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从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正式经营的那一天起,一个被称为癌症的幽灵就盘旋在兴隆村的上空。根据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从2002年以来,该村死于癌症的人数达到12人,活着的癌症患者有3人;陆良县新闻办则称2002~2010年,因癌症死亡的有11人;而村民自己的统计却是:该村10年来死于癌症的人数达到37人,并且还有5人患了癌症,正在等待死神的召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8月14日起,已经3次进入兴隆村,拜访了这个村里仍然活着的癌症患者,看望了死于癌症的村民的家人,倾听他们的故事和要求。

   王建有:吃臭虫治病

   “我要死了,什么都不怕,该说的要说。”1955年生的王建有是兴隆村里敢说话又看得开的一名癌症患者,也是第一个向记者出示了其癌症诊断证明的患者。他告诉记者,现在正每天吃一种叫“臭壳子”的虫,来试图延续自己的生命。

   “臭壳子是自古传下来的一个偏方,已经死去的37个癌症患者都吃”,王建有说,他一天大约要吃40到50个“臭壳子”。他揭开家里用盖子盖住的一个大盆,在谷壳上爬着一堆黑色带有硬壳的虫子,他用手捧了一捧让记者拍照后,将虫子放回盆里时,他的手上留下了虫子排出的液体,一股臭味弥散出来。

   王建有告诉记者,他的身体一直很好,今年患了肺癌之后就咳嗽不止,吐血,有时候还说不出话,吃不下东西,身体疲倦,坐下就只想打瞌睡。“今年2月份,我在陆良查出了癌症,住了5天院,觉得不准,又到了昆明云大医院检查,2月28日确诊为肺癌,当时要做手术,需要五六万元,加上检查和吃药,一共要8万多元,家里承受不起,只能回家来用偏方治疗。”

   “我是从2月15日开始吃臭虫的,都是亲戚朋友去帮我抓,但吃了半年感觉不起作用,体力下降了不少,身体衰弱”,王建有说,“今天陆良卫生局的人过来,让我少吃一点这种虫子,担心我中毒”,王建有说,这是卫生部门对他的第一次关心,“我对他表示了感谢”。

   “像我这样快死的人,也无所谓了,就是希望子孙后代能够安居乐业,我们死了也放心,别的也没有多话说的。”王建有说,在停产以前,化工厂一个星期放两次废气,一般是在夜间12点以后,有臭味,(具体味道)形容不出来,“现在我不是怨恨化工厂,是希望他们解决污染的问题,让我们有一个好的环境,希望政府和化工厂都能给我们一个圆满的答复,救救我们的后代子孙。”

   张建伟:检查出有个瘤子

   今年75岁的张建伟 (化名)还不知道自己患了癌症。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只是对记者说,去医院检查以后,发现肚子里有个瘤子,一直长到腰椎上,“照片照了三回,化验了四回,都没有化验出什么结果来”。

   “我在昆明住院,医生说要先观察,一天住院费300多元,只是打吊针。”张建伟告诉记者,他的儿子在陆良化工厂里上班,他听说在厂里上班时间长了会得癌症,劝孩子不要去,但孩子不听,“他在里面上班两年了,月工资1500元”。

   张建伟只知道儿子在陆良化工厂里上班,早上去,晚上6点半才回来,具体是什么岗位他不知道。在他生病后,去医院检查的结果他又不认识,儿子儿媳又不愿告诉他究竟是什么病。王建有也向记者证实,张建伟还不知道自己患的是癌症,“癌症有很大一部分是吓死的,他家孩子到现在都没有把真相告诉他”。

   让张建伟揪心的是,孙女今年考取了昆明经济职业管理学校大专,还没有确定专业,但一去学校就需要1万多元。而他家在几年前刚刚盖了房子,借了亲戚朋友4万元,才刚刚还清,现在实在是没有能力支付这笔费用。

   张建伟对记者表示,他现在是颈椎疼,睡不着觉,每次只能睡个把小时。他还说,自从陆良化工建立以后,他所在村组的水井都在冒黄色的水,村里的牛死了好几头,人也不敢喝那些水了,他也不敢到化工厂周边去放牛,怕自己家里的牛死掉。

   朱子芬:压力压在残疾妇女头上

   今年40多岁的唐文炳动了喉癌手术刚刚回到家不久,回到家时,他喉管上还插着一根胶管,帮助他呼吸。由于他不能说话,记者在村里找到了他的妻子朱子芬。

   朱子芬今年33岁,是一个从小就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妇女。她有3个孩子,大的两个是双胞胎,已经读初二,开学的时候就需要1000多元;小的孩子正在读小学。她的父亲是兴隆村的老支部书记,母亲已经70多岁。

   据邻居说,唐是一个孤儿,出生于四川省,入赘到了朱子芬家,本来是要承担赡养朱子芬父母、照顾朱子芬和抚养3个孩子重任的男人,现在得了喉癌,做手术花去了家里借贷来的10.5万元,还不能劳动,只能在家里休息接受朱子芬的照顾。

   唐文炳原来在陆良化工厂里做装卸工,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可以安排好一家人的生活。“他也知道厂里有污染,但他没有办法,上有老下有小,他只有去上班。”朱子芬说,丈夫开始发现自己生病的时候,是感觉感冒的时候喉咙痛,脖子疼,怎么也好不了,吃饭也吃不下,7月31日才到昆明做了手术,她希望丈夫能够康复。

   朱子芬说,她现在很后悔当时没有阻止丈夫到化工厂里去打工,但后悔现在也来不及了,现在唐文炳的喉癌属于中期,还是有治好的可能的,“如果治不好,也只好随他了”。

   朱子芬的大哥多次去政府反映化工厂环境污染的问题,但一直没有效果。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兄妹俩都希望化工厂尽快关掉。

   有多少编外的癌症患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陆良采访的时候,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钱鑫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有14个癌症患者的名单,其中有11人已经死亡;患口腔癌的77岁妇女王玉珍、患乳腺癌的55岁妇女张荣美、患甲状腺癌的56岁妇女朱小瘦还在和病魔搏斗。

   这份名单是2002年到2010年陆良县疾控中心认可的癌症患者名单,其余人“因没有证据证明其是癌症,没有列入”。

   在已经死去的癌症患者中,陈云芝,女性,65岁,患脑癌,无乙肝史,无家族史,死于2005年;王洪兵,男性,39岁,肝癌,有乙肝史,无家族史,死于2007年;钱保兰,女性,65岁,肝癌,无家族史和乙肝史,死于2007年。

   此外,兴隆村村民介绍,陆良县疾控中心的癌症死亡名单中,65岁的妇女黄云芝和26岁的朱吉林是母子关系,黄云芝患肝癌,朱吉林患脑血管癌,两人均没有家族史和乙肝史,同死于2004年;9岁的朱佳则是死亡年龄最小的村民,她患的是白血病,无家族史和乙肝史,死于2009年。

   陆良县疾病控制中心后来表示,其癌症患者名单少了崔竹存。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中,由癌症患者提供的一份癌症患者名单显示,只有4人和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供的名单重合,而王建有、张建伟和唐文炳等记者采访到的癌症患者均在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名单之外。

   “我们这里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人死了就要把死者的一切资料都烧掉,没有证据,就造成了统计上的困难”,王建有对记者表示,“其实他们都已经到医院去确诊为癌症了”。究竟有多少死去的和还没有死去的癌症患者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名单之外,目前尚不得而知。

   至于得癌症的原因,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列出的主要不良生活习惯是吃腌菜和腌肉,钱鑫表示,“因为腌菜和腌肉有致癌物质亚硝酸盐”。但村民认为,是陆良化工厂搬到了兴隆村的地面以后,才造成兴隆村癌症频发的,来自空气中的污染和地下水污染是主要原因。而记者问钱鑫是否研究过受污染的大米、玉米和蔬菜与居民患癌症的关系时,他表示没有研究。

   刚刚因为癌症死去儿媳以及儿媳肚子里8个月大孩子的村民李木金表示,他认为陆良化工厂给居民造成的污染太大了,“我们要求政府把化工厂搬走”。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走进陆良癌症村:死者家属要求搬走化工厂 1 从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正式经营的那一天起,一个被称为癌症的幽灵就盘旋在兴隆村的上空。根据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从2002年以来,该村死于癌症的人数达到12人,活着的癌症患者有3人;陆良县新闻办则称2002~2010年,因癌症死亡的有11人;而村民自己的统计却是:该村10年来死于癌症的人数达到37人,并且还有5人患了癌症,正在等待死神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