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花了5万元,入住月子会所,图的就是一份专业和贴心。不料,还没满月的宝宝竟然在这里染上了红眼病、鹅口疮,这揪心的事情发生在“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内。据调查,这个月,“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已出现多名婴儿与产妇感染红眼病的情况。据长宁区疾控中心认定,“月子喜喜”会所内有6名婴儿、3名产妇、3名护理人员以及1名产妇家属有红眼病症状。

   对此,该会所市场总监左贵平坚决予以否认,其创始人徐赟的回答却是,“一个客人已经出会所了,目前还有一个感染红眼病的客人。 ”

   入住会所40天要花5万元

   “初为人母,既紧张又兴奋,一定要给宝宝最好的呵护。”胡琳(化名)在育儿日记上写下这样的话,孩子出生以后,她记录了关于女儿丽丽(化名)的成长细节。但如今,这本育儿日记上,满是她和女儿在“月子喜喜”会所里不快乐的遭遇。

   第一次当父母,胡琳和丈夫张先生毫无育儿经验,于是萌发了去专业月子会所的想法。他们看中了一家叫做“月子喜喜”的母婴会所。根据其网站介绍,“月子喜喜”已有5年的育儿经验,是上海分店最多的月子会所,而且使用的护理人员全都是专业护士。看到这些介绍,胡琳心动了,虽然5万元40天的价格有些贵,但想到对方的“专业水准”,夫妻俩还是签了合同。而他们选择的虹古路“月子喜喜”西郊森林馆离家也很近。

   7月30日,丽丽出生第5天,胡琳与女儿丽丽入住“月子喜喜”。

   然而,8月5日这天,护理人员带来了两瓶眼药水。护理人员说,最近红眼病流行得很厉害,来探访的人可能带来红眼病的病菌,产妇最好预防一下。胡琳觉得很奇怪,“哺乳期可以用药么?”

   8月11日,胡琳给丽丽喂奶时,发现她的眼屎有点多,眼睛有点肿,而且不停哭闹。询问护理人员后,对方答复这是正常现象。但到了8月16日,丽丽的症状没有改善,反而更严重了,胡琳有点急了,她立刻把女儿带到儿科医院就诊。医生确诊,丽丽得了红眼病,而且病情很严重,在下眼睑内已经积起了厚厚的白膜,需要清除,同时丽丽还有鹅口疮、伴随低烧。

   出生才20多天的丽丽,眼睛肿胀得与医用的大号棉签差不多,需要用力撑开,才能清除下眼睑内的白膜。看着女儿痛苦扭曲的小脸,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胡琳和丈夫内心的痛苦无处可说。

   8月23日,医院确认胡琳也染上了红眼病。

   大人小孩相继染上红眼病

   在“月子喜喜”会所里,丽丽的遭遇并非个例。

   8月6日,朱女士在“月子喜喜”坐完月子准备回家。护理人员嘱咐她购买诺氟沙星眼药水给宝宝滴。因为对于护理人员专业上的信任,她按嘱咐给宝宝滴眼药水,但没想到孩子的眼睛越来越红肿,而且家里的老人和月嫂也相继“中招”。不知所措的朱女士立刻送孩子去了医院。“医生说宝宝得了红眼病还有鹅口疮,可能是由于生活环境不卫生引起的,我当时就傻了。一整个月都没有出过会所,宝宝怎么会得红眼病呢?”

   会所里的另一名产妇黄女士双眼红肿,就像兔子眼睛一样,还在不停流眼泪。她吃力地说:“我红眼病很严重,会传染的,最好不要靠近我。”黄女士的症状已经快一周了,除了红眼病,还有扁桃体发炎和发烧的症状,每天吃不好、睡不好,人也消瘦了许多。仍然住在“月子喜喜”的贾女士也有一样的遭遇。

   据胡琳说,她们曾经和“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的市场总监左贵平谈论过此事,但由于当时双方提出的赔偿相去甚远,没有达成一致。

   会所可随意进出无需登记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月子喜喜”市场总监左贵平,对方表示:“我们会所没有发生红眼病的情况,也不接受媒体的采访”,随后就以不在上海为由,拒绝了采访。而“月子喜喜”西郊森林馆的客服贾莉娜,一听到记者提到关于“红眼病”的事,就立刻挂掉了电话。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月子喜喜”会所内发生的事件,记者来到实地探访。

   该会所紧邻西郊宾馆,有专用通道通往占地1133亩的园林。产妇和宝宝的房间位于东湖宾馆内的1楼和3楼,除了“月子喜喜”会所外,东湖宾馆内还有数家公司的办事处。

   记者发现,要进入“月子喜喜”会所并不难,可以通过地下车库的电梯、东湖宾馆大门以及“月子喜喜”母婴会所的展示厅。经过这些地方并不需要登记,也无检查和消毒措施。而宾馆内,人员进出频繁,更无消毒检查。

   来到婴儿房门口,记者向护理人员说明要看某某房间产妇的宝宝,对方表示可以进入婴儿房,并没有提出需要穿戴专业防护服的要求。但在会所与顾客签署的合同上,明确写有“为保证婴儿房的安全和空气洁净,未经允许禁止家属及房客擅自入内。经乙方(月子喜喜会所)同意,甲方(产妇)家属及房客可以进入,但必须穿戴专业防护服。”

   在西郊森林馆的展示厅内,原本放母婴产品的柜架上,现在放的都是84消毒液和滴露消毒液。

   会所护理人员接受“防红”培训

   长宁区疾控中心证实,8月19日,他们接到匿名电话后,赶往“月子喜喜”会所询问和检查。初步认定该会所内有6名婴儿、2名产妇、3名护理人员以及1名产妇家属有红眼病症状。其中,第一例红眼病发生在8月1日,原因可能是前来探视的亲属中有人感染红眼病。随后,他们告知“月子喜喜”会所该如何隔离、消毒,并对35名护理人员做了红眼病防治的普及,并要求“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每天向疾控中心上报红眼病动态。

   8月23日,“月子喜喜”会所又向长宁区疾控中心上报一名产妇感染病例。

   会所创始人:对方索赔不合理

   为了得到更明确的回答,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月子喜喜”母婴会所的创始人徐赟。

   记者:是否知道在“月子喜喜”西郊森林馆有产妇和宝宝得了红眼病的事?

   徐赟:已经知道了,其中一个客人已经出会所了,目前还有一个感染红眼病的客人仍在会所内。疾控中心派人来过,做了相关的指导。已经作出了隔离处理,并采取一对一护理,同时与她积极沟通。但由于对方提出全额退款的要求有些不合情理,最终没有协商成功。

   记者:在该会所内的其他客人是否得知这一情况?

   徐赟:是的,我们已经通知了在该会所内的其他客人,并且向她们分发了眼药水和消毒洗手液等物品。对于我们的预防措施,她们也表示支持。

   记者:其他月子会所内有类似的红眼病情况发生么?

   徐赟:没有,我们已通知了其他会所,要求她们加强观察和预防,我们也希望此类事件不要再发生了。

   记者:会所出现红眼病情况,是否继续收新客人?

   徐赟:我们已经做好了隔离和消毒工作,因为红眼病是通过接触传染,而不是空气传染,所以对于招收新顾客并没有影响,这段时间继续有新客人入住会所。

   记者:出现客人得红眼病的事件,是否说明在护理过程中有所欠缺?

   徐赟:我们对宝宝采用集中管理,虽然已经很严格地执行消毒措施,但的确还有需要改善的地方。现在我们针对此事,已经作出了改进。比如:对于患红眼病的母婴使用过的物品进行单独处理;每小时消毒一次房间;增加了门把手等细节处的消毒等等。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天价会所里坐月子 多名婴儿产妇感染红眼病 1 花了5万元,入住月子会所,图的就是一份专业和贴心。不料,还没满月的宝宝竟然在这里染上了红眼病、鹅口疮,这揪心的事情发生在“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内。据调查,这个月,“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已出现多名婴儿与产妇感染红眼病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