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视频排行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39岁的牟伦英,这个怀胎十月的高龄产妇,前天本来将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闺女。但是,当天下午5点半,在被送入南安光前医院产房后,她和刚刚生下的女儿先后身亡。此前,她的孕检一直正常,只是孕检小册特别地盖着“高危”印章。

   丈夫熊旭东认为,医院对其妻女的死都有重大责任。第一,妻子作为高危产妇,医院救护失当,尤其产后抢救不及时;其次,羊水破裂后35小时才打催产针,可能导致胎儿宫内窒息。

   医院的表现更令他吃惊:妻子被推入产房长达20分钟,主治医生直到收了600元红包后才进产房;而昨日,妻子的孕妇手册竟有多处遭修改。

   两条死讯 熊旭东把妻子带在身边,可以随时照顾,他祈祷妻子可以顺产;但送妻子到产房后,主治医生直到收了600元钱才进产房,让他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产前44小时:人胎平安

   熊旭东41岁,妻子牟伦英39岁,离开重庆老家,在闽南打拼有七八年了。

   今年6月,两人来到南安梅山工地做工,蜗居工地。由于牟伦英怀有7个月身孕,熊旭东想让妻子“偶尔运动一下”,便留在身边煮饭。

   8月5日晚11点半,熊旭东发现妻子不大对劲。因为妻子怀的是第二胎,熊旭东凭经验,断定妻子羊水破了。6日凌晨1点半,熊旭东骑电动车将妻子送进南安光前医院,之前他们一直在这做孕检。

   次日上午9点半,牟伦英做了一次B超,显示:羊水深度4.2,脐带绕颈一周。熊旭东说,他询问结果是否正常,医生没说太多。一小时后,医生给牟伦英打了催产针。

   7日下午4点,牟伦英下体出血,伴有血块。担心不已的熊旭东连忙找到医生,“医生说,一切正常”。熊旭东放心不下,再三要求医生再做详细检查,“他还是说,宫口未开,一切正常”。

   此时的熊旭东,心中还在揣测,这第二胎将抱个小子还是闺女。而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在老家16岁的大女儿,则希望产下个妹妹。

   产前2小时:医生不进产房

   再次检查后不久,牟伦英腹部开始阵痛。

   7日下午5点,医生告诉熊旭东“宫口已开四五厘米”。5点半,熊旭东握着妻子的手,将她护送进产房,并亲眼看着老乡将她扶上产床。此时,妻子捂着肚子,疼痛厉害。

   熊旭东无法进入产房,紧张得来回踱步。但他意外发现,另一个女医生也在走廊踱步,而这本应该是进到产房为妻子分娩的主治医生。

   熊旭东回忆,“她跟着走来走去,还不时转过头看我一下”。这时,熊旭东才想起,他当天曾看到邻床产妇家属塞红包给医生。熊旭东意识到“踱步的含义”。

   最终,熊旭东托老乡给医生捎去一个红包,装600元现金。之后,医生便穿起手术服,步入产房。此时,距牟伦英送进产房已过去近20分钟。

   对于当时收钱的情形,这两名老乡事后回忆,“她一开始推了一下,又从红包里抽出200元,说剩下的还我们,我们也推了一下,她就全收了”。

   前日下午6点20:胎儿出生无呼吸

   不知为何,熊旭东总预感不祥。

   产房门开开合合,护士进进出出,一名男医生还快步走进产房,熊旭东的心一次一次被悬起。

   这名男医生是一名儿科医生。下午6点半,他从产房中走出,告诉熊旭东,“是个女孩,10分钟前出生,有心跳无呼吸,呼吸停止已超过8分钟,抢救过来也是个植物人,我们建议你放弃抢救”。

   熊旭东脑袋一片空白,他不敢相信,妻子临产前都一直正常,生下的却是一个死胎。他挪动脚步,走进产房,见到这个刚诞生便要被宣布死亡的小女儿。

   产后3小时:产妇突然大出血

   当时,熊旭东还看到,所有医护人员都抢救胎儿,而妻子身旁则一个人都没有。

   熊旭东忙问,“孩子不行了,大人怎么样?”医生告诉他,“你老婆情况正常,只需要清理创口”。熊旭东这时哭着哀求“一定要保住大人”,但随即被推出产房。

   没多久,一名护士出来告诉他“产妇说想吃巧克力”,熊旭东还飞奔至医院小卖部买回巧克力。时隔20分钟后,他端水再次进到产房,发现妻子情况突然不妙,“医生还在缝合创口,她(妻子)脸色非常苍白,握着我的手说自己心很慌”。

   约7点,噩耗再传,熊旭东听说老婆不行了。“你老婆需切除子宫止血,你快去缴费,我们还要输血”,熊旭东说,匆忙中,他妻子被从4楼产房转移至7楼手术室。

   不久,手术麻醉同意书和病危通知书同时出现在熊旭东面前。半小时后,他等到医生说“建议放弃抢救”。前晚9时许,产妇死亡;昨早婴儿确认死亡。

   一个红包 医院调查证实,有人收了红包,但当场退还;此外,医院说24小时内还给家属都不违规。但家属指出,是胎儿出生后才退回的。

   婴儿危重 医院迅速退了红包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光前医院,未能找到家属们所说的收红包的医生,据说“她今天没上班了”。

   到底有没有收红包?一位洪副院长证实,确有医护人员收受牟伦英家属红包。但他强调,收受红包的是护士,且当场就将红包退还。随后,还补充说,据省卫生厅相关规定,24小时内退还红包都不违规。

   但何时退还的红包,熊旭东和他的老乡们均否认“当场退还”一说。他们说,是胎儿出生且不行了后才退的。

   熊旭东气愤,“医生为何一定要收红包后才进产房?这是否延误生产?”

   对此,洪副院长说,医生的确稍迟才进入产房,但此前产房内“应当有护士在检查”。

   两条人命 医院称只能赔5万

   事发后,南安光前医院向泉州市卫生局、南安市卫生局上报,卫生部门随即展开调查。

   昨日上午,泉州市卫生局下属的医疗纠纷调解小组赶到光前医院,其所提出的赔偿金额约1万元,光前医院方则称,院方所能接受的最高赔偿金是5万元。这让熊旭东无法接受,“两条人命,就值5万元?”

   调解失败后,医院方向死者家属协调:院方和死者家属就此申请医疗事故鉴定,若认定为医疗事故,则依相关规定赔偿;若非医疗事故,家属再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四点疑问

   熊旭东发现医生竟然修改重要的记录指标,而医院称是“医生个人行为”;医院解释羊水破裂35小时后才打催产针是正常的;而业内人士则说,一般情况,需在24小时内。

   “产妇手册”遭修改?

   熊旭东手头的多份书面检查报告中,一份《泉州市孕产妇系统保健管理手册》,遭到修改,引人注意。

   这本小册是应光前医院要求,7月29日从梅山卫生所领取。领取时考虑到牟伦英39岁,已超35岁,属高龄产妇,卫生所在册子的封面盖上了标有三角红色印章,标明“高危”。

   小册中有大量表格,是医生填写的孕检数据。

   “我老婆入院时,医生是知道她是高危产妇的”,熊旭东说,“但是人死后,上午我看见医生坐在办公室里,改这本册子的内容”。记者翻开“手册”,发现在孕检表格中,“高危评分”一栏及产后血压、出院时间等多处,都有明显的人为修改痕迹。

   就此,洪副院长称,“可能是医生个人行为”。

   高危产妇救护失当?

   牟伦英作为高危产妇,是否应剖腹产?进入产房后,是否应有适当的陪护?

   洪副院长说,牟伦英作为高龄产妇,是否享受“高危”还要视情况而定,包括其是否应剖腹产,和进入产房待产时是否应当“特别照顾”;此外,他认为牟伦英怀的是第二胎,但根据当时的观察,对其进行顺产也是恰当的。

   记者就此咨询泉州市某二甲医院妇产科主任,她也称,这些要视产妇具体情况而定。

   产妇抢救不及时?

   熊旭东还指出,据他所见,医护人员忙着抢救婴儿而忽视了产妇,是造成牟伦英最终死亡的重大原因。

   对此,洪副院长说,牟伦英死于羊水栓塞,一种少见而凶险的产科并发症,且出现后极难抢救。他说,院方调查得知,牟伦英生产后至少三至五分钟内情况良好,故医护人员专注于抢救婴儿;牟伦英出现过敏性休克症状后,医护人员就迅速抢救。

   婴儿究竟死于何因?

   产前一切正常,婴儿到底死于何因?

   洪副院长称,婴儿的死因初步判定为宫内窒息。不过,洪副院长随后又表示,也可能是宫内感染,“目前多名医生正在讨论”。

   如果是死于宫内窒息,家属方则认为,这是医院处置失当。熊旭东说,妻子5日晚11时半羊水破裂,直到7日上午10点半,医生才给其注射催产针,在长达35小时内才做处置,这是否胎儿宫内窒息死亡的原因呢?

   这一问题,在昨日上午医疗纠纷调解小组前来调查时,就曾提出。对此,洪副院长解释,产科医生曾明确说这样的操作没问题。不过,相关的专业人士则说,一般情况,注射催产针应在产妇羊水破裂后24小时之内进行。(海峡都市报 见习记者 涂传之 记者 谢向明 实习生 罗莹 张子昊 文/)

视频集>>

热词: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channelId 1 1 医院内产妇和婴儿先后死亡 医生曾收600元红包 1 39岁的牟伦英,这个怀胎十月的高龄产妇,前天本来将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闺女。但是,当天下午5点半,在被送入南安光前医院产房后,她和刚刚生下的女儿先后身亡。此前,她的孕检一直正常,只是孕检小册特别地盖着“高危”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