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4年来,下岗女工段桂花拒领政府提供的低保,独自抚养儿子王云飞长大。3个月前,24岁的王云飞不幸从车上坠下成植物人。昨日(7日),在已经花完借来的20万元后,段桂花欲卖肾救子。长航总医院介绍,如果要挽救王云飞年轻的生命,还需10万元救命费用。

   拒领低保,靠双手抚养儿子

   昨日上午,在长航总医院住院部八楼的一间普通病房内,一名身材消瘦的漂亮小伙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一旁,身高仅有一米五的段桂花正悉心照料他。

   段桂花是武汉市汉阳区琴断口街七里二村人。24年前,她刚刚生下儿子王云飞后,丈夫便因犯罪进了监狱。同时,原本在汉阳废品公司上班的段桂花,公司因效益不好而倒闭,成为一名下岗女工。

   “刚开始,是到饭店刷盘子,一天下来,腰都是肿的。”为抚养儿子长大,段桂花开始四处打工,期间相当长一段时间在从事洗车工的工作。阴冷的冬天里,倔强的段桂花忍着冰冷的刺痛,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扛起母子二人的生计。

   14年来,母子二人租住在只有30平米,一室一厅的房子里。段桂花一直都睡客厅。“她性格又好强,又倔强。”段桂花的妹妹介绍,14年前建立低保制度后,许多条件比她好的人都申请了低保,可她却从未申请过。

   “我自己可以做事情,就不应该向政府伸手。”段桂花说,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觉得自己还年轻,有力气,要靠自己把儿子养大。

   “自己一个人拉扯伢,还不领低保,确实太不容易了。”对于段桂花拒领低保一事,邻居们说,虽然很难以理解,但是都很佩服她。

   省钱救子,申请廉租房获批

   今年4月,年满55岁的段桂花终于可以休息了,每个月有1300元的退休工资。儿子王云飞从大桥局桥梁学校毕业后,已经开始实习,多年艰辛换来的幸福正一步步走来。

   5月3日,王云飞乘车外出办事时,因车门没有关好而坠车,头部受到重创,被紧急送往解放军161医院抢救。

   为筹钱抢救儿子,倔强的段桂花十几年来首次开口向自己的哥哥妹妹借钱。

   “我借不到钱,儿子的命就保不住了。”段桂花说,她鼓起勇气开口借钱后,生活也并不富裕的四个哥哥妹妹总共给她筹了20万元。其中,一个并不富有的妹妹,不惜将房子抵押借了10万元给她。

   筹到钱后,专家为王云飞做了双侧同步开颅手术,并进行了高压氧治疗。保住性命的王云飞却一直昏迷不醒。

   “现在一天的医药费就得1500元钱。”为了节省费用给儿子治疗,段桂花每天的伙食费只有三块钱,基本上就吃些馒头。

   “为省下每月500元的房租给儿子看病,我申请了廉租房。”14年来拒领低保的段桂花,刚刚向街道申请了廉租房,并得到了“肯定可以申请到”的承诺,最快年底就可以住进去。考虑到段桂花儿子重病,街道还专门要为其调配一间一楼的廉租房,避免上下爬楼梯。

   不离不弃,想尽办法救儿子

   7月14日,王云飞转入长航总医院,由该院脑科专家进行治疗。出事至今3个月来,段桂花日夜陪伴在儿子身边,从亲戚那里筹来的20万元都已经用完。

   王云飞的主治医生王焕明介绍,患者脑积水严重,还伴有癫痫症状,肺部也有感染,营养状况也不容乐观。目前,他要进行抗感染治疗,并服用抗癫痫药物,加强营养。后期,还要将他脑部积水引出,并进行高压氧治疗。

   王焕明说,3个月内是脑外伤患者的黄金治疗期,错过这个时间后,患者苏醒的概率很低。虽然王云飞已过了黄金治疗期,但是经过进一步治疗,醒过来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但这还需10万元以上的治疗费用。

   “如果实在筹不到钱,我就是卖掉自己的肾,也要救他。”段桂花说,自己也不知道儿子经过治疗后,到底会不会醒来,可是现在如果不治疗,孩子恐怕连命都保不住,所以无论如何都要继续治疗。

   如果市民愿意捐献资金帮助段桂花,可以拨打电话15071358143。 (长江商报 记者 韩立山 实习生 肖乐 卢晓郧 通讯员 陈乐)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下岗女工欲卖肾救子 14年拒领低保独自抚养儿子 1 14年来,下岗女工段桂花拒领政府提供的低保,独自抚养儿子王云飞长大。3个月前,24岁的王云飞不幸从车上坠下成植物人。昨日(7日),在已经花完借来的20万元后,段桂花欲卖肾救子。长航总医院介绍,如果要挽救王云飞年轻的生命,还需10万元救命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