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本报讯 直到现在,住在丰台一家养老院的80岁老人郭奉(化名)仍深信不疑:自己关节炎好转,是因为吃了一种叫“于凯海参肽”的胶囊。

   这种紫色颗粒外包裹着白色软壳的胶囊,与普通保健品没有区别,并且也是以保健品的名义,“覆盖全市所有区县”出售,而事实是,药品包装上并没有相关部门许可的保健品标志。

   更意外的是,宣传册中提到的科研及生产企业,均表示未听过此产品。目前,北京工商和烟台质监部门已介入调查。

   卧床半年服药后起立

   今年4月,郭奉在朋友何志玉(化名)的口中听说了于凯海参肽胶囊。

   她听何说,这是一种保健品,“有个老人腰间盘突出,在床上躺了半年,吃这个(指于凯海参肽胶囊)吃好了,起来了。”为此,郭奉在何志玉处买了几瓶试吃。

   初期每次吃三粒,吃了两盒,郭奉感觉膝关节的类风湿症状有所缓解,但每次改吃两粒后,药效就不明显了。

   产品包装无认证标志

   与郭奉老人一样服用于凯海参肽胶囊的人,为数并不少。按照烟台康体北京办事处经理陈芊惠的说法,该产品由烟台一家单位研发,威海一家企业生产。去年4月产品进入北京后,两个月即在所有区县铺设了代理,下面还有乡镇、村居两级代理。

   郭奉并不知道,保健品要通过国家认证,而该产品的包装上,并没有代表相关部门批准的“国食健字”或“卫食健字”字样。陈芊惠表示对此心知肚明,但仍在销售时以保健品名义对外宣传。

   工商质监介入调查

   昨日,记者与研发单位以及委托生产企业联系,求证是否注册生产过“于凯海参肽”,双方均否认与此产品有关,同时产品条形码也与烟台康体无法对应。

   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无法找到真正的生产单位,北京市工商部门以及烟台质监部门均表示,将介入调查。

   记者暗访

   买15瓶成村居代理发展代理可获提成

   全国总代理称进京俩月覆盖各区县;标志厂家否认生产该产品

   如同血管在人体内组成的一张网,于凯海参肽也在北京市内形成了庞大的营销网络,甚至在两个月内覆盖全市所有区县。

   近日,记者以购买者身份,联系于凯海参肽全国总代理陈芊惠,对方建议记者加盟代理,并介绍了每一级代理的加盟条件,由此,揭开了在虚假宣传和涉嫌欺诈之外,于凯海参肽在京的庞大营销网络。

   购满15瓶可申请加盟

   4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丰台区双林南路美域家园的烟台康体北京办事处,称想购买海参肽。

   陈芊惠反问记者,“谁介绍你过来的?”记者告知后,陈芊惠追问,“叫什么?在哪个区?”得知是郭奉后,陈芊惠开始询问郭奉的情况、郭奉的海参肽是从何处购买的。

   放下戒心后,陈芊惠建议记者加盟,做下级代理商,“我们这面对全国招代理。”她表示,购买于凯海参肽胶囊,任何人第一次均须按照零售价购买,每瓶198元。

   购满15瓶后,可以按照6折的价钱继续购入产品,同时可以申请加盟,成为销售代理,在某一区域内垄断经营。

   发展区代理提成5千多

   陈芊惠说,自己是于凯海参肽的全国总代理,该产品由山东烟台康体研发,委托威海清华紫光生产,但两企业没有销售权。

   在全国总代理下不设市级代理,而直接在所有区县开设代理,然后是乡镇代理,最低为村居代理。

   各级别代理在各自区域内垄断销售,赚取差价。作为代理商,另外发展其他代理商,可以获得提成。陈芊惠举例,“如果你是区县级代理,又招了一个区县级代理,总提成给你5300多元。如果你是区代理,招了一个乡代理,提成是3900多元。”

   区代理每月卖近百瓶

   陈芊惠说,产品进京两个月后,全市所有区县一级代理商便被抢注一空。其中昌平区的所有乡镇都设有代理商,丰台、房山等区的乡镇代理虽有空缺,但所剩无几,中心城区的代理商相对较少。

   陈芊惠以商业机密为由,并未透露在全北京市,代理商们一月共能销售多少瓶于凯海参肽胶囊。但陈芊惠举例称,昌平区一名村居级代理每月可卖二三十瓶,有的区县一级代理每月可卖一百来瓶。

   企业否认生产海参肽

   5日,记者联系威海清华紫光市场部,市场部孙女士称,公司未与烟台康体合作,或接受其委托进行产品代工。在看了产品的图片后称,她表示公司无论原产还是代工的产品均有防伪标志,而该产品没有,同时胶囊规格也与单位产品不符。

   每一规格的产品对应唯一条形码,可查询产品生产商。中国物品编码中心数据显示,于凯海参肽的条形码属烟台市长岛县绿色保健品厂。

   对此,烟台康体法人代表于顺致称,两者是一家公司,2005年改过名字。长岛县绿色保健品厂董事长郑富强表示,从未听说过烟台康体,于顺致曾在自己的单位做销售,“后来不知道去哪了,也没有联系方式,五六年没消息了。”

   记者调查

   以“食”代“保”产品涉嫌欺诈

   包装没有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认证标志;卖方称申请批号少则数十万,多则千万

   在郭奉看来,这是一种保健食品,但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的界定,它只能算作普通食品。

   据了解,去年以前,保健食品由国家及地方的卫生部门予以审核批准,当时的产品批号中有“卫食健字”字样。此后,保健食品的审批、监管职能划归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保健品批号由此改为“国食健字”。除此之外,产品包装上还需加印保健食品标志,俗称“小蓝帽”。这些在于凯海参肽胶囊的包装中,全部见不到。

   在普通食品、保健食品、药品的宣传上,按照国家规定,前两者均不能以药品、治疗疾病的名义进行宣传,普通食品以保健食品名义进行宣传,则涉嫌欺诈。

   对于产品的普通食品定位,烟台康体北京办事处经理陈芊惠心知肚明,“我要申请保健食品批号,至少要投资70万,要是申请药品批号得要上千万。”但在记者暗访时,陈芊惠认为以保健食品名义推广没有问题。

   医生说法

   于凯海参肽疗效夸大

   于凯海参肽胶囊宣传称,有股骨头坏死患者服用前行走艰难或者无法独立行走者,服用后走路较为顺畅。

   对此,北京医院骨科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称,现有药物对于治疗股骨头坏死,最好的情况就是保证病情不恶化,“由于骨质磨损,弧形的骨头已被磨成了方形,从力学角度,也不可能正常行走。”因此,他怀疑于凯海参肽胶囊所宣传的疗效。

   该医生还表示,对于软骨磨损导致的关节病变,如果是早期及时治疗可能会见效,但长年累月致软骨彻底损坏、甚至伤及硬骨骨质的,治疗效果并不明显。对于一些服用者吃一两瓶就开始见效的情况,该医生惊讶道,“怎么会那么快?”

   官方回应

   国家仅批准了安利、玫琳凯等数家企业为直销企业。于凯海参肽胶囊的销售模式中,发展代理商并收取提成、搞健康分享会等方式涉嫌传销。工作人员将对此情况进行核实、处理。

   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从产品标签看,暂无法确定产品是否有安全问题,委托生产企业位于威海,也会令监督产生一定困难。将向上级反映此情况,进一步处理情况将稍后予以回复。

   烟台市质量技术监督局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胶囊披保健品外衣全市销售 于凯海参肽暴利织网 1 直到现在,住在丰台一家养老院的80岁老人郭奉(化名)仍深信不疑:自己关节炎好转,是因为吃了一种叫“于凯海参肽”的胶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