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今年蚊子特别多”、“蚊子好像变厉害了”……一到夏天,耳边经常能听到这样的话。而拟除虫菊酯是一类仿生合成杀虫剂,是我们对付“吸血鬼”的主要手段。7月5日发表在美国《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蚊子赢得化学战争》提醒人们,如果继续使用单一“武器”,蚊子的抗性将使它们与人类的“斗法”中取得胜利。

  除蚊菊酯难觅替代品

    上世纪70年代研制出的拟除虫菊酯一直在人类与蚊子战争中扮演“中流砥柱”的角色。“拟除虫菊酯的作用是破坏蚊子的神经系统,使之由兴奋、痉挛到麻痹而死亡。”华东理工大学药学院药物化工研究所所长李忠教授说。然而单凭这一点并不能让它在除蚊战斗中一枝独秀,人们真正倚赖的,是菊酯类物质较强的挥发性。

    据李忠介绍,在空气中喷洒的药物需要满足挥发性好和对人类危害性低两个特点。拟除虫菊酯类农药是世卫组织批准的唯一能在蚊帐使用的杀虫剂。虽然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类农药也可用于室内喷洒,但它们的价格比菊酯要贵得多,而且效果不尽如人意。

    安全、廉价、有效和持久是拟除虫菊酯长盛不衰的秘诀。上述自然杂志文章作者迪克兰·巴特勒总结说,我们意识到要换一种药物,但实际操作上不得不继续使用甚至加大用量。除非有人愿意付出花更多的成本而取得更小成果的代价。

  换一个靶点

    这一现状已经引起科学家的关注,全球疟疾规划署署长罗伯特·纽曼说:“我们把太多的蛋放在拟除虫菊酯的篮子里”。

    虽然新的药剂不断被研制出来,但药物和抗性一直都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关系,昆虫学流行病学家裘·莱说:“蚊子的抗性也许比新药发展得更快。”

    因此有一些科学家改变了思路,比如从研究蚊子本身入手。

    科学家研究发现,我们的每一次呼吸都向蚊子传递着食物的信息。如果空气中没有二氧化碳波动,蚊子就如同瞎子般失去了方向,这一特性被掌握后,人们就可以想出相应的对付蚊子的办法。

    另外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刊登的介绍“转基因蚊子”的文章也传递了一种“治本”的方法。将转基因蚊子饲以含有疟原虫的血液,经过几代后,这种对疟疾的抗感染能力可以扩散到蚊子中去,从而有可能大大减少蚊子携带的疟疾病毒。

    同一期《美国科学院院刊》上还发表了英国研究者的论文。由安德里亚·克里斯蒂阿尼领导的伦敦帝国大学的科研小组培育了一种转基因蚊子,其中的雄性具有荧光睾丸,这令它不能生育后代。

  除蚊需要综合手段

    全新的拟除虫药剂终究会被研究出来,利物浦热带医学学院教授珍妮特·海明威预测这大概需要5-7年时间,在此之前,可以发展混合型的驱蚊剂。

    “在使用菊酯类杀虫剂的地区,也应该使用不同类的杀虫剂,这能使蚊子对一种药物有抗性的时候能被另一种药物杀死。”裘·莱说。

    这样做更为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比起拥有一种抗性,昆虫对多种药物产生抗性要缓慢得多。

    如果不局限于药剂的挥发性,能选择的范围更多。李忠表示目前他们在研究一种能有效杀灭孑孓的药剂。李忠教授去瑞士考察时对一家蚊帐场印象深刻,他说这种蚊帐的丝在织造的时候就加入了避蚊的分子,后期还经过脱水处理,使避蚊效果不会因为水洗而变弱。

    在李忠看来,未来人们对付蚊子的手段必然多样化,包括声、光、电等技术手段的综合使用,这将有助于人类避开蚊子抗药性这个棘手的问题。(记者 沈湫莎)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灭蚊不能靠单一“武器” 专家称蚊子已有抗性 1 “今年蚊子特别多”、“蚊子好像变厉害了”……一到夏天,耳边经常能听到这样的话。而拟除虫菊酯是一类仿生合成杀虫剂,是我们对付“吸血鬼”的主要手段。7月5日发表在美国《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蚊子赢得化学战争》提醒人们,如果继续使用单一“武器”,蚊子的抗性将使它们与人类的“斗法”中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