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本报讯 (记者冯玥 实习记者王向辉)因烧伤引发头部皮肤癌,7年来,贵州小伙覃智江头颅不断溃烂,不得不切除颅骨。如今,他的头顶部只剩下硬脑膜层。近日,他在哥哥、母亲的陪同下来京求医。

  辗转7年四处求医

  覃智江,苗族,今年22岁,贵州省遵义市务川自治县黄都镇桂花村人,家里有几亩薄田。其兄覃智怀介绍,弟弟一岁时不慎被火烧伤头部,后来,被烧伤部位慢慢坏死,又长了新肉,但一直未痊愈。15岁那年,他下河游泳,河水的浸泡令他头顶旧伤复发,头顶的伤疤开始大块大块地溃烂。头顶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黑窟窿”,可以一眼看到脑膜层。

  2006年,小覃进入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治疗,由于手术风险过大,该院建议病人到大医院治疗。随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诊断其为皮肤癌,对他进行化疗并施行两次植皮手术,“分别从肚子、大腿取皮植到头顶,但均未成功。”覃智江一家又辗转到重庆、贵阳各大医院进行治疗,将坏死的颅骨一点点削除。

  这7年来,为了给小覃治病,全家住在租来的茅草房里,年过半百的父亲去工地打工,哥哥曾在深圳街头乞讨,就连村里的亲戚邻居也被借了个遍。然而,小覃的癌细胞没了,头还是不停地烂。由于手术风险太大,医生建议覃智江到北京、上海等大医院求医。

  结果未出希望入院

  16日下午,记者在天坛医院附近一处低矮平房内见到了覃智江。房间很小很暗,覃智江躺在床上,面色平静温和,侧起身来礼貌地打着招呼。因为颅骨切割手术,他头部上方已呈平面,头部眉毛以上是整圈的烂肉和结痂,顶部只剩一层薄薄的皮,还在化脓。

  覃智怀是深圳富士康的一名工人,为了陪弟弟到北京看病,他请了20天的假。“我一个月工资有两千多,留下一点生活费全都寄回家给弟弟治病”。8月12日,一家三口到了北京。“听说天坛医院脑科好,我们就来了。”覃智怀说,8月14日,天坛医院神经外科的刘医生检查了覃智江的伤口,建议其去武警总医院进行手术。15日,覃智怀在武警总医院没能挂上号,又前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8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外科了解覃智江的病情后建议其转到烧伤外科,“现在就是做了一个CT,下周一烧伤外科分析了CT结果,才能决定是否住院治疗,”覃智怀告诉记者。“我弟弟的病情一天天恶化,真的耽搁不起啊”。

  >>讲述

  已经麻木

  不觉得疼

  昨天,覃智江躺在床上,不时用纸巾擦拭头部,再将沾有脓血的纸轻轻丢进纸篓。他淡淡地说:“已经麻木了,不觉得疼。”

  覃母钱章素时常起身,用棉签蘸盐水小心翼翼地擦拭小儿子的伤口,她说,“去医院消一次毒要三四十元,太贵”,她买了棉签和纱布,生理盐水也是用食盐自制的。

  钱章素说,15岁病发后,小儿子就几乎不再出门,情绪低落,不爱吃饭,但很坚强,从不喊疼。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男子被烧伤头皮患癌 切颅骨后只剩硬脑膜层 1 因烧伤引发头部皮肤癌,7年来,贵州小伙覃智江头颅不断溃烂,不得不切除颅骨。如今,他的头顶部只剩下硬脑膜层。近日,他在哥哥、母亲的陪同下来京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