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医药电子商务是趋势,市场广阔

   “一般实体药店的毛利润约为30%—40%,而网上药店的毛利润可低至10%—15%。”国内第一家合法网上药店“药房网”的市场总监丁坡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医药电子商务通过减少流通环节和交易环节,降低了流通成本和费用,从而能够给消费者提供价格更低廉的药品。”南京大学电子商务系教授郑称德说。

   据相关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药品零售市场规模约1500亿元,其中网络销售仅7000万元左右,只占零售市场销售0.046%。而在欧美发达国家,这一比例通常在20%以上。“医药电子商务还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网上卖药是医药流通的一个大趋势。”南京药业集团相关负责人说。

   电商能否突破政策限制,网上卖药?

   根据相关规定,要在网上销售药品,必须同时具备《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而药监局对取得“两证”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如申请前要获得连锁药店资格,要有完善的物流系统、符合GSP标准的质量系统,还要有相关资质的医师和药师,并通过考核批准等。记者从国家药监局网站上获知,尽管目前已经批准具有《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的药企有3000多家,但具备《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的企业仅有70家,而能向个人消费者提供药品的不到30家。

   6月底淘宝商城推出的医药馆刚开张不久就遭到了质疑。“我们只是发布药品信息,交易仍由有资质的网上药店来完成。”尽管淘宝商城医药馆抛出了如上解释,但近日仍被浙江省药监部门叫停了网上卖药业务。政策的限制成了网上卖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同样有意进军网上卖药的京东商城和当当网,开始尝试与具备卖药资质的药企合作,通过入股、运营它们旗下的网上药店,来绕开政策的限制。

   药品如何安全配送?

   除了药监部门的网上药品交易牌照外,物流配送也是网上卖药不得不考虑的难题。

   记者了解到,由于不少药品对储藏环境的温湿度有特别的要求,药品的物流不同于普通产品的配送,但目前多数网上药店仍然以普通快递方式来寄送药品。上海复美大药房网上药店表示,对需冷藏的药品,该网站建议购买一定数量以上,可以加送一个保温袋一起寄送,否则就没法邮寄。“要低温储存的药品没法在网上销售。”北京金象大药房的客服人员告诉记者。

   目前国内尚未建立起专业化的第三方医药物流,这就使得各家网上药店只能各自寻找快递合作伙伴,但这样的物流显然无法保障药品的质量安全。

   有的网上药店则尝试利用已有的实体店网络建立自己的物流配送体系。网店在接到消费者的网上订单后,可以从后台将药品调配到附近的实体店,然后再用专门的储存工具将药品送货上门。

   “这就要求有一个覆盖全国的实体店网络,还要有专门的医药配送队伍。”南京国药医药有限公司品类经理葛伟杰说,不少药企就是顾忌巨大的人力、财力花费,才放弃了电子商务的尝试。

   无法刷医保卡让不少消费者流失

   “结算时能刷医保卡吗?”这是不少消费者在网上买药时咨询的问题。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的网上药店都不能刷医保卡。“我们是网上药店,无法使用医保卡,只有实体店才能刷。”多家网上药店的客服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目前国内的医保卡还不能全国通用,更没有建立起一个可以在线支付的系统,所以在网上药店结算时无法刷医保卡。”丁坡告诉记者,要想医保卡像银行卡一样在线使用,技术不是问题,难题在于医保卡的政策。在欧美国家,医疗费用都是由保险公司根据各人购买的医疗保险负责报销,并不存在线上刷医保卡这个问题。

   “如果选择货到付款时就可以使用医保卡。”丁坡说,药房网的送货员配备了医保卡刷卡终端机,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使用医保卡支付。据了解,其他绝大多数网上药店即便支持货到付款的支付方式,但也都不支持刷医保卡。

   上月刚开通的淘宝商城医药馆,由于尚未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机构资格证书,近日被紧急叫停,然而这并未让京东商城、当当网等其他电商巨头停下涉足网上药店的步伐。同样没有线上销售药品资质的京东商城,近日宣布与九州通合作,注资九州通旗下的好药师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共同开展医药类B2C业务。当当网CEO李国庆则表示,虽然还没有从药监局拿到相关经营资质,不过“还在积极申请中”。

   电商网上“卖药”热情不减,但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尽管网上药店前景广阔,但目前政策、物流、医保卡线上支付等种种瓶颈限制了其快速发展。(张扬)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网上卖药热情不断 安全配送等三大瓶颈待突破 1 “一般实体药店的毛利润约为30%—40%,而网上药店的毛利润可低至10%—15%。”国内第一家合法网上药店“药房网”的市场总监丁坡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医药电子商务通过减少流通环节和交易环节,降低了流通成本和费用,从而能够给消费者提供价格更低廉的药品。”南京大学电子商务系教授郑称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