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全社会共同关注的民生难题,但解决了它就可以了吗?如果患者遇到的是庸医,开的是假药,还能把病看好吗?日前,针对多起患者投诉,记者历时一周暗访了哈市多家民营医院,发现这些医院主要以卖假药谋利。

  哈市南岗区中山路236号 黑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门诊

  不用见患者 直接就开药

  7月14、15日,记者先后两次来到位于哈市中山路236号的“黑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门诊”,发现这里的 “专家”对病人既不询问症状,也不检查身体,而是询问患者的年龄、家庭住址等情况,绝大多数病人还没陈述完症状,医生就早已写好了处方。

  14日上午9时许,记者没经挂号就直接来到该医院糖尿病科,记者表示自己母亲患有糖尿病,但身体不好不方便出门,看能不能替母亲看病并开点药回去吃。这时,出诊的老医生给对桌一位姓张的护士使了个眼色,这位护士问记者是怎么找到这来的,记者告诉她是一位患者介绍的,过去在这里看过病,并且吃过他家的药感觉效果不错。“张护士”又问记者,“那位患者叫什么?”边说边拿出了一个密密麻麻记录患者姓名及详情的登记本。记者说是母亲的朋友介绍的,不知道叫什么。“张护士”说,“那你还是给你妈打个电话问问吧。”无奈之下,记者佯装拨通了电话询问患者姓名,最后告诉她是一个邻居闲聊时说的,只知道姓张,但具体叫什么不知道。几经询问,记者似乎通过了“张护士”的考察,随后老大夫开始询问记者母亲的病情,但几乎没怎么听便为记者开下了近1000元一个月药量的处方药“渴康胶囊”。

  交钱拿药后,记者看到印有黑药制字(2003)Z第0007号的“渴康胶囊”,生产企业为黑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门诊,后经哈尔滨市药监局鉴定为假药。

  15日上午,记者再次以患者身份来到这家医院的胃肠科,以同样方式开出了标有黑卫药制字(2004)Z第0041号的“健胃丸”,后经鉴定也是医院自制假药。

  哈市道外区同发头道街9号 黑龙江康元神经专科医院

  记者拿走处方 大夫立马变脸

  7月17日中午,记者来到道外区同发头道街9号的黑龙江康元神经专科医院,看到偌大个医院空无一人。看到记者进入医院,几个工作人员迅速迎了上来,记者表示睡眠不好想让医生开点有助于睡眠的药,花5元钱挂号后,记者被领到“专家”办公室。

  随后,“专家”在简单地询问了记者“平日里心情怎么样”“年纪多大”等问题后告诉记者,睡眠不好主要还是要靠药物治疗,接下来给记者开了价值700多元一个月量的三种药。记者看到,处方上没有明确的药名,只是简单的类似英文字母的代码,记者询问能否少开点药试一下效果,“专家”立即变得警觉,问记者是干什么工作的,记者随口回答在广告公司工作,可医生没有罢休,放下笔继续询问是在哪家广告公司工作,都做哪类广告,记者立即反问“这和我吃多少药有关系吗?”专家却回答:“当然有关系。”怕引起怀疑,记者随便说了一家广告公司。

  交款时记者表示药太贵了,随后准备把处方放进包内,可这时大夫立即变得很紧张,伸手抢走了处方,说“不买可以,但处方不能拿走”,记者问,“为何不能给处方,我交了钱看病,按规定处方是属于我的,你们的药太贵了,我想去外面拿药。”大夫脸色大变说:“我们专家的处方是不能给患者的,这也是我们医院的规定。”

  无奈,记者交了240元钱拿到了三小包药。其中一包为“环林散”,上面印有“传统名方改造,取材精良,配伍独特,专治神经系统疾病良药,哈卫药制字(内)-(99-1359)等字样”;另一包为“安神胶囊”,除了药名与“环林散”的标识完全相同;还有一瓶标有“卫进食健字(1997)第009号”、哈尔滨市益生源医疗保健有限公司经销的“松果体素片”。

  18日记者在哈尔滨市药监局获知,黑龙江康元神经专科医院没有“医院制剂”许可证,这三种药都是自制假药。

  哈市南岗区木兰街5号 龙博门诊

  药价几千元 不知叫啥名

  17日一大早,记者来到位于哈尔滨市木兰街5号的“龙博门诊”,由于是周末,来门诊看病的人非常多,记者听到一位排队的患者说,他是从外地来的,凌晨3点就来排队挂号了。慕名而来排队看病的人这么多,那么这家门诊部是不是有什么特效药呢?记者在门诊内各科室看到,所有来看病的患者都是经过医生简单号脉和询问后被开出上千元甚至几千元的大处方药,药品皆为该门诊自制药剂。

  记者在门诊门前与一些患者闲聊,并试图看看医生给他们开的药是否有药品监管部门批准的批号。但好几位患者告诉记者,医生告诉他们只需要在号完脉后将处方送到该门诊部的药局后便可以走了,药品过几天会免费邮寄到家里。当记者询问药品名称时,患者说没有什么名称,就是一些包装好的药,包装上类似成份、生产日期、服用方法之类的标识一概没有。

  在门诊门前观察许久,记者最终等到了一位拿到药的心脏病患者,记者看到这位患者花上千元买来的药为成联的简易小塑料袋包装,包装上只印有“农本方”三个字,其余什么标识都没有。后经药监部门鉴定,该药也是没经药监部门批准的龙博门诊自制药剂。并且去年哈尔滨市药监局曾对这家门诊进行过处罚,但交了罚款后该门诊的“药”仍然照卖不误。

  专家:黑心医院对患者见一个宰一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学专家表示,目前,制售未获药品监管部门批准的“医院制剂”,在医院内部尤其是民营医院内部非常普遍。这些药品基本上锁定那些比较难愈、且无明显治愈指标的病症,如不孕不育、排结石、脂肪肝、乙肝转阴、减肥、美容等。这种医院自制药剂一般成本很低,但卖给患者时却是“天价”。这些药品很可能无益于病情也无太多副作用,所以一些民营医院为了牟取暴利,见到患者不论病情轻重都会开出动辄上千元的自制药剂,见一个宰一个绝不放过。这种存在问题的医院自制药剂,不仅敛了钱财,导致医保资金流失,有的甚至误了患者的病情。

  药监局:没有批号的药是假药

  7月18日,记者拿着患者投诉及在各家医院搜集的假药来到了哈尔滨市药监局,工作人员说,按照规定:医疗机构配制制剂,须经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审核同意,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发给《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没有许可证不得配制制剂。同时第四十八条明确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下同)、销售假药。”“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或者“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药品,视为假药。

  但“医院制剂”被一些医院视为“摇钱树”,在利益驱使下,“医院制剂”容易游离于监管外,“非法药品”“一证多药”“异地‘移植’”等现象普遍存在。记者提供的几家制假药的民营医院都曾在药监局的打击名单内,但罚款过后这些医院为了收回受罚成本会更加变本加利的制销假药。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药监部门近日打算再次针对医院制售假药进行专项打击行动,他们将进一步对患者反应的这几家民营医院进行核实调理和处理。(记者 李宴群 文/摄)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哈尔滨三家民营医院卖自制假药 无名药上千元 1 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全社会共同关注的民生难题,但解决了它就可以了吗?如果患者遇到的是庸医,开的是假药,还能把病看好吗?日前,针对多起患者投诉,记者历时一周暗访了哈市多家民营医院,发现这些医院主要以卖假药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