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妍|北京、香港连线报道

  涨价了!

  “现在香港政府限制内地孕妇过去生产,很多机构都办不成了,能办成的也都翻倍了!”7月1日,一家专门办理赴港生子服务的中介公司通知“准妈妈”美琳。

  美琳今年30岁,与丈夫在北京经营煤炭生意,收入颇丰,唯一不顺心的事就是第一胎是女儿,“希望再生一个”。美琳说。

  一周前,这家中介给美琳开出了8万、10万、15万人民币三个档次的“一条龙”套餐服务。一周后,价格分别涨至12万、15万和20万人民币,而且“名额有限,公立医院和较好的私立医院,都订不到了”。

  突发性涨价源于6月24日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宣布了明年内地孕妇赴港产子的“限量政策”。其中,八家公立医院接收内地孕妇的人数由今年的1万人缩减到明年的3400人,减幅近七成。私立医院接收内地孕妇的人数由今年的4万人缩减到明年的3.1万人。港人内地配偶孕妇也包括在限额之内。

  这是香港政府第一次对内地孕妇赴港生子设下了名额限制。在“限量政策”的背后,是饱受诟病的“失控涌入” 和“灰色利益链”问题。

  5月,香港第一大政党民建联公布资料显示,“2010年度共有8.8万名婴儿在香港出生,其中逾4万名为内地孕妇所生,是2004年1.3万名的3倍多。”

  “失控涌入”导致了系列问题:内地孕妇插队占产房,令本港妈妈生子床位难求;非法“孕妇公寓”丛生,抬高房价……

  可是,“限量”之后,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吗?

  “赴港潮”不减反增

  事实上,“赴港产子潮”来势更凶猛了。

  记者致电多家办理赴港生子服务的中介公司,得到的答复无一例外——“咨询的人更多了,定下的人也多,速度也快。”

  一位中介公司的经理告诉记者,“咨询的客户多了30%以上”,原来一个客户从咨询到敲定往往需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现在都是一周内,短的就几天。”最近一周,“敲定的客户总数比前几周多了一半,都怕订不上床位,以后后悔。”

  据该经理介绍,关注赴港产子的孕妇以中高收入人群为主,多来自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城市,其次是北京、上海、浙江等发达地区的孕妇。“90%的客人都是想生二胎。很多明星、企业家都到香港生二胎,他们不怕罚款,可是在大陆超生办不成户口啊!”

  “现在超生罚款都要十几万,跟到香港生孩子花的差不多,还能给孩子办户口,香港户口多好啊!”美琳畅想着——孩子在香港出生就可以拿到香港的居留权和身份证,日后有需要随时可以来港读书、看病、就业以至申请公屋、申领综援。

  “内地孕妇选择来港生子,大多是看好香港在社会福利、医疗、教育等方面的优势,以及持香港特区护照可以在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免签证。”香港浸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会会长陈鎏兹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2007年我们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父母均为内地居民的婴儿中,只有约9%的父母表示子女会留在香港,其余91%打算把子女带回内地。”陈鎏兹说。

  到香港产子真的可以获得香港的居留权吗?

  资料显示,2001年7月20日,香港特区终审法院对首宗内地人香港产子是否拥有居港权案作出判决,“内地港仔”庄丰源成为“攻破居港权第一人”。

  在该案中,香港政府入境处根据当时的《入境条例》规定,“在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若要成为永久性居民,则在其出生时或以后任何时间,其父母的任何一方必须已在香港定居或已享有香港居留权”,要求将庄丰源遣返回内地。但根据1997年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下称《基本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或以后在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都是永久性居民,香港高等法院和香港终审法院相继裁定庄丰源胜诉。

  2002年,香港政府发布第84号法律公告,修改《入境条例》中的相关规定,与《基本法》保持一致。

  此案从事实层面让“内地港仔”(即内地孕妇在港所生的孩子)的身份得到认同,为内地孕妇赴港产子打开门闸。陈鎏兹介绍说,最近几年,香港政府为刺激当地经济复苏,开放愈来愈多城市的居民以“自由行”的形式来港,为大批孕妇来港产子提供了方便,造成惊人升幅。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陈鎏兹说。

  “限量政策”不会持久?

  美琳的嫂子是在香港著名的私立医院——仁安医院生产的,但显然,美琳已经很难在仁安医院生产了。

  “明年,仁安医院减收10%,大概接收400名内地孕妇。”仁安医院副医务总监梁国龄医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在基本上都预约满了。”在他看来,“限量政策”对仁安医院的影响并不大。“我们的客户本来就很多,床位都排不到的。”但是,对于很多规模较小、知名度不足的私立医院来说,“限量政策”很可能“让它们断了生路”。“西贡、沙田等一些地方的医院70%以上都是内地孕妇,限量后对这些医院的生存发展会有威胁。”梁国龄说。

  仁安医院公开表示,原本有五成半床位专为内地孕妇接生,明年内地和本港孕妇会各占一半。

  曾经有学者作过比较保守的假设性统计:2010年,“内地港仔”的数目是4万名,若其中一半由中介包办,那么按照人均在医院花费1.5万港币的价格,就制造了6亿港币的行业收入。

  显然,这个估计是较为保守的,因为按照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的说法,“过去两年的数据显示,每年约有6000名港人的内地妻子赴港产子。”据此,则2010年赴港产子的内地孕妇中,近3.4万名都与香港没有“直系亲属”关系,“基本都是通过中介过去的。如果自己安排医院、住宿,成本会更高。”中介公司经理告诉记者。

  近年来,亚洲医疗旅游业蓬勃发展,仅医疗服务项目就可以荣登各国的支柱产业宝座,如印度、泰国等。“香港也想分一杯羹。”梁国龄说。

  内地孕妇曾令部分香港私家医院“起死回生”。据梁国龄介绍,数年前埋怨生计被公立医院“赶尽杀绝”的私家医院,近年来业务突飞猛进,“主要原因是医疗保险普及和医疗旅游兴旺。”

  据了解,由于香港公立医院管理较为严格,主要为“港人”服务,需要身份证、医疗卡等必备证明。相较之下,私立医院则更符合“医疗旅游”的现实需求。

  现今,医疗行业已经是香港经济六大产业之一。因此,在公布“限量政策”的同时,香港当局还预留了四块位于黄竹坑、将军澳、大埔及大屿山的土地,以供将来发展私营医院。“在这四幅土地上,新的私家医院可以提供产科服务。”香港政府如是表示。

  “其言外之意,就是香港将通过增加私立医疗来解决内地孕妇来港生育的问题。”梁国龄认为,“限量政策”使很多私立医院很恐慌,担心经营问题,而且将危及香港支柱产业的未来发展,所以“不会持久的”。

  但同时,“内地孕妇在香港生孩子也引发了很多争议。”梁国龄表示,香港医院和政府也因此倍感压力。

  2006年11月15日,香港媒体公布了《(香港特区政府)审计署署长第四十七号报告书》,报告显示,“2004/05年度及2005/06年度,内地孕妇来港产子后,拖欠医疗费用的个案就分别有1670宗及2138宗,而所涉及的款额则高达1264万港币及2858万港币,已占医管局欠账总额约两成”。

  4天后,60余名本港孕妇上街游行,控诉香港医疗质量因内地孕妇暴增而降低。

  香港立法会医学界功能界别议员郭家麒表示,医管局应停止接收父母皆非港人的产妇,以预留足够的分娩名额予港人。“公立医院产科婴儿床位近年使用率急升,由2005年的每张床平均有50名婴儿,锐升至去年的每张床有六七十名婴儿。”他质疑,公立医院是否有足够的人手应付。

  “内地孕妇多用剖腹生产,所以手术室占用率非常高,令其他服务很受影响。”梁国龄表示,“香港的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多出现了手术室不足、人手不够、医务人员工作量过大等问题。”

  “无论是香港的医院还是政府都对内地孕妇抱着又爱又恨的态度,如何平衡和解决将是难题。”陈鎏兹说。

  即使一切顺利,最少也得20万元

  面对内地赴港产子潮,香港政府和医院都在矛盾,而相关的“灰色利益链”却在疯狂膨胀。

  据中介公司介绍,如果选择中介,“将会有专人全程陪同,还可有一位家属陪护。服务流程主要包括:咨询预约、安排赴港、产检预约、回家待产、赴港分娩、证件办理、开心回家。”

  按照美琳在“限量政策”出台前咨询的结果,如果怀孕在3个月以下,并顺产,住6人产房,则是最低价8万元人民币。如果怀孕在3个月以上,“则很难预约到普通产房,只能住3人间,还要托关系才能办”,10万元人民币,如果剖腹产另加2万元人民币。

  如果怀孕在7个月以上,只能“通过非常渠道才能搞定”,不论是几人间的产房,都要付15万元人民币,剖腹产另加2万元人民币。“香港政府于2007年规定,来港产子孕妇须在怀孕1至3个月左右到香港产检拿预约证明,如果孕期超过7个月的孕妇没有预约证明,海关有权拒绝入关。”该中介经理表示,“只有很少几家中介能‘破例’。”

  当然,选择中介的“一条龙”服务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如果要指定医院,比如仁和医院、浸会医院之类的就要加价,从3万到5万人民币不等。指定医生或医师级别也要加价,也是从3万到5万人民币不等。”美琳说。

  中介经理告诉美琳,“必须在本周去香港产检,拿回产检纸,否则就预订不上床位了。”

  产检预约是赴港产子的环节中第一个“灰色空间”,只有预约成功,拿到了产检证明,才能实现赴港产子的第一步。

  两年前,预约和产检都并不难。“很多孕妇都是自己去排号,然后直接产检的,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必须从‘排队党’那儿买。”陈鎏兹曾带领他的团队调查过“排队党”的情况。“基本都是内地人,连夜睡在那儿,还是有组织的,一般人很难排到号。”据其介绍,“排队党”会以300元港币左右的价格兜售“队号”,或者直接排到“产检预约书”,再卖给需要的人。“给香港的产妇卖五六百港币,给中介的卖到上千港币。”

  另一个巨大的“灰色空间”在于赴港分娩和证件办理环节上。

  据中介公司介绍,“产前一个月,孕妇要到深圳来待产,临生产时再送到香港。”美琳很担心,“这样安全吗?要是早产怎么办?”中介公司经理赶紧表态:“从来没出过事,要是不放心,你一直住在香港也行啊,不过自己付房租,一个月大概一万元港币。”

  大部分大陆孕妇在香港待产时都住在“孕妇公寓”中,每日租金约800元港币。陈鎏兹和他的团队曾做过调查,发现在一幢大厦里有一个中介“承包”了15个单位房作为“孕妇公寓”,每间住3人到20人不等,中介最少能同时赚取百余名内地孕妇的租金。

  另据香港民建联公布的信息,逾90%的“孕妇公寓”位于旺角、油麻地、红戛及土瓜湾等妇产科医院聚集的社区。很多居民投诉大厦内经常有陌生人出入,甚为骚扰。有业主则怀疑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房子租给中介公司,中介以数百元一晚转租予待产的孕妇,租期仅数天,业主担心需负法律责任。

  因为按照香港当前法例规定,任何处所提供收费住宿,若租期少于连续28天,须领有旅馆牌照,否则即为无牌经营旅馆。

  “灰色空间无所不在。”美琳已经向她的嫂子详细咨询了全程情况,“‘套餐’之外至少还要花5万元人民币左右。”

  “一旦上了船,就任人宰割了嘛!”美琳算了一笔账,如果赴港生子,“最少要20万人民币,还是一切都顺利的情况下。一旦要剖腹产,或者程序出了问题,没有30万人民币是搞不定的。”

  “港生”不等于万事大吉

  抛开费用问题,最让美琳担心的是安全。

  梁国龄接收过多位内地孕妇,深知这其中的风险和黑暗。他介绍说,赴港生子的内地孕妇大多持旅游签证,在香港最多只能待7天,中介公司往往直到临盆前才仓促安排内地孕妇过关。“如果没掐准时间、延迟分娩或难产,就会因滞留面临遣返,不仅计划落空、钱打水漂,还会有生命危险。”

  广东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张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介往往会过分夸大去香港生孩子的好处,隐瞒可能存在的风险。实际上,香港的出生纸不等同于香港绿卡,如果‘港生宝宝’在年满12岁没有达到申领绿卡的条件,还得回来内地,那时候再想入内地户口,要征收社会抚养费。”

  据了解,香港出生纸并不等于香港身份,“内地港仔”出生后,在3岁、5岁、6岁、9岁、10岁、12岁、15岁、18岁到香港注册回乡证,才能够继续在内地居住,并在18岁时最终获得真正的香港身份——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

  有关部门也表示,内地孕妇在港分娩的婴儿,不能拥有“双重户籍”。如果获得香港居民身份,则不能再拥有内地户口及享有相关福利待遇。孩子不能享受内地义务教育,必须交不菲的借读费或者就读收费较昂贵的民办学校。

  美琳也在考虑,按照内地的发展状况,20年后,各种社会保障和福利必然有大幅度的提升。再者,“内地港仔”井喷,人口迅速增加难免会导致香港未来福利保障的缩水。“费了半天劲,发现还不如待在内地,岂不冤枉?”

  “持有香港身份,可以低分入读国内著名大学。”陈鎏兹说,“此话目前不假。但是,并非所有大学都具备招收香港学生资格”,何况最早出生的“港生宝宝”考大学也还得七八年,“到时内地的高考制度等情况也许大变了。”陈鎏兹说。

  “持香港身份,父母60岁后可移居香港并享有香港所有福利”,深圳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的人士表示确有此类规定,但仅限于在内地无子女照顾的父母,“即使符合规定,刚刚生下宝宝的内地父母,还有多少年才到60岁?”这期间的变数谁也说不准。

  在陈鎏兹看来,内地父母“赴港产子”只是一种短期的“消费模式”。“内地父母希望通过赴港生子得到附加利益,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镜中花。”?

  赴港产子大事记

  2001年7月,香港终审法院根据《基本法》第24条指出:大陆人到港产子,即使夫妻都不是香港人,孩子仍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为赴港产子打开门闸。

  2003年,“港澳自由行”开通。新增“内地港仔”从2001年的620人到2008年的2.5万人,以40倍速度增长,并成为香港人口增长的主力。

  2007年2月1日,香港特区政府推出了“产科服务中央预约制度”。所有孕妇必须事先与医院预约并接受产前检查。

  2009年10月8日,香港医管局宣布,从11月起至年底,所有公立医院冻结非本地孕妇预约服务,以保留足够名额应对香港孕妇分娩。

  2010年1月1日,香港医管局宣布,重新开放非本地孕妇预约服务。当月内地孕妇在港公立医院产下850名婴儿。

  2011年4月初,香港医管局宣布从4月9日至今年年底,香港公立医院不再接受内地孕妇预约。

  2011年6月24日,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宣布2012年计划接收内地产妇3.44万人,缩减接收名额,港人内地配偶孕妇也包括在内。

  去哪儿生孩子更划算?

  【美国】

  花费为15万~35万人民币。孕妇及家属需提前半年以上办理签证。纽约等地较为自由,如由中介负责,可在产前三天甚至临产时到医院,但容易有危险。在美国南部和西部,尤其是宗教区则提倡产前半个月左右入院观察,相对更安全,花费较高。美国没有“月子期”,一般在产后三天内医院就要求产妇出院,需自行准备休养地点和照顾人员。

  孩子可免费享受13年的义务教育,上大学的学费是外国学生的10%。美国的社会福利措施较为完善,保险和医疗基本是全覆盖。

  【加拿大】

  花费为20万~45万人民币。孕妇及家属需提前半年左右办理签证。加拿大没有私营妇产医院,外国产妇无法享受特护。加拿大生产没有预约制度,一般是临产时紧急送往就近医院。加拿大没有婴儿房,婴儿出生后只要基本健康就与产妇在一张床上,必须自行安排人照顾。

  加拿大提供13年免费教育,允许双重国籍或多重国籍,将来可以直接在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换加拿大护照,不必每年需赴加拿大报到,18岁宣誓成为公民。加拿大的社会福利措施非常完善。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香港明年实施限量政策 内地孕妇赴港产子更猛 1 “现在香港政府限制内地孕妇过去生产,很多机构都办不成了,能办成的也都翻倍了!”7月1日,一家专门办理赴港生子服务的中介公司通知“准妈妈”美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