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尚需财政部等机构首肯。

   近期处在舆论漩涡中心的“红会”信息公开举措错漏百出,引发一片质疑。“这个网站太仓促了!”一年来一直为“红会”做财务分析的刘姝威如此评价。她认为,该信息系统应完善为捐赠平台。红十字会更应以此为契机,加快建立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但该制度能否引入,

   7月31日,中国红十字总会此前承诺的捐赠信息发布平台(fabu.redcross.org.cn)如期上线试运行。

   这是一个颇有中国特色的红十字总会信息公布方式。

   “全世界仅此一家,没有国际先例。”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应红十字总会邀请,从去年8月份至今一直在为红十字总会做财务状况分析。

   刘姝威在2001年以率先揭露上市公司蓝田股份的财务危机,引发轰动全国的“蓝田事件”而闻名。

   她在对各国红会研究之后,注意到在全世界其他185个国家红会“没有哪一个国家去做一个把每个人的捐赠信息都公布的平台”,但是,通常这些机构会按照非营利组织的会计制度,公布详尽的财务报表,并由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

   目前红十字总会内部也已经开始启动这一改革,将红会从采用事业单位会计制度改为依照非营利组织会计准则进行财务处理。

   这一改革意味着,原先无法在红会会计报表中详细记录的公众捐款,将进入红会年度报表中,接受审计考验。

   没有先例的信息公布系统

   这个网站给刘姝威的第一印象是“出乎意料”。

   “这个信息发布平台是我们原来没有预计的,因为其他的185个国家红会都没有这样一个把每个人的捐赠信息都公布的平台。这是一个没有国际先例的信息公布网络系统。”刘姝威表示。

   刘姝威提出自己的疑问:“公开刘德华什么时间捐多少钱,这样公布有没有经过刘德华的同意?也许他捐赠后并不想让别人知道。”

   这个全球独此一家的信息公布平台,在运行首日就引发了大量的质疑。

   有网友输入诸多名人姓名查询捐款明细,发现查询结果颇为诡异:葛优只捐了1元,成龙一日捐6次每次1角钱,周润发捐款1分钱。而李连杰三次捐款不足1000元。

   对此,红十字总会官方微博表示,信息平台尚处在“试用期”,难免出现各种各样问题。

   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则根据红会公布的玉树地震捐赠收支及使用信息,进行了收集分类整理,发现每户民房平均建筑成本为16.68万元;此外,卫生院平均预算建筑成本为5324元/平方米,最高为13524元/平方米,最低为2536元/平方米;学校平均预算建筑成本为3792元/平方米,最高为5726元/平方米,最低为1407/平方米。

   “卫生院、学校预算建筑成本比常理的成本要相差很远。而且,为什么同类型的住宅成本相差这么大呢,比如不同的卫生院,预算建筑成本有一万三的,也有两千多的。”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一名会计师提出疑问。

   该事务所人士告诉记者,学校和卫生院的建设周期太短,有一家玉树的学校仅用5个月左右时间建成,建筑质量恐难以保证。而之前天职国际曾在玉树下游的老树山捐建过一所希望小学。建了大概有一整年。另外有接近一半建筑物没披露承建商、开始时间及预计完工时间信息,也无相关照片。

   “这个网站建得太仓促了!”刘姝威对此评价说,从6月20日郭美美事件开始发酵至今才40多天,在这40多天里面就火速上马的这个网站“非常粗糙”。

   按刘姝威的说法,红会内部其实早就在做信息披露方面的改革。

   刘姝威是2010年8月份受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王伟和红十字会政策法规处处长丁硕邀请,为红十字总会做财务分析。

   她回忆说,王伟和丁硕原来是北京奥组委工作人员,他们原来没有从事过红十字会的工作,王伟是2009年底上任,丁硕是去年4月到岗,现任红总会秘书长王汝鹏也是2010年4月才到红十字会。“他们上任之后,想对红十字会目前财务状况摸底,就找到了我。”

   她认为,在王伟他们到任之前,红会的公共捐款信息披露是“非常非常不够的”。

   为了改变这一局面,从去年8月至今,刘姝威一直努力推进红会改革的方向是将红会从目前的事业单位会计制度改为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并要求红会按照国际惯例,对每年发表的年度财务报告由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

   在这个过程中,刘姝威和为红十字会做2010年审计的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聊过,还给红会的财务部门上课,教他们如何使用非营利会计准则进行制表。

   正在做这些准备工作的时候,郭美美事件爆发。

   “其实即使没有郭美美事件,红会也会做定期的信息披露,因为我们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了。”刘姝威说,同时也承认,这个事件爆发实际加速了信息披露的过程。

   混乱的捐赠公开:红十字会会计变革仍在途中

   个人捐10万元以下不可查询?

   在捐赠信息发布平台上线前两天的7月29日,基金会中心网总裁程刚被邀请参加红十字总会为此事举办的专家意见会。他也证实,当时在会上,红十字会领导表示,这个平台的诞生其实并不突然,从2011年1月份就着手筹备了。

   在7月29日的那场专家意见会上,程刚作为此平台的第一批试用者,用这系统查询之后他当场提出建议说,要扩大信息公布的范围。

   目前信息查询平台,主要公布的内容主要是青海玉树地震的捐赠信息和援助项目信息,而且只有个人捐款10万元以上和企业捐款50万元以上的捐赠者才能查到自己捐出去的钱具体使用情况。

   “这远远不够。”程刚指出,个人在地震期间捐款绝大多数不超过10万元,目前系统如此设置意味着,九成以上的个人捐赠者仍然无法知道自己的钱捐了之后去了哪里。

   程刚认为,红会应该将历年收到的每一笔捐赠不论数额大小都予以公布,并希望红会向公众承诺,到什么时间点上能把全部捐款信息加以公布,“要有一个具体时间表。比如,红十字会允诺再过半个月或一个月,就能对不足10万的捐款也进行披露”。

   王汝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信息管理系统功能的提升和发布平台的进一步修改完善,将逐步实现“让每一笔捐款都能查询并知道使用流向”。

   目前上线的系统只能查询红总会的捐赠使用情况,地方红会则无法查询。对此程刚建议,应建立全国红十字会系统的信息披露系统,而不是想现在只有一个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做出信息披露系统。

   “既然开始搭建这个平台,就应该搭建一个全国性平台,将地方红会也纳入其中。因为无论有多少红十字分会,但红十字会招牌只有一个,大家不会管你是中国红十字还是上海还是云南红十字,我对任何红十字产生质疑,都是会说红十字有问题。”程刚强调,在目前红会系统“一荣不能俱容,一损绝对俱损”的情况下,红会应把全国性的信息披露平台及早提上日程。

   不过,红总会建立全国性捐赠信息查询系统的计划也面临现实的尴尬。“红总会和各地红会分会之间并没有行政隶属关系,红总会发出的要求,对于地方红会并无实际约束力。”程刚说。

   此外,程刚指出,目前体系设计的查询信息重点在于捐款,而公众关注的目光其实更应该落到花钱和项目上。

   “收钱肯定会有记录,跑不掉的;重点是花在哪些地方了,效果怎么样?”在程刚看来, “红会应该把自己做了哪些项目尽可能地说清楚。”

   “现在是红会自己建的系统,能不能交由一个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来做一个披露系统呢?”程刚指出,这样比“自己说自己”将更有客观可信性。

   红会为何不采用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

   对于目前出台的信息系统,刘姝威认为,“如果我们能够按照定期发布年度报告,这才是符合国际红十字会系统的规则,并且有先例可循的。”

   红十字总会一直采用的是事业单位会计准则和制度制定财务报告。

   每年国家审计署都会对红十字会整个财务收支情况进行审计,也一直是依照《事业单位会计制度》规定,依照行政事业单位的会计报表对其进行审计。

   之所以对红会按事业单位而按非营利组织的会计准则进行审计,原因跟红会本身的“参公”身份以及我国政府每年给红十字会行政拨款有关。

   据刘姝威介绍,红十字会资金来源主要有两大块,一是行政拨款,二是社会捐款,社会捐款部分在红会资金所占比例波动很大。如某年出现重大灾难性事件,往往当年社会捐助占红十字收入比例就会出现大幅提升。

   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社会对红十字会的捐款爆发性增长,红十字会的资金已经从原先以行政拨款为主转为以社会捐款为主。

   对此,清华大学NGO研究所所长王名曾有描述:“如果从其资金比例上来看,原先红会资金中十分之一来自捐款,现在一下子增长到十分之九。”

   刘姝威指出,按照目前红会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公共捐款这一情况,“早就应该按照非营利组织会计准则审计了,那么多公众捐款必须公之于众”。

   “这两种会计方式区别很大。”刘姝威介绍说,我国事业单位会计制度规范的是依靠国有资产举办的国有事业单位会计核算问题,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满足国家宏观财政预算管理的需要。

   而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则考虑到了主要依靠民间资金来源、鲜有国家财政资金投入的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业务的特殊性,注重对捐赠业务的会计处理。

   “比如公众捐款这一部分,在行政事业单位的会计报表中是反映不过来的,事业单位会计就用收支两条线,比较简单。”刘姝威说,此前每年国家审计局对红十字财务收支做的审计,也只关注财政拨款这一方面的收支情况。

   刘姝威强调,目前公众捐款的部分必须用非营利机构的会计准则来进行处理,对于红十字会年度报告的审计也应该按照这一会计准则,“红会财务制度务必全面变革”。

   目前红会使用的财务软件是用友出品的供行政事业单位使用的软件,刘姝威已经和红十字总会财务部负责人讨论过如何采用非营利机构会计准则,如何将目前的财务软件更换为供非营利机构使用的会计软件。

   虽然目前红会内部已经为采用非营利机构的会计制度着手准备,但这一变革能否落地,刘姝威并无绝对把握,“因为还要经过财政部税务总局审计署的同意,而中国政府对红十字会的行政拨款比例占红会收入还是不低的。”

   采用非营利机构会计准则的红十字会年度财务报告是否有望在今年公布?刘姝威对此的回答是:“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混乱的捐赠公开:红十字会会计变革仍在途中 1 近期处在舆论漩涡中心的“红会”信息公开举措错漏百出,引发一片质疑。“这个网站太仓促了!”一年来一直为“红会”做财务分析的刘姝威如此评价。她认为,该信息系统应完善为捐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