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职业药品打假人”高敬德称,被他举报的杭州江干区神龙保健用品商店买通杭州市药监局江干分局要求其“私了”,在“私了协议”上有该局公章。打假人认为,执法部门有“猫腻”。江干分局局长莫清兰回应称其只是做见证,当时做法欠考虑,药监局系被高敬德“下套”。(7月14日《新京报》)

  “职业药品打假人”竟敢给药监局“下套”,电线杆上绑鸡毛——好大的胆子(掸子)!而药监局竟然一头扎进别人设好的“套”里,阴沟里翻船,更是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药监局为何轻易“上套”?需要总结的教训有很多。

  低估了某些普通人的智商。现如今,民智渐开,老百姓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糊弄啦,他们懂法律、讲文明,有的甚至还开始懂得一些“公民社会”之类的大道理。特别是老百姓中的某些“刁民”,频频挑国家单位的毛病,还真把自己当“主人”了。也难怪有人感叹曰: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一些对公仆们历来不怀好意的人,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的公仆们做错一点什么呢。因此,公仆们绝不可轻视某些普通人的智商,一定要提高警惕,防火防盗防刁民,绝不能掉以轻心以致授人以柄,影响到了自身的光辉形象和社会的稳定。

  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举报人和当事人签协议,为何药监部门要盖公章?”莫清兰局长的解释是,当时是“神龙”的人来药监局,要求与举报人私了,他们只是做了一个见证。就是做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见证”,就留下了擦都擦不掉的证据,搞得自己很被动,这完全是咎由自取啊。其实,像这样做“见证”的事情,完全可以请专业的机构来出头嘛,比如说公证机构。这年头,公证员是最忙的职业之一,不仅抽奖之类的场合常有他们的身影,就连某些楼盘摇号的时候他们也要去凑热闹呢。当然,最终的结果可能不太愉快,楼盘被指作弊,买房人骂跑公证员自行进行了摇号。但不管怎样,这最起码说明只要给钱,某些公证机构啥场合都去、啥事儿都愿意干。药监局何不花几个小钱请某些公证机构来出头露面呢,不就不至于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了么。

  不具备与时俱进的科学理念。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两年前被举报的这些假药,在神龙保健品商店所处的杭州市天城路上至今仍有销售。“为何被打假的保健品,还在明目张胆地销售呢?”对记者的疑问,莫清兰表示,保健品的监管有难度,就像城乡接合部的非法诊所一样,检查人员一来,都闭门歇业,检查人员一走,又开始开张揽客。这叫什么话?岂不是承认“不是黑心商贩太狡猾,而是监管部门太无能”乎?类似的卸责借口不仅无法推卸责任,还有引火烧身之虞,现如今已经很少有单位愿意用啦。现在最流行的万能卸责理由是:俺们人手不够呀,俺们经费不足啊。看看,这理由多好,不仅把责任一推六二五,还撒了娇、表了功,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多混点经费花花哩。放着这么与时俱进的科学借口不用,药监局的领导是不是太老土啦?!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职业药品打假人”为何竟敢给药监局“下套” 1 “职业药品打假人”高敬德称,被他举报的杭州江干区神龙保健用品商店买通杭州市药监局江干分局要求其“私了”,在“私了协议”上有该局公章。打假人认为,执法部门有“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