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一根头发133元,这根头发没什么稀奇,只因为它长在“大仙”头上,它就成了一根能治病驱灾的“护身符”。11日,王玉梅、范庆先夫妇打开了他们的账本。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了自2008年10月至2011年2月,近100项“大仙”杜弘(化名)以各种名义收取的“费用”17万余元。而细看这些收费项目,荒唐至极!

   求医问药不成 转信“大仙”

   今年已经53岁的王玉梅老伴范庆先,多年前得了膀胱癌和肾癌。几年来,老两口到处求医问药,都是治标不治本。2008年10月,正在街上买菜的王玉梅遇到老邻居房某。闲聊时,房某得知范庆先多年前的病还没有治好,便神秘地把她拉到没人的地方,给她指出了一条治好范庆先的“明路”——到她女儿杜弘家里算卦看病。求医问药这么多年,王玉梅早已失去了将老伴的病治好的信心。经房某这么一点拨,王玉梅也将希望寄托在了“大仙”身上,随后跟房某来到了住在四通路附近的杜弘家里。 刚走进杜弘的家中,王玉梅的头皮便开始阵阵发麻。“那屋里整的跟鬼片里似的,窗帘都拉着特别黑,屋里正中间就是她供着的红、黄堂子。”王玉梅说,当杜弘从卧室走出来时,她差点没认出来。“她今年才32岁,以前好好的孩子,现在整个人都变了。眼睛瞪得溜圆,看人的时候也不用好眼神,死死地盯得你直打冷颤。”

   花一万元求来续命令

   待杜弘与其母亲一阵嘀嘀咕咕之后,便在红、黄堂子前点起了香,开始为王玉梅算起卦来。一炷香燃过,杜弘对王玉梅说,她老伴范庆先55岁就到寿了,现在已经名落地府,该归位了。要想活命,得给她一万元钱,她好求阎王,把他的名字除去,这样就能让她的老伴多活几年。

   听完“大仙”的话,王玉梅真是吓坏了。因为她老伴今年就55岁,所患的癌症随时都有可能复发。为此,王玉梅对“大仙”的话深信不疑,为了救治老伴的命,第二天就给了杜弘一万元钱。

   当晚,杜弘在黄布上写了一些奇怪的字,俗称为“令”,让王玉梅在东南路口烧掉,称只有这样,才能把范庆先的名字在地府除去。

   16根头发卖了二千一

   本以为花钱免灾,老伴的名字被除去后,就安全了。可令王玉梅远远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从2008年10月开始到2011年2月,杜弘以各种名义共收取了王玉梅17万元钱。“有事没事,杜弘就给我打电话,今天说我老伴被女鬼缠上了、明天说我女儿有血光之灾,逢年过节、过生日都要给钱。连说错话、穿错衣服也要花钱破。弄得我一听到电话响,心就哆嗦。”

   其中,最离谱的是,王玉梅为了保护小女儿的安危,竟然听信杜弘的话,花费2100多元钱购买了她16根头发,给女儿带在身上。除了随身带着杜弘的头发,杜弘还让王玉梅家里所有人买一个价值666元的“保命盒”。“说是保命盒,其实就是个木头箱子外面糊上金纸,再在四个角贴上5角钱,然后每个月的初三、初六、初九打开箱子,就可以保证家里人都没病没灾。”王玉梅说。

   诬告不成 却自投罗网

   “人家别人找大仙看病都是一次就结束,从来没有像我家这样没完没了的。”王玉梅说,因为自从她在杜弘那看病,家里确实没有出过什么大事,所以她对杜弘说的话一直深信不疑。直到2011年3月,杜弘又给她打来电话,让她拿十万元钱救小女儿的命。已经家徒四壁的王玉梅,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是上了当,坚决拒绝再付钱给杜弘让她为其消灾,并成功要求杜弘退回了为小女儿“看病”的23000元钱。

   2011年3月29日上午,王玉梅找到了杜弘的父母,希望其退回自己两年来“看病”所有的钱。可王玉梅下午刚到家,就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原来是杜弘以王玉梅诈骗罪,向派出所报了警。在桃园路派出所,王玉梅将所有情况向警察进行了说明。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警察在了解并证实了所有情况后,王玉梅放出,而杜弘却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关进了看守所。

   舅妈做担保人 承诺年底还清欠款

   2011年3月30日,杜弘与王玉梅就双方私下“看病”有关钱款事宜,达成协议,同意庭外和解,共同签署了协议书。双方约定,杜弘需在2011年12月30日前,还清为王玉梅看病所余钱款人民币77000元。杜弘舅妈郭某作为她的担保人,与王玉梅签署了担保书,并承诺若杜弘到期不还清欠款,则由她代为偿还。

   无论在协议书上还是担保书上,记者注意到这样一句话:“今就杜弘和王玉梅私下看病钱款事宜”。杜弘既非护士也非医生,何来“看病”一说呢?既然为人看病,为何又会欠下“患者”7万余元呢?

   对此,王玉梅表示,所谓的“看病”,就是杜弘为她家人“破灾”、“买寿”等保佑全家行为的统称。而这些欠款,就是杜弘以“保命盒”、“驱鬼符”等各种名义,骗她的钱款。

   7月11日,记者试图联系杜弘的担保人舅妈郭某,了解事情的详细过程。当电话接通后,郭某得知记者要询问此事后,马上借口自己很忙,随即挂断了电话。

   其他被骗者悔不当初

   记者调查发现,像王玉梅这样被骗的,并不止她一人。11日13时许,记者与另一位受骗人,52岁的张雪琦取得了联系。

   “我丈夫身体不好,我女儿也不让我省心,听人说杜弘算得准,我就信了,算了一次后,杜弘三天两头就给我打电话,总说我家有事向我要破灾钱。”张雪琦说,她以前把杜弘每次收取的破灾钱都记成了账,被杜弘知道后,竟说她记账的行为触犯了仙家,仙家把她的“天书”都收上去了,还罚了她5000元钱。

   就这样,张雪琦同王玉梅一样,一再地受骗,共被骗取了11万余元。直至2011年3月29日,杜弘东窗事发,张雪琦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

   如今,张雪琦后悔不已。“我家里本来就穷,破灾的钱全都是借的,真后悔,当时怎么就相信她了呢?都怪自己无知。”

   心理专家:用“暗示”令被骗者认同

   针对王玉梅因迷信接连受骗17万元的行为,208医院心理科医生刘丽霞认为,该骗子之所以能连续成功行骗,主要是抓住了中老年人的心理,利用“暗示”令受骗者认同她的观点,从而达到行骗的目的。

   “像这样利用迷信诈骗的骗子,大多先制造神秘感,令受骗者认为灵验、可信。再利用‘暗示’,在受骗者自我认知的过程中强加他的意志,让受骗者认同他的观点,最终导致算命结果的应验。”刘丽霞医生称,行骗者的行骗对象,大多会选择文化知识水平有限,生活中遇到困难,心理素质不佳的中老年人群。因为这样的人更容易受别人的暗示,成功的几率大。

   律师说法:涉嫌诈骗罪

   针对此事,记者咨询了吉林智辉律师事务所的高殿义律师。高律师表示,封建迷信虽不为罪,但是利用人的封建迷信思想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国《刑法》第三百条表明:组织会道门、邪教组织或利用迷信奸淫妇女、诈骗财物的,则按强奸罪、诈骗罪定罪处罚,不单独定罪。

   如本案中的杜弘,其犯罪事实一经证实,就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封建迷信骗取他人财物,其行为触犯了刑法,构成了诈骗罪。

   本报记者 孙建德 实习生 孙娇杨 王菁菁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夫妇迷信“大仙”能治病 2千多元买其16根头发 1 一根头发133元,这根头发没什么稀奇,只因为它长在“大仙”头上,它就成了一根能治病驱灾的“护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