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微博火了,带来了一场新的话语革命,卫生界亦不例外。

  随着微博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卫生机构和卫生领域管理者也日益重视利用微博发出自己的声音。然而,与普通民众不同的是卫生管理者本身的官员身份就有很强的象征性意义,尤其是在医改进入深水区的今天,网民会不自觉地把卫生管理者的身份与他们发布的微博内容结合在一起,试图通过他们让意见实现自下而上的传递。那么,卫生管理者对此又持何种态度?

  浙江台州医院院长陈海啸:

  “秀思想不是秀行为”


  我的微博是用来展示思想的,不作实时报道,是秀思想而不是秀行为,所以年初开博之前就给自己作个定位并规定:不用手机发布微博。实时行为用140个字很难准确描述,但是在7.23温州动事故后的抢救过程中破例了。一方面是因为那时有很多人知道我参与抢救,都想知道事故发生后的状况。另一方面,因为当时很多人乱讲话,针对此我想用微博将真实情况表达出来,回应流言,告诉大家那里的医疗照顾很好、进展很平稳。当时某媒体说温州有些医院“先抢救后付费”,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医务人员的侮辱,因为据我所知所有参与抢救的人或者是医院根本就没想过钱的事情。

  面对越来越多微博上的求助信息,我的处理办法是:不把对话展示出来,在私底下跟其沟通。但是,我们是医院,不是个纯慈善机构,越来越苛刻的微博求助让我们也很无奈。

  7.23温州动车事故后陈海啸的微博:“我曾在温州第二医院急诊室第一时间直接接治事故现场送来的伤员。根本不存在问伤员收钱之事。所有伤员一到就分类抢救。绝无任何人会问是否带钱了。所以伤员到医院是否带钱是根本无关治疗的事,有些在现场救援中受伤的人来,也是一样处理的。”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不能把微博当成办公平台”


  利用行政手段强制官员开微博,与民众打成一片的做法我是不赞同的。微博、博客是一个虚拟的平台,不能把它当成一个办公平台,我开微博主要是为了兴趣,表达自己的思想。另外,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官,微博里没有领导,你有发言权,我也有发言权。我把它看成是自己思想碰撞的港湾,它是一个私人园地,在这里说实话、不夸张、不感性,同时对某些网友的谩骂保持包容、宽容的态度。但是,有时也会担心公众误读,使事情无限扩展,产生不良影响。也担心领导误读,影响了公务员的形象。我认为,开微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但是,也要把握一定的尺度,不要针对人,不要唯上唯下,也不要官样文章。

  开微博既要顺其自然,也要深思熟虑,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写微博要有时间、要有兴趣、要有学识。不能让自己背上包袱,懂得时间管理。二是做人要正直,如果自己身上有事的话,就不要开微博了。对我来讲,粉丝的增加给我带来了成就感也带来了责任感,我现在把它当成自己的‘儿子’来养,既然开了就不要抛弃它。

  廖新波的微博回答网友的提问:网络认证是真实身份的认证,并非我想出现的身份。如同我与同学、朋友聚会不会以厅长身份出现一样,如果在家里也是以厅长的官位与待遇管理家人,岂不是可笑?反之亦然,我在工作场合不会以医生哥身份出现。所以,在网络,我是不会处理公务,非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的官网和办公室。

  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

  “纯粹是为工作服务”


  微博很好,它能给我提供工作上的点子,改善管理,同时也能与专家进行比较方便的沟通,更重要的是它能帮助一些需要救助的人,如前段时间,有个网友给我留言说缺少RH阴性血,于是我马上给我们的血液中心打电话,让他们协调。此外,微博上对我的一些批评性观点能让我脑子更清,看事更全。写微博时一定要“一口咬到肉上”,抓住关键问题,真诚地把自己的经验和做法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只有这样大家才会支持你。

  我微博上的内容都是跟工作有关的,纯粹是为工作服务。比如通过微博我发现了问题,就会及时转入我们的办公自动平台,这个平台已经连到了乡一级,所以当我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后会直接发给事件的主管部门,让他们尽快处理。更重要的是,通过我的微博很多人对甘肃省的卫生事业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

  “好点子!马上办。”这是刘维忠在微博中对“南海健康卫士”微博的回帖。“南海健康卫士”是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卫生局的官方微博,它对甘肃卫生行业个人微博名录公布事件提出了一些建议:“第一,卫生厅应该制定相关的绩效考核机制,把哪些工作纳入到‘微服务’中来?微博不是增加了医生的压力,而应该是减低了医生的压力。第二,一定要启动第三方服务机制,由第三方开发基于微博服务患者的‘微博医生工作站’,为使用微博的医生提供后台支持。”像这样互动的文字在刘维忠的微博中数不胜数。

  浙江省杭州市卫生局局长陈卫强:

  “我的微博更多是政论性的”


  开微博纯属偶然,至于浮出水面用了实名更是赶鸭子上架。我认为,微博问政还有很远的路,因为微博的字数限制了对事情阐释的空间,又耗费时间。而且我们现在的政府信息平台、市长信箱等都是解决问题的很好措施,而且通过政府的规范性平台发布信息是必要的。所以,我的微博更多是政论性的,侧重微博的新闻性、政论性和文学性。

  微博作为人人都可作新闻发言人的新媒体,正悄悄地影响着舆论环境,要引起高度关注,也就是说对一些重大的事件,作为卫生管理者要第一时间站出来讲客观、正确的话,引导公众。如我在第一时间发过一条微博,精确地将每公斤碘盐中碘的含量(小于30微克)告知大家,从而让大家知道,碘盐中的碘微乎其微,对于防辐射无济于事。这条微博被转播了近2000条,对平息哄抢潮发挥了作用。而在有一次苯酚污染钱塘江的公共安全事件中,我借助微博对自来水出水口水质的检测结果进行了连续性的实时发布,产生了积极影响。

  陈卫强的微博:“其实,微博就那么回事:说大了是改变一切,说小了是个人爱好;说雅了是潮流时尚,说俗了是网络游戏;说专了是新型媒体,说白了是话语空间。不必太在意更无须刻意,粉丝是粉丝你是你。看看、写写、说说、笑笑,请君一路随意!”

  在卫生“微世界”里,有些人想完全去掉自己的职务身份,以一个平常人的角色进入,也有些人利用自己所承载的职务身份在进行微博问政。其实,不管他们如何强化或淡化自己的角色,他们的职务身份都是网友追捧他们的重要原因。所以,与普通网民不同,他们身上承担着更多的责任。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卫生官员的微博世界:“秀思想不是秀行为” 1 随着微博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卫生机构和卫生领域管理者也日益重视利用微博发出自己的声音。然而,与普通民众不同的是卫生管理者本身的官员身份就有很强的象征性意义,尤其是在医改进入深水区的今天,网民会不自觉地把卫生管理者的身份与他们发布的微博内容结合在一起,试图通过他们让意见实现自下而上的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