利用非正常手段,打通医疗机构的关系,抢占市场的证据。他们的方式并不高明,利用与医疗单位合作,或者单独进入的方式,在医院中对待产孕妇和产妇进行宣传,来影响产妇喂养奶粉的观念,以及销售,最终占领这部分人群的消费市场。

  该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因为他们进驻医院的上述操作行为属于违规行为。这些密密麻麻的数据,则是在医院的各类往来关系中的利益链。

  上述知情人说,其中,代码为D的1—10,分别表示,孕妇班、科内会、专业推荐、代理赠品、医院协议赞助费、会员招募(收集消费者资料的费用)、院内宣传等等,“全省各个地市大多数的医院都在其列。这些开支是从代理商、湖南糖酒公司走,费用让人惊讶。”

  他说,只要随意调查名单所列的几家医院,就可以看到在医院产科、儿科出现的婴幼儿奶粉的展示和免费赠送、巧妙的违规宣传。甚至在科普宣传栏中直接打着奶粉厂家的广告。

  “免费讲座”玄机

  根据举报材料,几乎长沙大型的医院都在其名单之内。有些知名医院的相关费用产生高达20次之多,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

  一名谢姓女士表示,2011年8月在湘雅附三医院生了小孩,在怀孕期间,她多次到医院检查,随后参加了多次附三的培训班。

  她介绍,医生产科那里对所有孕妈妈公开张贴出免费讲座的信息,比如如何给新生儿护理洗澡,母乳喂养技巧及操作演练等。而实际上,这种讲座很多时候是跟奶粉厂家的推销结合在一起的。她说,因为孕妇到现场听讲座时,就会有奶粉厂家的推销员要求登记联系电话、预产日期等。而在正式讲座之前,是奶粉厂家的推销员先给孕妇以营销为目的介绍他们的产品优点,同时还介绍他们的一些优惠措施等。

  厂家销售人员讲课的时间大约是20分钟至半小时左右,结束后,才是医院的护士长或是医生正规讲座。讲座完了之后,谢女士获赠了厂家推销人员给的美赞臣一包奶粉。“当时我想,医院产科里都会提前贴出讲座信息,奶粉厂家推销人员能正式进入医院产科现场推销,这肯定跟医院交了钱,肯定有利益分成的。”

  任职湖南某报社的戴女士电话中表示,她的女儿已经有5个多月了。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生产时,她就获得了美赞臣公司的奶粉赠品。

  她介绍,在怀孕32周后她到该医院做胎心监护时,有人看她是生面孔,就来联系,嘘寒问暖很是热情,并迅速登记了个人资料,发了小包的纸盒装奶粉。期间,她参加了几次讲课,授课的老师干脆在课堂上直接帮忙推销。回到家后,她发现手机上不断有奶粉企业的信息,这时已不止美赞臣,还有其他的一些洋奶粉。“现在家里还有那几种不同的赠品奶粉包装,作为我们购买时的参考。”

  一名刚刚做了父亲的机关干部向本刊记者表示,其子8月中旬在长沙旺旺医院出生,在产后第二天,就陆续有护士和厂家代表送来了3种不同的奶粉,其中就有美赞臣的,“起初我还不以为意,后来,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

  “美赞臣”玩“失踪”

  本刊记者几天的调查走访获得的证据表明,长沙市里的许多医院都卷入了该风波中,其中有省内最有名气的大学附属医院,也有小到县区一级妇幼保健所。

  在湘雅附一医院,该院宣传办的一名负责人表示,据他了解,院内曾经有办班等事情发生过,但后来就取消了。并且该院相关部门也否认与厂商有金钱交易。

  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当记者表示需要联系举报人名单上的方副院长和妇产科金主任时,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表示,两人因工作需要,参加省里的某项督导工作去了,他会将情况作汇报后再与记者联系。

  长沙芙蓉区境内的一综合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经他们初步了解,确有和厂家联合举办孕妇、育婴班之类的事情,但这些绝对不是医院批准进行的。“我们产科楼道上都清楚地标明了,严禁在医院里宣传销售奶粉。”他说,院里已经要求纪检部门对涉及举报材料中的科室进行核查和处分。

  为了核实举报材料上所述美赞臣与各家医院的往来费用一事,本刊记者前往美赞臣长沙办事处调查,但其在营盘街领御大厦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只有两个工人在拆除房内的装饰。

  记者多次拨打办事处经理姚静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本刊记者给姚静发去短信,表明了身份和采访意图。随即得到了对方的回应。姚静说,按照公司的规定,她无权接受采访。

  她告诉本刊记者,办公地点已经搬到了代理商湖南糖酒公司处办公。

  当天下午,在长沙伍家岭立交桥东侧的湖南糖酒公司,因负责人外出办事,该公司一人事干部和一财务负责人回答了相关质疑。她们告知,该公司确实代理了美赞臣的销售,但仅限于代理该产品进入卖场、超市、店面,绝对没有推销和宣传其进驻医疗机构,也没有帮助其开支单据上所列的费用。而举报资料上所列的各类医务代表和营销代表都不是他们公司的人,他们公司也不曾与美赞臣“合署办公”过。

  工商局蹲守查抄

  长沙市工商局开福区分局一位李姓副局长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2011年7月,该局接到了举报后,他们着手调查此事。

  工商部门曾与美赞臣的长沙办事处联系,但一直没有后文。最后他们找到了该办事处所在地,经过几个小时蹲守,终于进入该处办公室,查获大量的资料,资料显示,证实了举报者的大多信息。

  工商部门对一些医院的调查发现,在长沙乃至湖南全省的多数医疗机构中存在这类现象,这种操作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商业贿赂。医院的医护人员为厂家的宣传和销售提供了方便,甚至以30~50元不等的价格,透露孕妇和孩子的个人信息。这些都违反了国家的有关法律和规定。

  长沙市工商局开福区分局公平交易科科长戴曙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医院里面一般是产科、新生儿科的人员给孕、产妇及家人办班主讲,多以介绍知识为名进行,之后再由厂商给钱与医院的人员。“这些多是科室里的创收和私下勾连。比如,有的早餐奶粉,家属是在护士手上买的,交的是现金,不入医院的账。护士贩卖的时候不是按照奶粉的多少付款,而是按照奶粉冲泡后的液体体积,以毫升计算贩卖。我们在湘雅附一医院调查时,就发现有这样一个小金库。”

  工商局相关人士表示,厂商与医院这类合作行为,违反了国家关于不能在医院推销、宣传贩卖代乳品的强制性规定。同时也直接剥夺了孩子及其监护人的选择权利。

  调查中,一些医院的产科主任、新生儿科主任都对收钱的数字讳莫如深,尤其否认拿钱后提供了消费者的信息。但是很多孩子的家长都接到了来自奶粉企业的电话。

  对于信息是如何泄露的呢?医院方面都很难自圆其说,有的院方人员的回答则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负责这些名单的保密,很可能是别人随便在桌子看后抄走了。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美赞臣”涉嫌商业贿赂争夺“第一口奶” 1 长沙市工商局开福区分局公平交易科科长戴曙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医院里面一般是产科、新生儿科的人员给孕、产妇及家人办班主讲,多以介绍知识为名进行,之后再由厂商给钱与医院的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