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我知道大家都是真心实意要帮忙,但我不能因此拖累他们,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肾来救儿子”

  ●“我从小没读过书,没有工作,没为家里帮上忙,这次能救儿子,我感到很开心”

  “血压168,好像有点高,刚刚说话激动了。”朱鹏飞取下手臂上的血压仪,一边递给护士,一边小声说。护士问他吃药没有,他吐吐舌头说:“没。”

  今年24岁的朱鹏飞是西南民族大学学生,今年6月,被确诊患尿毒症,医生建议进行肾移植手术。

  为了给儿子捐一个健康的肾,朱鹏飞身患多种疾病的母亲,已停止服药近两个月。

  本该开始实习生活却患尿毒症躺医院

  开学就大四了,本该实习的,现在却只能躺在医院,什么都不能做”

  朱鹏飞的家,在攀枝花市下辖的盐边县一个叫诺布的边远小村。他与弟弟朱鹏翔先后考入西南民族大学,母亲邱建花也成了村里最有福气的女人,“两个儿子都上了大学,周围的人都很羡慕。”

  兄弟俩早早规划好了各自的人生,正等着一步步去实现。“家里条件不好,就不考研了,大学毕业后就找工作,供弟弟上学。开学就大四了,本该实习的,现在却只能躺在医院,什么都不能做。”朱鹏飞说。

  2010年10月的一天,朱鹏飞打篮球时发现自己的膝盖肿了起来,且越来越肿。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肾衰竭。经过治疗病情稳定后,他又照常回校上课。

  今年8月6日,朱鹏飞因严重感冒、久治不愈被家人送到成都医治,最后在川大华西医院确诊为尿毒症。朱鹏飞每周要做3次透析,为节省医疗费用,他转到四川省交通厅公路局成都医院,该医院三病区主任肖秋景说:“做透析是治标不治本,只有肾移植才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病重消息传回老家全村人都愿意捐肾

  虽然我家在边远的山村,但村里人听说我要换肾,都愿意为我捐肾”

  医生说要做肾移植才行,朱鹏飞的父亲朱林军很想捐出自己的肾,可今年已54岁的他身体也不好。朱林军曾是乡村教师,2006年,学校将他调成后勤人员,负责学校的一些杂活。去年5月,在清扫楼道的西瓜皮时,朱林军不幸踩滑,导致脑溢血和高血压,直到现在,朱林军每天仍需吃大量药物。

  朱鹏飞说:“虽然我家在边远的山村,但村里人听说我要换肾,都愿意为我捐肾。妈妈配型成功后,村里人专门开了会,大家知道我家条件不好,都捐钱来帮我。其实村里人经济也不宽裕,我知道,他们都尽了最大的力。”

  在一旁默默落泪的邱建花说,“我知道大家都是真心实意要帮忙,但我不能因此拖累他们,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肾来救儿子。”弟弟要捐肾给哥哥的决定,也遭到母亲的坚决反对,她说,“两个都是我儿子,我绝不能让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为捐健康肾救儿子母亲生病也不吃药

  我要尽量给儿子一个健康的肾”

  邱建花坚持要捐出自己的肾救儿子,等待配型结果的那段时间,她天天都很紧张。当结果显示可以配对时,她才松了一口气。

  想着自己能救儿子,邱建花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说:“我从小没读过书,没有工作,没为家里帮上忙,这次能救儿子,我感到很开心。”

  邱建花有胆结石、胆囊炎、胃溃疡等疾病,药物一直没断过。但决定移植肾后,她就再也没吃过药,尽管胃很痛,也一直忍着。她坚定地说:“我要尽量给儿子一个健康的肾。”

  为省钱治病

  一家四口

  一天伙食费元

  一家四口平日全靠朱林军1个月近3000元的工资维持生计,朱鹏飞患病后,家里四处借债,前期治疗已花了近10万元。

  朱林军翻出一个小本子说:“其实有很多人帮助我们,他们捐的每一笔钱,我都细细地记着。”记者注意到,本子上记着爱心人士的名字和捐钱的数额。但这些来自亲朋好友和西南民族大学师生的捐款,已经用光了。

  “哥哥接下来的手术还得花费数十万元,更别提术后昂贵的药物费用了。为了省钱,我们一家人每天吃饭不超过10元钱。”弟弟朱鹏翔说,自己很健康,吃得差些无所谓,可是哥哥一定得吃营养点。

  朱林军坦言:“我现在也不怕羞了,为了治好儿子的病,我抹下脸面四处借钱。希望有爱心人士能够帮我们,等儿子病好后一定会报答。”

  朱林军说,儿子的透析费和住院费都很高,希望能够尽快进行肾移植手术。他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子能尽早健康返校。   华西都市报记者程渝实习生何春摄影报道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大学生罹患尿毒症 患病母亲断药2个月为儿捐肾 1 “血压168,好像有点高,刚刚说话激动了。”朱鹏飞取下手臂上的血压仪,一边递给护士,一边小声说。护士问他吃药没有,他吐吐舌头说:“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