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手术已经过去半个月的时间,还在住院的王春仙腹部仍经常作痛。

手术已经过去半个月的时间,还在住院的王春仙腹部仍经常作痛。

    在(山东)滨州市阳信县温店镇温店医院,温店镇王扛子村的王春仙做了子宫肌瘤切除手术,手术刀口缝合之后,医生发现少了一块纱布,在给病人注射麻药之后,医生马上又二次开刀,取出遗留在腹腔内的纱布。7月12日,当患者家属找到院长商量赔偿事宜时,院方表示:“对医院来说,这只是个小的医疗错误。”虽然6月27日的手术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但王春仙的腹部还不时作痛。

  手术后清点纱布,发现少了一块

    王春仙是滨州阳信县温店镇王扛子村人,6月27日上午10点10分,她被推进温店医院手术室,进行子宫肌瘤切除手术。

    “大约12点35分,我趴在手术室的门上发现她已经被抬上滑轮推车了,心想一会儿就可以推出来了。但是手术室里三四个医生正在忙着找东西,发现我在看他们就把我赶出来了,并说手术还没有结束。”7月12日,王春仙的丈夫张文明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况。

    而当时还在手术室的王春仙听到医生们说纱布少了一块,可能落到病人腹腔里了。“他们缝合完伤口时发现少了一块纱布,其中一个医生说先做透视,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开刀,可是另一个却说现在把她推出去,病人家属肯定不愿意。”王春仙说。

  二次开刀,患者疼得直喊

    随后,王春仙再一次被抬上手术台。麻醉师给王春仙注射了麻药,医生立刻对她进行了二次开刀。

    “他们刚给我打完麻药就立刻动刀,我的手被绑在床上,当时疼得我撕心裂肺。”王春仙回忆说。“只是看见她的嘴在动,因为隔着门,声音听着并不大,我当时也没想太多,结果手术前医生说的两个小时的手术,持续了四个多小时。”当时在手术室门口等着的张文明说。

    “本来应该过一会儿,等麻药起作用的时候再手术,可是在患者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打了麻药就立刻进行手术,这种疼痛怎么忍受啊?”说到这,张文明一直在叹气。

    病床上的王春仙告诉记者,“我当时疼得撕心裂肺,还听见他们说小心点,别把肠子弄出来。疼得我一直在喊我对象名字,不知过了多久就昏睡过去。手术结束后,麻醉师用手戳醒了我。”

  赔偿问题,双方未达成一致

    据张文明讲,从6月27日手术至今,他先后找过医院至少六次,但赔偿问题双方一直未达成一致。

    “手术当天就找过两次,当时医院也表示这是他们的错,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答复。以后再去找时,医院说只负责此次住院支出,没有别的赔偿。”患者的表侄魏子俊说,“事发后的第五天,我们第四次去找院方时,院长说开会研究过了,像你们这种情况属于小事情,算不上医疗事故,出于人道精神,毕竟病人受了点疼痛,我们决定免除你们的医药费。”

    张文明告诉记者,病人遭遇二次手术的疼痛,第二次开刀取纱布又将腹腔翻了个遍,担心会引起感染。所以在手术结束后,他们提出去大医院做检查。院方表示,“去检查可以,费用自己出。”

    “本来我们想去阳信医院检查,确定没事就可以,有问题的话院方负责治疗费用,也没要求别的。可现在,连这点要求都达不到。”张文明说,他在北京包工地,现在他和家人都因为这件事耽误了好多工,医院只给免除2800元医药费,他们难以接受。

  院方说法:这是小的医疗错误

    12日上午,记者陪同患者家属见到了温店医院一王姓院长,对于此次手术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王姓院长对患者家属说:“对于医院来说,这是小的医疗错误。而你们认为,这是大的医疗事故。医护人员并没有将患者推出手术室,所以这不属于二次手术。院方能给出的最大赔偿是免除手术费。”由于目前双方对赔偿问题谈不拢,王姓院长表示,院方只能找阳信卫生局协调解决,会在当天下午5点给出初步的说法。

    当天下午5点30分,记者又联系了患者表侄魏子俊,魏子俊告诉记者,王姓院长给他们的答复仍是“这不叫事故,是常见的……”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温店医院的王姓院长,王姓院长说:“这件事是我们的错误,我们也承认。医院决定免除患者全部费用之后再给家属1000元的‘营养费’。患者要确定是否是医疗事故要到相关部门去鉴定。”王姓院长说。

    13日下午,记者联系到阳信县卫生局医政科一于姓工作人员,于先生告诉记者,针对此次事情,患者家属可以选择和医院协调,也可以起诉或自己去做鉴定。

    截止到记者发稿时,双方还没有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 (见习记者 王丽丽 李运恒)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医生将手术纱布缝进患者腹腔 院方:小医疗错误 1 在(山东)滨州市阳信县温店镇温店医院,温店镇王扛子村的王春仙做了子宫肌瘤切除手术,手术刀口缝合之后,医生发现少了一块纱布,在给病人注射麻药之后,医生马上又二次开刀,取出遗留在腹腔内的纱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