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6月18日,北京大学2008级硕士研究生姜旸在医院去世,一周后,其父母在北大校园内散发传单,声称其子的死亡和北大校医院误诊有关。北大随后发表声明称校方无责。这一并非孤例的事件将围绕高校校医院的矛盾争议再度推到台前。

  事件回放

  嗓子痛输液学子死亡

    6月1日,北大深圳研究生院信息工程学院2008级硕士研究生姜旸刚结束论文答辩不久,因感到嗓子疼痛,前往北大校医院就诊,内科崔彦军医生诊断其为上呼吸道感染,并开了头孢类抗生素等药物。姜旸服药后感到病情没有缓解,当天下午又来到校医院就诊,耳鼻喉科袁月英医生诊断为急性会厌炎。在输液过程中,姜旸呼吸极度困难,形成窒息,意识消失,随后“999”急救中心医生赶到抢救,并将患者紧急转往北医三院。

    6月1日晚,北医三院向家属发出病危通知书,姜旸被转入ICU病房。6月3日,医院确诊姜旸脑死亡,只能靠呼吸机维持最基本的生命体征,6月18日21时58分,姜旸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家长质疑   

  校医院的能力及态度

    姜旸父母在传单中指责北大校医院,在死者就医的过程中,校医院表现出低能与渎职,在诊断、治疗、救护、责任承担4个方面都有严重问题:没有及时转院;在姜旸输液过程中没有专人看护;现场没有气切包(耳鼻喉科必备的);医生没有进行气管切开。

    针对以上4点质疑,记者没有在校方提供的《关于我校深圳研究生院姜旸同学因病去世的情况说明》的声明中找到相关回应。但校方声明中指出,两位医生都针对病情采取了相应治疗措施。当死者在静脉滴注过程中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时,医生也在有限的时间内进行了紧急处理。

    北大校方在声明中指出,一方面校医院主管院长、内科主任、医务科主任及时赶到现场,协助“999”急救中心医生进行了抢救;另一方面,学校领导高度重视,“闵维方书记、周其凤校长要求学校有关部门、深圳研究生院和北医三院密切配合,不惜一切代价挽救学生生命;张彦常务副书记副校长、鞠传进副校长、海闻副校长要求相关部门单位全力做好救治与家属接待工作;学校还专门联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宣武医院的神经科权威专家,与北医三院的专家一道对姜旸同学进行会诊。”

    在声明中,校方表示,他们为姜旸垫付了全部医疗费用,校方建议家属向医疗卫生鉴定部门提出医疗责任鉴定申请,通过司法程序维护权益。

    不过这些并没有得到死者家属的认可,他们在传单中指出:“校方和校医院从没有主动和我们家属沟通,直到今天学校领导也没有出面对我们进行安抚!我们多次提出见校领导,得到的都是冷漠和敷衍。校医院更是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责任,只是用环甲膜穿刺可以代替气管切开等借口来推脱,这根本不应该是医生说出来的话。”

  事件分析

  高校校医院问题不少

    近年来,学生因病死亡与校医院发生纠纷的案例并不鲜见:2004年11月21日,清华大学学生张春鸣因腹泻至少4次到校医院看病,校医院诊断为肠炎并不同意其转院诊疗,他自费到北医三院确诊为肠癌晚期;2009年4月29日晚,泉州华侨大学某大一女生,突然头晕,被舍友们紧急送往学校医务室。校医让其回宿舍休息,没有开任何药方及说明病因,结果延误病情导致死亡;2010年7月6日,南京师范大学一男生触电倒地后,校医抢救不及时,导致该生死亡。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孙东东指出,由于公费医疗费用等原因,目前高校医院中,医疗水平不高,开便宜药、限制转院、控制费用等问题,早已不是个别现象。

    能否提高校医院的软件和硬件实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大校医院工作人员表示难度很大,因为校医院的业务量较小,通过提高医疗服务水平获得的额外收益很低,即便引进高水平医生、大型医疗器械、改善就医条件等,其后果往往是利用率不足,回收成本困难,所以会导致校医院的一系列普遍问题,诸如人员业务水平不高、科室不全、大型医疗设备稀缺等等,这些问题也严重影响了学生患者对校医院的信任度。(余姝、小初)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北大学生校医院输液后死亡 校方发表声明称无责 1 6月18日,北京大学2008级硕士研究生姜旸在医院去世,一周后,其父母在北大校园内散发传单,声称其子的死亡和北大校医院误诊有关。北大随后发表声明称校方无责。这一并非孤例的事件将围绕高校校医院的矛盾争议再度推到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