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专业打假人高敬德日前向中新网记者举报称,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江干区分局(以下简称江干药监局)居然出面调解让他和有售假嫌疑药店的老板私了,而且药监局还在那份有“雷人”条款的协议书上盖了公章,因此,他怀疑江干药监局和那药店老板有某种非同一般的关系。

  药监局内部材料显示药店确实售假

    高敬德是一个专业打假人,但他专门打假药。在浙江、上海、江苏一带的药监系统,高敬德是无人不晓的名人。这个原本在一家医药公司当老总的上海人,数年来不断周旋在这几个省市的药监部门、医药公司、医院、药店和媒体中间。

    高敬德对中新网记者称,他怀疑江干药监局与杭州市江干区那家有售假嫌疑的药店有某种关系,理由之一就是:他2009年11月向江干药监局举报那家药店售假,江干药监局却直到2011年6月才正式来处理此事。

    高敬德称,2009年11月,他接到自己线人举报,杭州市江干区一家名为“神龙保健品商店”的药店在销售假药。他马上从上海赶到杭州,去了那家商店后自己花了120元买了阿拉伯伟哥壮阳生精胶囊、嬉春丸、苍蝇水、阳痿早泄克星、多宝牌强力胶囊等一些药。药买好后,他怀疑这些要是假药,于是他立即向江干药监局举报。江干药监局当时受理了,但后来一直没对这家药店进行过处理。

    高敬德又称, 2009年12月,他又一次暗查神龙保健品商店,发现里面的那些假药仍在销售。他这次暗查还带着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到商店现场对那些药拍了录像。江干药监局稽查人员对这家药店进行了检查,当时稽查人员还评估这些药价值2万余元。但药监局没对那家药店进行处理。此事就一直拖到2011年6月。

    高敬德还将一份他从江干药监局打印出来的材料给中新网记者看,材料上显示出江干药监局内部决策层计划对神龙保健品商店几次检查后的处理情况,其中“处理结果”一栏中称:“认定假药”或“拟认定假药”。

    针对此事,江干药监局局长莫清兰7月12日向中新网记者介绍了相关情况。 她说,高敬德2009年11月向江干药监局举报神龙保健品商店有售假嫌疑后,药监局稽查人员马上赶到现场进行了检查,并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记录。所以,药监局并非一直不处理高敬德的投诉。至于高敬德手上那份药监局的材料是真实的,而且确实是从药监局拿出去的。莫清兰同时还解释了两点:一,药店所售商品有可能假冒外省厂家正宗药品的,需发函给外省厂家要求对方对该商品进行核实或鉴定,2010年9月份,江干分局向杭州市局上报了四个商品并通过市局向外省厂家发函,但厂家后来大多没有回应,造成药监局无法处理高敬德的投诉;二,那份药监局拿出去的材料中所称“认定假药”或“拟认定假药”其实都还只是药监局内部的一个工作计划而并非最后的处理认定,而且这份材料还是被高敬德以某种理由从药监局工作人员手中“骗”出去的。

  打假人称药监局出面调解私了

    “从2009年11月以来,我多次向杭州江干区药监局投诉举报,同时,还向杭州市药监局纪委反映,他们一直拖着不处理,直到今年5月15日药监局药械科何某打电话叫我过来私了。”高敬德向中新网记者说 。

    高敬德称,今年6月22日,江干药监局药械科何科长电话约他去杭州。6月23日上午9点多,他到了药监局。何科长、还有一个钱科长把他带到会议室谈了一个多小时,边谈边等莫局长。中午11点10分,莫局长来了把他叫到她办公室。在莫局长办公室里,高敬德看到钱科长起草了一份协议给莫局长看,然后把协议打印好。当时,那药店老板在莫局长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后来,药店老板看了协议后,提出要增加协议内容,就是要求高敬德放弃任何形式(包括投诉举报、诉讼、行政复议、向媒体曝光等)的追究药店责任的权利。 正是药店老板所要求添加的这条条款,后来被高敬德多次向中新网记者强调“非常雷人” 。

    高敬德称,协议全部搞好以后,由药店老板先签名,高敬德后签名 。

    不过,江干药监局莫清兰局长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否认那份协议书是他们药监局出面写的。

  药监局承认盖公章 “有错”

    高敬德对中新网记者说,当时他签了名后,又向江干药监局提出:药监局必须也在这份协议书上盖公章,否则他将拒绝执行协议上自己的承诺。江干药监局的领导同意了。于是,在这份有着“第三条:打假人高敬德必须放弃任何形式(包括投诉举报、诉讼、行政复议、向媒体曝光等)追究药店责任的权利”内容的协议书上,就有了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江干区分局的公章大印。

    高敬德还向中新网记者解释了他后来选择“反水”的原因:他虽然在协议书上签了名,但后来他发现那家售假药店居然没有被药监局处理,他因此气愤不过。

    对在协议书上盖公章一事,莫局长承认药监局是盖了公章。她还坦诚的向记者表示:“我们有错。我们没有相关经验。但我们也是被高敬德下套的。”

    莫清兰局长说,当时药监局没有考虑那么严密,经验不足,当时盖章的目的只想见证他们双方签订的协议。药监局做法上有错误,教育是深刻的。对于卖假药事件药监局正加大查处力度。但 如果认为江干药监局与售假药者有什么关系,可以让纪检部门介入调查。

  律师:药监局违法

    浙江杭一律师事务所吴锡梅律师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认为,药品安全涉及人民生命与健康,药监局是药品监管部门,现在居然充当第三方在卖假药者和买假药人的协议上盖章,是拿老百姓的生命和健康安全当儿戏,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药监局知法犯法,这叫什么“监管”?(记者 鲁子牛 陈国亮)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私了协议上有药监局公章 专业打假人质疑背后关系 1 专业打假人高敬德日前向中新网记者举报称,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江干区分局(以下简称江干药监局)居然出面调解让他和有售假嫌疑药店的老板私了,而且药监局还在那份有“雷人”条款的协议书上盖了公章,因此,他怀疑江干药监局和那药店老板有某种非同一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