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开通微博啦。”

    54岁的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以这句话为开场白,一头扎进了时下最火爆的互联网微博。

    网上实名开微博的官员已不在少数,但微博开通两个多月之后的一个举动,还是令这位体制内官员出了名。

    他7月31日向外界发布消息:甘肃卫生厅决定把在腾讯和新浪网开微博作为中医师带徒考核内容,1000名被遴选出的中医师傅每人建两个微博,由3个徒弟维护,群众提的医疗问题由徒弟整理后请师傅回答,每人每年必须接受咨询100人次。卫生厅在媒体发布这2000多个名称。同时,建立3000个西医微博,回答患者提问。

    此言一出,网上一片哗然。

    有人激赏这是“中医利用新媒体的一次革命”。“与其让张悟本、马悦凌那样的‘神医’满天飞,还不如由卫生部门组织中医专家开设微博、传播保健养生知识来得比较靠谱。”

    也有不少人质疑,这“又是一个淘政绩、不考虑实际情况的决定!微博140字能把病情说清楚吗?出现问题谁负责?”“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强制执行就不人道了,而且存在医疗纠纷隐患。”

    8月8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这位“微博控”厅长。他在新浪和腾讯都开有微博,粉丝超过26万。

  创意来自网友

    就在两个多月前,刘维忠还不知道微博为何物。

    开微博的初衷,源于别人的“鼓动”——“有一些工作意图,可以征求社会的意见,开展网络问政。老百姓给你提点建议意见,决策可以更科学。甘肃省发展中医,也可以借此平台宣传。”

    刘维忠一听,觉得“这是好事儿”。随后,其以实名亮相的腾讯、新浪微博先后宣布开张。

    他“织”得很努力。从早上6点到晚上24点,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不过,微博集中更新时间在上班前和晚上。内容大多与中医有关,主要“收集、整理、验证、推广中医民间单验方和中医药民间技术,为患者服务”。两个微博自开通至今,已经发布了1703条微博,平均每天发布近20条。

    刘维忠迅速成了“微博达人”、“官员明星”。

    武汉大学近日推出的2011年第二季度网络舆情和微博问政报告显示,他以超多的粉丝跻身全国政务人员微博十强。

    这次“网络问政”之旅,收到的效果大大超乎了刘维忠的想象。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官民互动氛围中,一个个民间制造的点子激活了这个卫生厅厅长的思路。

    “杏林觅宝”活动就是这样从网络走向前台的。有网友给甘肃支招,在全国范围发起“杏林觅宝”活动,召集全国中医到甘肃来。他采纳了建议。很快,甘肃正式开展“杏林觅宝”活动,面向全社会发掘中医古籍古方、民间单验方和中医药诊疗技术、方法,号召全国有一技之长的中医执业医师来甘肃短期执业。

    刘维忠透露,目前已有来自陕西、吉林、四川的名中医积极响应。

    有网友建议,吸收一批外国学员来甘肃学中医。他也觉得这个建议好,“外国人学中医,回去就要开中药,这就把甘肃中药的出口也带动了,甘肃的经济就上去了。”

    当然也包括这次网友建议,让中医开微博,给老百姓提供一些健康知识的咨询,同时也宣传中医。

    当刘维忠把这个建议拿到厅党组会上讨论时,没有遭遇任何反对意见,全票通过,一致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微博问诊”就此问世。

    这个很少拒绝“新鲜事物”的官员很快适应了网络这个虚拟社会的规则。他会把自己的工作意图晒在微博上,征询网民的意见。遇到好的想法,会激动地回复:“好点子,马上办”,也坦然地接受网友“拍砖”。

    “一个人在一个单位,两三年之后点子就用完了。要通过吸收全国人民的智慧来推动工作。”刘维忠说。

  备受质疑的“微博问诊”

    有关质疑的声音铺天盖地,但都没有动摇刘维忠的初衷。质疑声背后,一方面公众对中医信息的饥渴,迫切需要权威的、准确的、可信的渠道获取中医知识,而另一方面,近年来张悟本一类事件频发。

    连一头扎进微博的这位厅长本人,也“被围观”、“遭人肉”。如果把贴在这位厅长身上的标签一一列举,会冗长得让人失去耐心。诸如“中医厅长”、“猪蹄子厅长”、“五行厅长”、“农民厅长”……

    知名网络打假人士方舟子甚至放言:“他是迷信和强行推广中医的甘肃卫生厅厅长,所以江湖人称中医厅长。去甘肃千万别生病,会被强迫灌中药的。”

    对此,刘维忠说,“是健康咨询,并不是微博看病。”

    刘维忠认为,“中医开了微博之后,老百姓就知道这个病哪个中医看得好,哪个医院最权威,让老百姓有个方向,看病不再盲目地排队。”

    在回答记者关于怎样保证“微博问诊”的权威和安全时,刘维忠透露,甘肃省卫生厅目前正在和有关网站合作开发一个甘肃中医微博群,“老百姓问的问题,所有的专家都能看到。你回答的不对,其他的专家会纠正、补充,保证它的安全性。”

    此外,他还强调“行政化的命令并不会增大老中医的负担,主要由他的徒弟管理微博,徒弟拿不准的问题要问师傅。通过交流,徒弟提高了,师傅也提高了,有些中医的知名度也提高了,这对培养名中医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如果一些问题答不上,可以放在微博上,全世界找答案。这样就为各级中医之间、徒弟之间、师徒之间、中医和老百姓之间,搭建了一个交流平台。”刘维忠说。

    74岁的甘肃名中医刘东汉已经决定试试这个崭新的交流平台。这位老中医痛感近年商业炒作对中医的危害。

    “比如,六味地黄丸不是保健药,不是每个人都能吃。还有虫草能治十多种病这样的商业炒作,没有科学道理。”刘东汉说,“微博咨询对引导患者正确认识中医、中药都有好处,不能病急乱投医,更不能乱吃药。”

    “一个行业,最怕自己毁灭自己。”刘东汉忧心地说。

    他已经打算在微博上向这些无良商家“宣战”,“多讲一些中医知识,正确的养生知识,科学的养生理念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

  西部版的医改逻辑

    推崇中医的刘维忠,却是地道的西医出身。

    刘维忠担任卫生厅厅长以来,一直倡导“西医学中医”。“这是甘肃的需要,老百姓看西医太贵,啥病都先检查,病还没治呢,几千块钱没了。”他说。

    在刘维忠所著的《欠发达地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践与研究》一书中,他写道:“甘肃是一个穷省。我们在医改中确定了一个思路,就是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人民群众健康,走中医特色的甘肃医改之路。”

    这被媒体称作是“西部版的医改方案”。

    这套医改方案还被视作有利于促进公共卫生服务的均等化。刘维忠认为,“中医药简、便、廉、验的特点,重自然、重辨证、重整体、重预防的指导思想,与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的本质要求有着惊人的一致。因此,大力发展中医药事业,有利于国家尤其是甘肃这样的贫困省份,促进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

    在此思路的主导下,2010年开始,甘肃开展首批五级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中医药师承教育工作,在全省范围遴选1000名指导老师,为每位指导老师遴选1至3名继承人,这些被遴选出的中医指导老师工作年限都在15年以上。

    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刘维忠表示:微博咨询平台的建立,目的是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人民群众健康。

    “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减少病人,减少病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疾病预防和健康教育。微博是健康教育的重要传媒。通过健康教育,害病的人少了,花钱就少了。”他说。

    诞生于甘肃的这套医改思路还基于这个欠发达省份发展的需要。刘维忠认为,中医药价格相对低廉,能节约医疗费用,缓解财政支出压力,减轻人民群众医药负担,还能够带动甘肃中药材产业的发展。

    刘维忠表示,甘肃作为一个中药大省,支持中医发展也是必然选择。“发展陇药,首先要发展中医,人吃中药和牛吃草不一样,牛吃草可以直接把草吃掉,人吃中药不能把中药直接吃掉,得有医生开方子。”

    “所以,甘肃要发展中药,首先要发展中医,现在全省只有17000名中医,‘十二五’要翻一番达到3万以上。”他肯定地说。

    8月10日清晨7点01分,这位“微博厅长”再次在微博上公布了甘肃省第二批卫生行业个人微博名录。截至目前,已经有1386名医疗机构执业医师注册了实名微博,这些微博搭载着这趟充满争议的列车出发了。 本报记者 张鹏 实习生 靳延明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千名中医“微博问诊”背后的西部医改逻辑 1 网上实名开微博的官员已不在少数,但微博开通两个多月之后的一个举动,还是令这位体制内官员出了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