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穷人看得起病、大医院看得上病、社区看得了病”是本市医改的三大惠民目标,要想真正实现这个目标,须先去除公立医院体制机制的痼疾。昨天,记者从北京市卫生系统医改形势分析会上获悉,随着今日北京市医院管理局的正式挂牌,本市医疗机构“管办分开”工作将正式启动。分管医疗工作的副市长丁向阳表示,为缓解患者看病贵的难题,同时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本市将探索“医药分开”,有望实现医务人员收入与处方量“脱钩”。新成立的医管局将专职统管22家市属三级医院,负责市属公立医院国有资产管理和监督、医院主要负责人的聘任,指导所属医院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改革等。

  改革方向1

  管办分开 推进院长职业化专业化

    按照国家医改方案要求,本市公立医院将实行法人治理结构,实行院长负责制,强化院长具体经营和管理职责,增强公立医院生机。为此,本市将制定公立医院院长聘用制,创新院长选拔、任用方面的管理制度,推进院长的职业化、专业化管理。丁向阳说,这也对院长的决策定位和管理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丁向阳表示,本市将建立以公益性为核心的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管理制度,探索建立医院院长激励机制,完善医院内部决策机制,完善院长负责制,按照法人治理结构的规定履行管理职责,重大决策、重要干部任免、重大项目投资、大额资金使用等事项须经医院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并纳入管理程序进行报批和执行,不能院长一人说了算。

    对于许多医院院长关心的“何为法人治理机构”、“医务人员待遇是否会提高”等问题,丁向阳表示,目前,具体的方案还在研究之中,待成形后即会揭晓。随着改革工作的启动,年内将仅在5家公立三级医院内开展试点工作。

  专家解读

  院长与政府权力亟待“归位”

    医改专业人士表示,目前,多数医改试点城市中,政府部门作为公立医院资产所有者的职责是未尽到位的,他们放权给院长,但两者的立场和目标不同,作出的决策也注定不同。

    “一个县医院要求扩建,政府给它投入2000万,但它却盖了个8000万的大楼,负债6000多万,可见政府责任不到位的时候,医院可以利用政府行政上的超强控制转嫁自己的风险。”该人士称,政府在医院的重大决策、资产监管方面是应该参与决策的,但目前是处于放任状态,院长权力缺乏制约,这一轮公立医院的改革也试图重新调整权力的分配,把该给医院院长的权力还给他,方向性、重大决策则由政府介入,“抓大放小”,随着理事会、法人治理结构、医管局等监管环节的完善,让扭曲的权力体系“归位”。

  改革方向2

  医药分开 医生凭技术工作量“吃饭”

    对于广受诟病的“以药养医”现状,丁向阳表示,医管局成立后,本市将继续探索医药分开,让医务人员的收入与其技术、能力、水平、职称、劳动时间挂钩,而非与药品加成、大处方挂钩,从而真正减少过度医疗、抗生素滥用等情况。

    丁向阳表示,目前本市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的工资总额里边,政府财政拨款只占10%左右,90%的工资、奖金和津贴得靠医院自己挣,所以有“让病人吃药是为了让医务人员吃饭”的说法。“下一步,政府在加大对公立医院的财政补偿力度方面会有所考虑。”在昨天的会上,丁向阳向全市医疗机构负责人这样承诺。

    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本市公立医院改革文件出台在即,将根据目前各医院情况,对医院的财政补偿机制进行调整,即对医院的政策性亏损及其他类型亏损的补偿要适当提高,为医院和医务人员的“经营任务”减压。

  专家解读

  医院财政补偿应建绩效考核

    医改专业人士表示,公立医院体制改革有两件事最棘手,一是院长的权责义务不清楚;二是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和资金来源不明确。目前,多数医院的资金来源包括政府财政投入、保险购买服务、病人付费这三大部分。从试点方案来看,政府投入将占很大比例,但前两者如何有机配合、是何关系、如何推进是重点,将来对医院的行为和经济利益影响也较大。总之,病人自费的比例会越来越低。

    “现在的问题是政府对医院的投入没有绩效考核,资金并未有效发挥作用,等于是白给了医院一笔钱,就看院长是否有能力用好它。”该人士表示,为落实政府投入的执行情况,应对医院建立合理的绩效考核。

  配套改革

  医疗机构开展层级管理

    丁向阳说,去年,本市累计就诊人次达1.46亿人次,其中,5000万在三级医院,6000万在社区医院,其余3000万在二级医院,平均一天有40万人次在京看病。如此多的就诊人次如何得到适宜及时的医疗服务,缩短就诊时间是摆在卫生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

    丁向阳表示,为了充分发挥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的职能,本市将推行医疗机构层级管理体系,让包括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康复院和护理院、社区医院在内的医疗网络有效运行起来,实现预防、治疗、康复、护理为一体的层级医疗体系。双休日门诊的开展、预约挂号平台的启动、社区首诊、层级转诊医疗格局的形成,都是为了建立医疗机构层级管理体系的重大举措。

    丁向阳表示,去年,住院患者的平均花费在1.7万元左右,门诊患者的平均花费在400元左右。随着包括DRG(按病种付费制)在内的付费方式改革,群众的看病负担有望降低。

    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表示,下一步,本市将出台区域医疗资源规划、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办医、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的指导性文件,提速本市医改进程。

  释义

  医管局是医院的“教练员”

    丁向阳说,本市下半年的工作是以推动公立医院改革为主,今天医管局正式挂牌,标志着北京市医疗卫生管理“管办分开”正式启动。

    为了形象说明“管办分开”的内涵和意义,丁向阳举例说,如果将公立医院的改革视作一项竞技运动,那么,各市属公立医院是“运动员”,医管局是他们的“教练员”。运动员怎么训练、每天吃几顿饭等都由教练员来规范,并接受教练员的培训和保障服务,这意味着,医务人员给多少奖金、医院如何运行、临床和科研如何发展、医务人员的职称评定、医院管理的科学路径等都由医管局来决定。而运动员们的身体素质、训练情况等由作为“裁判员”的市卫生局来检验,实现裁判员、教练员、运动员的三分开,最终实现“管办分开”。

    丁向阳坦言,目前本市并未完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管办分开”,鉴于本市医疗机构隶属关系不同等原因,医管局尚挂在卫生局下,是卫生局的二级局,由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兼任市医管局局长,但这已经是本市公立医院改革迈出的一大步。(记者 李秋萌)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北京市医管局正式挂牌 力求让“穷人看得起病” 1 “穷人看得起病、大医院看得上病、社区看得了病”是本市医改的三大惠民目标,要想真正实现这个目标,须先去除公立医院体制机制的痼疾。昨天,记者从北京市卫生系统医改形势分析会上获悉,随着今日北京市医院管理局的正式挂牌,本市医疗机构“管办分开”工作将正式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