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关于生乳的“GB19301-2010”标准,居然有这么多方面(各地的企业,业内专家学者,还有众多消费者)提反对意见,那我们就不能不问:“裁判”,也就是政府相关管理部门当初的“哨子”是怎么“吹”的,他们究竟应该如何“吹”才对。这才是今天这场生奶国家标准争论的要害所在。

  两周前的一天,有个记者打电话来问:“是否知道广州奶协王丁棉和内蒙古奶协那达木德相互喊话?”又问:“南派、北派,你支持哪一派?”因是熟人,就据实相告:喊话内容知道了;至于“支持哪一派”,轮得到我“支持”吗?在下只想“打打酱油”(网络用语,“路过”、“飘过”之意),其实也只能“打打酱油”;讲到“南派”、“北派”,此言差矣,如果说是“广东乳业”或“内蒙乳业”,可能还比较接近实际,比如那达木德就代表不了除内蒙古两大家之外的其他北方乳品企业。

  说是“打酱油”,脑子却没法“关掉”,几天下来,渐渐有了一些想法——

  利益诉求的“过度包装”

  有不少声音斥责那达木德(更多一点)和王丁棉(少得多),我感到多数都没能讲到点子上。

  现在已经是利益主体多元的时代,不同利益主体,或直接出面或通过代言人在公共平台上作利益博弈,实属正常,也正当——只要这种博弈在法律、法规框架之内,在尊重社会公序良俗的前提之下进行。他们两人都是穿好了所代表“球队”的“球衣”出场的,他们怎么讲,是他们个人及其身后的利益集团的事,至于怎么听,各人可有各人的听法。

  我的听法是“直取茶叶”。茶叶,尤其高档茶、礼品茶,如今都是大盒套小盒,里头还有一个铁罐罐;或大袋套小袋,到头才见一个塑料袋。罐里、袋里其实只有“一撮撮”茶叶,一般也就50克左右,甚至25克。现在商界人士讲话很少不经过专业策划、精心包装,鲜有不“过度包装”的,而实际想推销的也就“一撮撮”——讲得再多、再漂亮,核心只是“一撮撮”利益诉求。当然茶叶不同(也一定不同),有绿茶、红茶、白茶、乌龙、普洱等等,这恰好对应“利益诉求的多元化”。

  “哨子”是怎么“吹”的?

  回到国家标准问题,不同的市场主体(可能还要加上他们背后的地方政府)都希望推销各自这“一撮撮”或那“一撮撮”的利益诉求,力争其利益在国家标准中得到最大保障,同时尽量限制和缩减竞争对手的利益。关键在于,从公共管理的角度出发,我们的国家标准究竟为什么而制定。按照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的表述,是“为了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促进技术进步,改进产品质量,提高社会经济效益,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使标准化工作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的需要”。

  很明显,第一,标准必须“促进技术进步,改进产品质量”,必须着眼于引导产业发展,而不是仅为维护现状,特别是维护与产业发展趋势背道而驰的落后态势。第二,“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国家标准的制定或修订,不能只求行业内企业利益的平衡,特别不能只求摆平行业内几个领头“大鳄”。因为市场主体不只是生产者(包括产业链上所有的相关成员),还有广大的消费者。第三,国家标准必须“适应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的需要”。中国经济已经融入全球经济整体之中,试图以国标来保护落后产业是越来越难了。婴幼儿家长们无可奈何地“用脚投票”——买高价进口奶粉,突出表现了消费者对于国内乳制品业的信任危机。

  球员上场就是要把球打进对方大门,并力保本方球门不失,在场上有点磕磕碰碰、耍点小动作,间或来个把大动作并不出人意料。要保证比赛公平有序地进行下去,关键要看场上裁判。关于生乳的“GB19301-2010”标准,居然有这么多方面(各地的企业,业内专家学者,还有众多消费者)提反对意见,那我们就不能不问:“裁判”,也就是政府相关管理部门当初的“哨子”是怎么“吹”的,他们究竟应该如何“吹”才对。这才是今天这场生奶国家标准争论的要害所在。

  新国标的参与制定者、西部乳业协作会的魏荣禄说,在2010年初的专家组会上,蛋白质2.95g/100g和50万/mL细菌总数的标准,“根本没有人反对”,形成统一意见稿后,就报送卫生部了;但到4月新国标网上正式公布时,竟然变成了目前的低水平!事后卫生部解释说是“协调的结果”。“协调”一词,在汉语词典里大体有两种释义,一为“配合适当”,作形容词,二为“使得配合适当”,为动词;但在我们的机关文化中,“协调”这个词看来有丰富得多的释义,学问深奥。人们很想知道,卫生部当初是怎么“协调”出“国际最低水平”的?也想知道,卫生部自己是怎么给“协调”的?是谁(哪个部门或哪个地区)用了什么招把卫生部给“协调”了?

  “GDP至上综合征”症候群?

  我们的许多地方政府已经成了区域经济活动的主体,甚至直接成了市场活动的主体,同时也没放下社会管理者的身份,这种集“裁判”和“球员”于一身,还兼任“体育经纪人”(负责“协调”关系)的“三位一体”,正是眼下“GDP至上综合征”的症候之一,从“GB19301-2003”到“GB19301-2010”,标准不升反降,是不是也与这个症候群有关?

  不过话得说回来,有些地方政府的思路还是十分清晰的,东部沿海不止一个地方的政府相继出台了有关原料奶的地方标准或地方收购标准,规定得比2003标准更严格,有些还根据国际乳品工业发展趋势,增加了新的控制指标,既保证奶类食品安全,也推动本地区乳品业健康向上。只有不仅在口头上,政府在行政行为上也落实科学发展观,许多问题才可能解决好。

  应该说,这次由两位代表人物隔山喊话引起的民众“围观”多少还是起了作用的,首先全民又“恶补”了一堂化学课,还搭上了微生物学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从2010年开始,“处江湖之远”的各种意见终于得以上达“居庙堂之高”——农业部回应说正着手制订生乳分级标准,卫生部也说要对乳品国标实施情况进行跟踪评价,并据此对标准作进一步修订完善。希望这两位“裁判”能动真格,不说别的,就那些“围观”的、“打酱油”的,也“伤不起”啊!(沈建华)

  (作者为上海市政协常委、市政协环境资源委员会副主任)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生乳国标争论不休 管理部门如何“吹哨” 1 关于生乳的“GB19301-2010”标准,居然有这么多方面(各地的企业,业内专家学者,还有众多消费者)提反对意见,那我们就不能不问:“裁判”,也就是政府相关管理部门当初的“哨子”是怎么“吹”的,他们究竟应该如何“吹”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