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味千拉面“骨汤门”后续报道

  厦门工商在当地查处味千一家加工作坊,其营业执照竟是重庆味千餐饮文化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味千)所有。但重庆味千的注册地九龙坡区杨家坪斌鑫世界城,却仅是味千一个卖场,其张姓市场运营负责人对“重庆是否有加工中心”的问题避而不答(本报曾做报道)。到底是什么让味千对“加工中心”讳莫如深?

  据味千内部人士透露,重庆味千已迁至成都,在重庆的加工厂亦在三年前迁到成都市高新区石羊场。本报记者在成都市高新区石羊场调查发现,种种迹象显示,位于石羊场的味千经营场所就是其川渝加工中心,但味千员工表示仅是配送中心。而在当地工商、质检、食药监等管理部门调查后发现,均没有任何与味千相关的记录。

  爆料:加工中心迁到成都

  重庆味千到底身藏何处?本报记者在重庆多方寻找近一周时间,依然不见踪影。一位味千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重庆味千已是“空壳”,办公场所早已搬到成都。

  “在重庆味千的公开信息资料中,显示地址在九龙坡,其实早就迁址了。”该人士表示,重庆味千主要负责川、黔、滇、陕、渝、新等西区市场,目前,以其名义开设的味千拉面单店有200多家。

  “当时味千有一个加工厂在沙坪坝区三峡广场,就是现在的味千拉面三峡广场店。”该人士称,当初味千公司租了两层楼。楼下是门市,楼上即是加工中心。这里每天生产出重庆市场所需的半成品,然后运往每个单店。

  她说,随着重庆味千办公地点迁到成都后,三年前,其加工中心也搬到了成都石羊场。目前,川渝两地味千店的所有原料均由其成都加工中心加工,然后发往各个单店,一周用冷藏车约送货三次。

  味千拉面三峡广场店位于沙坪坝商业大厦二层,楼上是一家“炭火烧肉”餐饮店。“炭火烧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店已经营一年多,是味千拉面旗下经营烤肉为主的分店。该店员亦称,该店以前卖面点,一年前经营转向做烤肉。

  该大厦物业管理方—重庆荣兴物业管理公司称,味千拉面买断了其所有权,自行管理和经营。因此,物管对具体情况不清楚。

  保安:面点加工厂已停产

  据上述知情人士说,目前味千成都加工中心位于成都市高新区石羊场。无独有偶,味千在网络招聘时,曾多次留下同一个地址—石羊场新加坡工业园南二路5号。招聘职位多为生产、物流方面工种,与加工中心所需的职位基本吻合。这是否是味千成都加工中心所在地?

  8月12日,记者前往成都市高新区石羊场实地调查。

  当天中午,在搜寻两个多小时无果后,记者来到位于新园大道10号的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石羊派出所。

  该所一位民警表示,辖区内确有一家味千拉面加工点,但没公开挂牌。“出派出所门口,往前走一小段路,右拐有一个停车场,进入停车场再往里走有条小巷子,右边的一排平房就是味千加工点。”该民警告诉记者。

  停车场入口处的门卫室,大门敞开,空无一人。一把印有味千商标图案的遮阳伞斜靠在门卫室的后墙上,伞面积满厚厚的灰尘。

  几位从门口路过的环卫工告诉记者,这家面条加工厂,已生产好几年。“里面那排平房就是味千的面条加工厂。”一位年纪稍大的女环卫工肯定地说。

  记者往停车场深处前行约五六十米,右手边就是那排平房。平房紧锁,大门旁边搭建了一个十分简陋的棚子,周围全是散落的废弃物,如同一个垃圾场。这让记者很难跟味千拉面高档快餐的形象联系起来。

  随后,记者返回停车场外大门继续等待,一位常在附近等客的摩的司机告诉记者,每隔3~5天就会看到一辆中型卡车把面粉运到这里卸货。“听说是在加工味千拉面的面条。”他回忆说,“有一次还让我帮忙卸货,我担心弄脏衣服就没答应。”

  8月12日下午5点多,记者再次来到平房时,两名中年男子在门口聊天。

  “我们只是这里的保安,不是味千的员工。”其中一位稍胖的男子表示,这排平房是他们平时的住处。

  “我们也听说味千出事了,但具体情况不知道。”另一男子告诉记者,这排平房从中间隔断,前半部分是他们的宿舍,后半部分才是味千拉面的加工点。

  据他们说,这里确实是味千拉面的面条加工点。前些日,突然停产。味千拉面的生产工人并不住这里,他们平时都从巷子尽头那扇门进出。

  “停车场斜对面那栋楼二楼,是味千拉面的加工中心,规模比这大得多,这里只加工面条。”那位稍胖的男子指着大约二百米远的一栋楼说。

  调查:味千加工中心现身

  按保安提供的地址,记者来到物流园区。大门上方的门牌号显示:新园南二路5号。记者留意到,这正是味千在网络招聘时留下的地址。

  大门处,贴着一张拆迁通知:2011年9月6日后开始拆迁园区厂房。记者看到,厂区大门锈迹斑斑。

  园区空地上,几辆大卡车正在卸货,工人们正忙碌地将空地上的货箱抬进仓库。但味千拉面加工厂依然不见踪影?

  两位正在拾荒的老人告诉记者,园区内确实有一家味千拉面加工厂。“就在进门左手边的那栋大楼的第二层。”其中一位老伯告诉记者,“你一直往前走,在这条路的尽头往左拐,看到一个运送货物的通道,进去上二楼,就是味千的加工厂。”老伯告诉记者。

  通道门口,堆着装满酱料、煎炸专用油、饮料的纸箱和蓝色塑料筐。在这堆货物中,记者发现了一箱味千拉面专用千味油。

  沿着台阶上楼,楼道两边的墙体布满了污迹,不少地方已开始脱落。丢弃的饭盒和垃圾袋凌乱地躺在楼梯间。此时,阵阵机器轰鸣声不时从二楼传来。

  二楼靠门的房间漆黑一片,墙角堆放着废弃的纸箱、泡沫和塑料袋,右边是一个正在运行的电梯。里面像是一个生产车间,记者看到车间门口张贴有“味千成都加工中心”字样。

  记者担心暴露身份,随即上三楼等待,期间不时有工人上上下下。下午6点半,当记者下楼时,加工中心的卷帘门已拉下。楼下路边有一个盛满水的池子,灰黑色的污水正在汩汩冒泡。

  工人:只是配送中心

  8月14日,记者再次来到该物流园区,这栋大楼的两个出口都堆满了味千的食用油、咖喱粉等相关专用产品。

  在大楼第二层的加工中心,记者看到,靠近门口的一个房间里,装满了纸箱,工人们正在搬运货物。

  当记者表明身份后,现场工人均不愿多说。其中一位工人告诉记者,这里只是味千拉面在成都的配送中心,并没有加工中心。

  既然是配送中心,为何打着“味千拉面成都加工中心”招牌?工人都表示“不知道,具体情况要问负责人,负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

  在三楼负责保安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他只知道这里是味千的配送中心,没见到加工中心。“他们在这里好几年了,这次味千出事后,他们说生意都降了好多,发货量也没以前多了”。

  尽管工人和保安均表示此处为味千拉面的配送中心。但记者多日蹲守发现,不时有穿类似白色食品生产制服的工人,到楼梯间来接电话。附近的人对此均不愿多说。

  就在8月14日,记者又到十字路口对面的面条加工厂时,发现现场显然被人打扫过。路中央的食品塑料箱不见了,地上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巷子深处的大门处,还摆放着几扇印有味千拉面字样的玻璃门。墙角一小团蜷缩的胶纸,上面还印有味千拉面的字样。

  8月15日,记者再次返回成都市高新区石羊场的物流园区,与前两次机器轰鸣、人来人往不同,卷帘门拉下,大门紧闭。记者透过卷帘门往里望去,里面一片漆黑。记者留意到,此处与8月14日在面点加工厂遇到的情形十分相似:以前堆积在门口的货物已不见了,楼梯间明显有水冲洗过的痕迹。

  工商:物管确认是加工中心

  8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成都市高新区石羊工商所。该所工作人员通过内部系统查询后告诉记者,没有查询到辖区内任何有关味千的登记注册记录。当工商人员前往该加工中心时,这里已大门紧锁。工商人员表示,他们将进一步调查。不过,据参与检查的工商人员透露,经询问园区物管后确认,这里就是味千拉面的加工中心。

  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服务监管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味千拉面方面没有向该局提出申请许可。

  于是,记者又来到成都市质监局,该局食品处相关负责人查询资料后告诉记者,目前,在成都市高新区石羊场,没有味千提出申请的任何记录。

  昨日,记者致电味千上海总部。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能将电话转接到负责媒体的联络人。对方表示,将记下记者的问题,然后跟记者联系。不过,针对记者提出的“目前川渝市场的货源从何而来?”、“加工中心位于何处?”等系列问题。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味千方面仍未回复。

  味千拉面郫县新厂9月份才竣工

  如果石羊场不是味千拉面加工中心的所在地,那么是否还有其他地方?味千公开信息显示,近两年,味千将投数亿元在上海、天津、东莞和成都建工厂。据称,建成后,将满足1500~2000家门店的原料和半成品需求。其在成都的厂址位于郫县。8月14日,记者在郫县永和路上发现,“味千食品”的宣传标示挂在路旁街灯杆上。一十字路口,一幅巨型广告牌匾上显示:这就是味千食品发展(成都)有限公司的厂区所在地,2010年9月开工,将于2011年9月竣工。很显然,还在施工的郫县厂区,也不会是味千现在的加工中心。那么味千加工中心究竟在哪里,目前仍不得而知。

  味千昨复牌跌7.24%

  因“骨汤门”危机从5日起开始停牌的味千拉面昨日复牌,开市跌14.86%,之后跌幅收窄。截至收盘,味千中国跌7.24%,报9.74港元,成交3.92亿港元。

  据了解,“骨汤门”事件爆发前的7月22日,味千收报17.62港元,随后两周时间,其股价跌幅超过40%,公司总市值缩水超70亿港元。“骨汤门”事件爆发后,多家国际投行对其的评级由“买入”下调为“持有”。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味千再现瞒报门 成都加工中心未报工商质检药监 1 厦门工商在当地查处味千一家加工作坊,其营业执照竟是重庆味千餐饮文化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味千)所有。但重庆味千的注册地九龙坡区杨家坪斌鑫世界城,却仅是味千一个卖场,其张姓市场运营负责人对“重庆是否有加工中心”的问题避而不答(本报曾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