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楼神经内科,易斌正在经历一场生命的拉锯战。

    易斌,28岁,原以为今年毕业后找份工作,给家里减轻负担,赚钱给结婚两年的妻子买枚戒指。不想,厄运瞬间降临在这位在读博士身上,毕业前夕,他不幸被查出患了运动神经元病(俗称“渐冻人”)。

  突然连笔都拿不稳了

    记者眼前的易斌,有一张青春的脸,但他手臂清瘦、指头不同程度地弯曲,每次呼吸都显得有点吃力,每吸口气都得在肩膀的一次前耸下才能完成。

    易斌出生在长沙县安沙镇唐田新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正在读大学。懂事的他深知身为农民的父母多年来供他们兄妹俩上学的不易,所以他读书很刻苦,成绩也非常好。

    2007年,易斌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湖南大学材料物理与化学专业的硕博连读。易斌不喜欢应酬,更喜欢待在实验室。他热爱篮球和足球。

    去年12月的一天,在打篮球时,平日身体强壮、连感冒都少有的易斌发现跳起来投篮时“跳不那么高了”,他看了医生,医生怀疑是“腰椎间盘突出”。3月,他发现腰部无力感越来越明显,连手也变得不听使唤了,笔、筷子都拿不稳,手也抬不高。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检查后,医生怀疑是运动神经元病导致全身肌肉萎缩。

  妻子不离不弃

    如今易斌只能躺着,连坐起来都困难,他的病情目前也基本确诊了。但妻子张凤良一直瞒着他,更不忍心告诉他这个病有多严重。

    易斌似乎敏感地意识到了病情,最初,他的情绪确实有点低落,现在乐观多了。望着在病房里忙碌的妻子,他特别内疚:“结婚快二年了,连枚婚戒都没能给她买。为了她,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希望更多人帮帮他”

    在病室外面的走廊上,张凤良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在她眼里,丈夫易斌是个有才气、有责任心而且特别善良的人。为了给易斌治病,家里已经花了近七万块钱,这些钱多是向亲戚朋友借的。如今,每天上千元的治疗费,也让张凤良和年迈的公公婆婆犯愁。 “即使再难、再苦,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对他的治疗。即使将来有一天他真的瘫痪了,我也不会离开他,只要他活着,就会有希望。”

    张凤良说,经过多方打听,听说北京有一所医院擅长治疗丈夫的这种病,今天上午,60多岁的公公已经搭乘去北京的火车。她和家人希望,能用他们的爱替易斌“解冻”。

    易斌的病情也牵动着亲友们的心。8月9日上午,他在温州的学长、学姐特意赶到长沙来看望他,并给他送来了5000元治疗费。“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人,希望有更多的好心人能帮帮他。”易斌的师兄杨植眼圈泛红。

  名词解释

  “渐冻人”:清醒的植物人

    他们的肌肉逐渐萎缩和无力,以致瘫痪,如同被逐渐冻住。对“渐冻人”来说,最残酷的是他们意识完全清醒,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逐渐无法动弹、不能说话、无法呼吸,甚至最后连求死都无能为力。因此,人们又把他们叫做“清醒的植物人”。(三湘都市报 陈月红)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28岁在读博士成“渐冻人” 每次呼吸都有点吃力 1 易斌,28岁,原以为今年毕业后找份工作,给家里减轻负担,赚钱给结婚两年的妻子买枚戒指。不想,厄运瞬间降临在这位在读博士身上,毕业前夕,他不幸被查出患了运动神经元病(俗称“渐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