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吴某某,男性,55岁,干部。2009年2月11日初诊。患头痛已十余年,经多方诊治,未能根除而来求诊。症见头痛时作,时轻时重,重则有头晕目眩,心悸,寐差,两目干涩,两眼睑肿胀,不欲睁目,耳鸣如蝉,脘闷纳呆,恶心嘈杂,咽干,口渴欲饮,倦怠乏力,经常感冒,二便正常,面形消瘦,色huang(白+光,读三音)白,舌质黯,苔薄白而腻,脉弦滑小数。曾服滋阴潜阳、平肝熄风及化痰熄风药方数十剂,初时见效,旋即如故。四诊合参,显系脾虚气陷,清阳不升,湿浊中阻所致。处方以益气聪明汤合玉屏风散意化裁。处方:生黄芪12克,炒苍术9克,防风9克,柴胡5克,升麻3克,天麻12克,僵蚕6克,陈皮9克,黄芩9克,白芍9克,川芎10克。5剂,水煎服。方中黄芪、白术、防风,原为玉屏风散,而组方运用之意,因合升麻、柴胡而有不同。其中黄芪、白术甘温,益脾胃而健运中气,犹是原义;防风则并非为走表而设,盖用其风以胜湿,发越清阳,合升麻、柴胡、僵蚕之轻扬,以升发鼓舞胃气,上行头目;用陈皮和胃宽中,散满除湿;芍药以养营和血;天麻、川芎祛风止痛;少佐黄芩清中焦湿热。合之共奏益气升清,化湿祛风之功。

  二诊:药后头痛心悸、耳鸣口干均见减轻,脘闷觉舒,纳谷见增。唯仍感头目欠清,看书不能过久,偶尔心悸,午后较重;睡眠轻浅易醒,二便尚调,舌质黯红,苔白腻见退,脉来弦细。既见效机,仍宗前法,前方加谷麦芽以运脾祛湿,生牡蛎以益肾安神。7剂,水煎服。

  连经五诊,头痛止,湿邪除,唯感肢倦乏力,头脑昏重,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无力。而中气虚陷,清阳不升毕露,法随证转,药由方变,治以益气升阳法,用补中益气汤加蔓荆子、川芎,续进24剂而得痊愈。

  按:头为诸阳之会,如一经气衰,皆可影响脑之温煦、滋养,尤其是足太阴脾经和足阳明胃经是产生清阳之气的源泉,关系至重。若脾胃健运,纳化正常,则水谷精微得以输布,清阳之气得以上升,浊阴之气得以下降,从而使脑聪目明,筋骨坚强,轻劲有力。倘劳倦过度,脾胃损伤,则纳运失职,升降悖逆,不仅清气不能上升,元神之府失养,且湿阻中洲,浊气上蒙清空,出现头痛、头晕目眩、胸闷腹胀、耳鸣耳聋等症。此即《素问·玉机真脏论》中论述脾运太过、不及为病时所说的“其不及,则令人九窍不通”之义也。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升阳益气治疗顽固性头痛 1 连经五诊,头痛止,湿邪除,唯感肢倦乏力,头脑昏重,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