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汤大霞,你今年多大?”

    “我?二十多吧?要么就三十几。”

    “那你旁边的女儿多大?”

    “十几岁吧?”

    “你二十岁能生出十几岁的女儿?”

    “我不晓得啦!”

    ……

    肥西县聚星村村民汤大霞,一直是远近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傻妈”。疯疯傻傻了12年,汤大霞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仿佛时间就定格在自己精神崩溃的那一刻。昨日,记者随同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医生,前去探访一周前刚刚出院的汤大霞。逐渐清醒的“傻妈”认出了如同一夜间长大的儿女。

  年幼儿女将母亲“囚禁”7年

    在汤大霞家里的三间平房中,最大的一间朝南的屋子,过去七年来一直是她的“牢笼”。而这间牢笼的看守不是别人,正是汤大霞一双年幼的儿女。7年前,汤大霞的大女儿谢祝君13岁,而小儿子谢飞翔则只有9岁。

    “不锁她,她就会光着身子在村子里到处跑”,大女儿谢祝君告诉记者,在今年5月,母亲汤大霞成为合肥市四院第7例“解锁病人”前,她经常一丝不挂地坐在家门口的土地上,闷声不吭。街坊邻居稍有问起,母亲不是破口大骂,就是要追着别人一阵喊打。无奈之下,谢祝君和弟弟只得腾出家里朝南的大房,将母亲反锁在家中。说是“锁”,其实家中穷得连买把锁的钱都没有,只是几根铁丝缠绕在门鼻子上。

    自从母亲的病情开始恶化,出门打工的父亲就没了踪影。七八年来,姐弟俩只听乡邻说父亲谢守好去了唐山矿上找活,却再没见到父亲寄回家的生活费。住在同村的村民梁修凤是汤大霞家的老邻居。梁修凤告诉记者,汤大霞刚疯的那几年,孩子的奶奶还健在。为了养活两个孙子,老人家每天都会拄着拐棍出门讨饭。结果在2003年的夏天,老人家在讨饭回家的路上突发脑淤血,再没能回家哺育一双饥肠辘辘的小孙子。“被人抬回家时,老奶奶的兜里,碗里还装着要来的卤菜,夏天天热,上面都飞满了苍蝇”,梁修凤说,在奶奶去世的8年时间里,谢家姐弟俩就是靠着亲戚邻里的“百家饭”、“百家衣”生存了下来。

  “傻妈”逐渐清醒认出儿女

    都说岁月是把无情的刀。疯了12年的汤大霞,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做过什么。她不晓得自己竟然会光着身子四处乱跑,也不知道自己被子女锁在房子里,会像牲口一样就地大小便,浑身的泥灰厚得能结痂。

    通过两个多月的治疗,刚刚康复出院的汤大霞偶尔露出怯生生的眼神,更像是个懵懂不知的小女孩,依偎在女儿谢祝君的身边。“吃这个药,不知为啥口水多”,神志渐渐清醒的汤大霞不住地往地上吐着唾沫,一面主动要求医生调整自己的药量。

    12年所有的不平和辛酸,都刻在女儿谢祝君的脸上。让这个20岁的花季少女,养成了无论与任何人说话都紧抿着双唇的习惯。“我不愿意随便将苦水四处诉说”,谢祝君告诉记者,在母亲被医生“解锁”前,她从未奢望妈妈还能认出自己,更不相信精神病竟然能治好。回到家几天来,母亲胡言乱语、无目的的出走等行为没有了,一般的个人卫生也知道料理了,甚至能同她一起清洗换下的衣服。

    “汤大霞的病拖得太久了,其实在发病的早期就应该来诊治”,合肥市四院防治科主任费龙才告诉记者,医生在对汤大霞进行药物治疗的同时,还积极开展生活训练。过去生活没有规律,医护人员给她安排作息时间,督促她定时起床、定时吃饭、定时睡觉。

  精神病早期症状需高度警视

    女儿谢祝君告诉记者,印象中,在母亲精神没有失常前,父母之间就屡有发生争吵。“那时候爸爸经常外出打工,妈妈独自在家带我们,胡思乱想的比较多,结果两个人就吵嘴打架。后来由于关系不和,父亲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于是,母亲的病也就越来越重,直到完全不可收拾。”

    由于公众对精神病知识的缺乏,精神病人被家人“禁闭”的事情也屡屡发生。费龙才主任告诉记者,为精神病人一例例的“解锁”,永远只能点对点地解决个案,是一种被逼无奈下的“烂尾楼工程”,却很难真正在全社会拉起一张防控精神病人冲动伤人的“防御网”。在治疗精神病方面,费龙才建议,如果有家人出现以下情况就需要值得高度警视,并及早送其到专门的精神病治疗机构就诊:1.经常胡言乱语,或者说一些别人听不懂、或者不符合实际的话(比如说自己能够和神仙或者看不见的人说话、自己本事特别大等等)。2.经常无故吵闹、砸东西、打人,不是因为喝醉了酒。3.经常自言自语自笑,或者表情呆滞,或者古怪。4.在公共场合行为举止古怪,衣衫不整,甚至赤身露体。5.疑心特别大,怀疑周围的人都在议论他或者害他(比如给他下毒,等等)。6.过分话多(说个不停)、活动多,到处乱跑,乱管闲事等。7.对人过分冷淡,寡言少语、动作慢、什么事情都不做,甚至整天躺在床上。8.自杀,或者自残。9.无故不上学、不上班、不出家门、不和任何人接触。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精神病女子因裸奔被儿女锁7年 幸获医疗救治 1 肥西县聚星村村民汤大霞,一直是远近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傻妈”。疯疯傻傻了12年,汤大霞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仿佛时间就定格在自己精神崩溃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