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视频排行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一些医疗机构的科普宣传栏中也常常“被”植入奶粉厂家的广告。本报记者 洪克非摄

  美赞臣湖南“医院门”事件调查

  本报记者 洪克非

  洋奶粉被曝违规宣传

  7月下旬,一叠举报材料寄到了记者的办公桌上。材料称:国外知名奶粉企业美赞臣公司在湖南通过不正当手段,以与医疗单位合作等方式,在医院中对孕妇和产妇进行宣传,以此抢占新生儿的“第一口奶”。

  随举报材料一起寄过来的,还有20多页表格,这些表格,有的显示的是美赞臣公司销售和推广费用的往来账单,有的则载明了湖南省最好的几家医院的院领导及妇产科、儿保科、新生儿科负责人的姓名与联系方式。一些单据的最右边一栏——“备注”栏中,都署了同一个人的名字:姚静。

  名单显示,姚静的身份是美赞臣公司驻长沙办事处经理,其办公地址在长沙市开福区营盘路领御大厦内。另外,材料中还有美赞臣公司在常德、衡阳及其他城市办事处或者办公联络地点。

  举报材料称,因为美赞臣公司在医院的宣传属于违规行为,因此“要打开这扇门就得出点血”——那些单据上面的名单和数据,显示的是合作单位和双方往来中产生的“关系费”。

  8月3日,记者与这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举报人取得了联系。他表示,为了提倡母乳喂养,国家早就明令禁止奶粉违规促销,但实际上,不少洋奶粉厂商通过医院这个关键平台,千方百计要抢夺“第一口奶”的制高点,医院则在这场奶粉与母乳的战争中充当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卫生部等6部门1995年6月颁布的《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1995年10月1日起实施)第十三条规定:医疗卫生保健机构应抵制母乳代用品生产者和销售者在本部门、本单位所做的各种形式的推销宣传;不得在机构内张贴母乳代用品产品的广告或发放有关资料;不得展示、推销和代售产品。

  第十四条规定:医疗卫生保健机构及其人员不得向孕妇和婴儿家庭宣传母乳代用品,不得将产品提供给孕妇和婴儿母亲。对无法进行母乳喂养的婴儿,应由医生指导其喂养方式。

  举报人说,从医学和哺乳角度而言,一种基本看法是,出生后的婴儿在最初的5至6个月内如果长期食用一种牌子的奶粉,就会产生依赖,并对其他奶粉产生抗拒性心理,这即是所谓的“第一口奶”的影响。“除非有质量问题,一般没有哪个父母会忍受孩子的哭闹而换奶粉。”他说,正因为“第一口奶”的重要影响,由此导致奶粉的竞争开始从商场或超市前移到了医院。

  然而,由于国家对于乳品的宣传有明确的规定,并且将每年的8月1日至7日定为“世界母乳喂养周”,因此,进入医院需要通过多种方式“伪装”。比如办孕妇班、育儿班等。而要取得医院的默许甚至支持,没有“公关费”是不可能实现的。“全省各个地市大多数的医院都在其中,甚至到了社区这一级,所需费用是惊人的。”举报人说,这些开支是从代理商或湖南糖酒公司走账的。只要任意调查名单所列的几家医院,就可以看到在医院产科、儿科出现的婴幼儿奶粉的展示和免费赠送。一些医疗机构的科普宣传栏中居然也植入了奶粉厂家的广告。“这些做法都是严重违背国家相关规定的。”

  医院以办免费培训班等形式帮助推销

  按照举报人提供的材料,记者发现长沙所有大型医院几乎都在其列。20多页的材料里,湖南一些赫赫有名的医院出现的相关费用高达20次之多,费用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而这仅仅是一两个月的账目。

  在随后进行的外围调查中,一些待产的孕妇和今年生下小孩的年轻妈妈都以自身的经历予以证实。

  今年8月,家住湖南大学校内的谢女士在湘雅附三医院生了小孩。她说,怀孕期间自己曾几次来医院产检,随后参加了几次医院的培训班。

  “它的基本套路是,医院产科公开张贴免费讲座信息,讲座的内容是如何给新生儿洗澡、母乳喂养技巧等,但这种讲座大都是跟奶粉厂家的推销结合在一起的。”她说,因为孕妇到现场听讲座时,就会有奶粉厂家的推销员要求孕妇登记联系电话、预产日期等。而在正式讲座开始前,奶粉厂家的推销员会先给他们介绍自己的产品及优惠措施,宣传时长大约半小时。他们讲完后,才是医院的护士长或医生正式开讲。讲座完了之后,听课者将获赠一小包美赞臣奶粉。“我当时就想,奶粉推销人员能正式进入医院推销,不给医院交钱肯定是不行的。”

  在湖南某报社工作的戴女士也在电话中表示,她的女儿已经有5个多月了,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生产时,她也获得了美赞臣公司的奶粉赠品。

  她说,在怀孕32周后,她到该医院做胎心监护,有人看她是生面孔,就上来嘘寒问暖,表现得很热情,并迅速让她登记了个人资料,发了小包的纸盒装奶粉。这期间,她听了几次课,授课的老师干脆在课堂上直接帮忙推销。回家后,她发现手机上不断有奶粉推荐的信息,不止美赞臣,还有其他品牌的洋奶粉。

  湖南省政府机关某科室负责人于先生说,他妻子8月中旬在长沙旺旺医院生产,产后第二天,陆续就有护士和厂家代表送来三种不同的奶粉,其中就有美赞臣的。

  家住长沙雨花区的赵女士说,她的女儿快一岁了,怀孕时她曾几次接到电话,通知说医院里举办了育儿知识讲座。一开始是讲解婴儿生长所需的营养,其后的内容则是宣传美赞臣的奶粉营养配比如何科学。

  “我问过医院,结果院方否认是他们通知的。我又问这样的活动为什么要在医院里面搞,得到的答复说是医院出于公益科普的目的与企业合作对孕、产妇普及育儿知识。我再问到底是谁打的电话,对方说可能是活动方人员。我问那是谁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他们的,对方就不理我了。”

  为此,记者采访了湖南几家大型医院。

  8月19日上午,湘雅附一医院宣传办的伍主任听完情况介绍后,与该院相关人员进行了电话联系。他告诉记者,据他了解,院内确实办过班,但之后没办了,并且,相关部门称与厂商没有什么金钱上的交易,今后医院将由后勤部门统一招标采购奶粉进医院。

  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当记者表示需要联系举报人名单上的方副院长等负责人时,办公室副主任秦卫称,他们因工作需要,参加省里的某项督导工作去了,他会将情况汇报后再与记者联系。下午,他打来电话称:关键不是看有无(奶粉)宣传和推广,而是看医院的目的是否是为了公益,以及产品的质量是否达标。

  长沙市芙蓉区一所综合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经他们初步了解,确有和厂家联合举办孕妇、育婴班等情况,但这些绝对不是医院批准进行的。“我们产科楼道里都清楚地写明了严禁在医院里宣传销售奶粉。”他说,院里已经要求纪检部门对举报材料中涉及的科室进行调查。

  对于一些医院否认没有利益上的合作的说法,举报人称,如果医院医护人员没有利益的诱惑,他们会冒着违规的风险为厂家推销吗?

  为了核实举报材料上所称美赞臣与各家医院往来费用一事,记者前往美赞臣长沙办事处调查,但其在营盘路领御大厦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记者多次拨打办事处经理姚静的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记者随后给姚静发去短信,表明了身份和采访意图,随即得到回应。姚静说,按照公司的规定,她无权接受采访,但已经就此事向位于广州的总部汇报,不久会有专人联系记者并说明情况。她还表示,她已经搬到了代理商湖南糖酒公司那里办公。

  19日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长沙市伍家岭立交桥东侧的湖南糖酒公司,该公司一人事干部和一财务负责人说,湖南糖酒公司确实代理了美赞臣的销售,但仅限于代理该产品进入卖场、超市、店面,绝对没有推销和宣传其进驻医疗机构,也没有帮助其开支单据上所列的费用,举报资料上所列的各类医务代表和营销代表都不是他们公司的人,他们公司也没有与美赞臣“合署办公”。

  下午,姚静打来电话称,媒体的采访“让那些单位已经很烦”,她对记者的行踪也很清楚,希望不要再拿着那些不属实的材料去调查了。当记者告知,卷入此事的医院多数承认有此类问题,及已掌握许多孕、产妇经历此事的证据后,对方不再言语。

  两个小时后,姚静给与中国青年报记者同时调查此事的《潇湘晨报》记者发来短信:“我只是一个打工者,只能做公司规定我做的事,请理解。”

  工商部门已查获大量证据材料

  美赞臣违规宣传奶粉一事是否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商业贿赂,记者就此联系了长沙市工商局开福区分局。该局一位姓李的副局长和公平交易科的工作人员戴曙光接受了采访。

  他们说,大概在7月局里接到了举报,开始对此事进行调查。确认基本情况后,便试图与美赞臣驻长沙办事处联系,可一直未果。最后他们找到了该办事处所在地,经过几个小时蹲守,终于进入该处办公室,查获大量资料,很多与举报者提供的相同。

  此后,经过对一些医院的调查询问,该局发现在长沙乃至湖南全省的多数医疗机构中都存在类似现象,奶粉厂商主要看中的是新生儿的“第一口奶”,认为占据这一阵地对今后的销售更为有利,因此,开始公关医院和相关人员,其中的操作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商业贿赂。医院的医护人员为厂家的宣传和销售提供了方便,甚至以30~50元不等的价格出卖孕妇个人信息,这些都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

  据他们了解,医院里一般是产科、新生儿科的人员给孕、产妇及家人办班讲座,多以介绍育儿知识为名进行,之后再由厂商送钱给医院相关人员。“这些多是科室里的创收和私下勾连。比如,有的早餐奶粉,家属是在护士手上买的,交的是现金,不入医院的账。护士贩卖的时候不是按照奶粉的多少付款,而是按照奶粉冲泡后的液体体积,以毫升计算贩卖。我们在湘雅附一调查时,就发现有这样一个小金库。”

  他们表示,厂商与医院这类合作行为,违反了国家关于不能在医院推销、宣传贩卖代乳品的强制性规定。同时也直接剥夺了孩子及其监护人的选择权利。调查中,一些医院的产科主任、新生儿科主任都对收钱一事讳莫如深,尤其否认拿钱后提供了消费者的个人信息。但是很多孩子的家长都接到了来自奶粉企业的电话。这些信息是如何泄露的呢,院方工作人员的回答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顾及这些名单的保密问题,很可能有随便从办公桌上抄走的。

  据悉,美赞臣公司已非第一次被发现这样违规。千龙网刊文,2009年12月,北京市消协公布的母乳代用品市场监督调查报告显示,在对17个医疗卫生保健机构违规宣传、违规推销代售等行为的调查中,发现部分医疗卫生保健机构宣传时出现母乳代用品企业的品牌标志,产妇病房出现婴儿奶粉、奶瓶,医院内部商店出现销售母乳代用品,违规品牌中有美赞臣。

  2009年12月1日,广州市工商局萝岗分局对美赞臣营养品(中国)有限公司 ,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四条、《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办法》第九条第(一)项 和第二十二条之规定,而给予行政处罚。上述办法的第二十二条针对的就是经营者采用赠送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销售或者购买商品的行为。

  违规销售的背后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透露,洋奶粉大肆违规抢占“第一口奶”有着深刻的背景。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早在2007年,中国已是美赞臣全球第二大销售市场,该年度销售额达到16亿元人民币。

  然而,2002年以来坐上高端配方奶粉市场首席宝座的美赞臣,在过去数年里遭遇了惠氏、多美滋、雅培等对手的强大竞争,四大洋巨头的销售已经占据高端配方奶粉的半壁江山。由于全球性的食品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包括雀巢、达能在内的跨国巨头都在寻求利润新增长点,也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瞄准了利润相对较高的婴幼儿营养品市场。

  恰在此时,国内奶制品厂家遭遇“三聚氰胺”事件的重大打击,洋奶粉因此获利。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乳品分析师陈连芳认为,在中高端婴幼儿奶粉市场,美赞臣、惠氏、雅培等占据了六七成市场份额,价格话语权已经牢牢控制在他们手中。自去年以来,美赞臣等洋奶粉多次涨价。2010年春节前后,美赞臣、惠氏相继以新配方和新包装等为由涨价5%~10%。2011年4月,美赞臣等奶粉再度涨价,幅度不一。以一个婴儿一个月要喝掉4罐900克装奶粉计算,父母如果购买230元~240元一罐的品牌奶粉,一个月花费在900元以上。依此推算,一年就得花上万元。

  “从涨价中获得的利益,足以支付进行违规销售的成本。羊毛出在羊身上,还能顺利击垮对手,这是非常高明的商业手段。”前述业内人士称,如果不能严格控制一些洋奶粉企业的不正当竞争,对于逐渐被边缘化的国内奶粉企业而言,其处境将更为不利。

视频集>>

热词: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channelId 1 1 美赞臣被曝利用医院对奶粉违规宣传促销 1 7月下旬,一叠举报材料寄到了记者的办公桌上。材料称:国外知名奶粉企业美赞臣公司在湖南通过不正当手段,以与医疗单位合作等方式,在医院中对孕妇和产妇进行宣传,以此抢占新生儿的“第一口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