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近日,一则关于复星医药(600196)被汇鑫生物浆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汇鑫浆纸”)诈骗的消息传出,称复星医药被虚假财务数据欺骗,投入汇鑫浆纸的1.88亿元很有可能血本无归。复星医药随后表示,其已经于今年2月底转手汇鑫浆纸的股权,并有所收益。

   8日,经济导报记者前往汇鑫浆纸所在地德州市平原县调查,所见所闻远远超出了导报记者的想象:该公司在年初已悄然停产;其董事长李敬民或涉嫌骗贷,已于今年3月份被警方带走调查。种种迹象表明,复星医药减持背后,或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已经停产半年”

   当日上午,导报记者来到汇鑫浆纸所在地———平原县王打卦乡。从厂区大门向里望去,汇鑫浆纸的厂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热闹,院内一人多高的杂草随风飘扬,由于长时间不使用,办公楼外立面也布满了灰尘。“厂子已经停产了,领导和职工都‘散伙’了。”驻守在厂区门外的保安人员告诉导报记者。

   当导报记者提出想进厂区看看时,保安人员表示现在厂子已经被法院封了,不能随意进出。“汇鑫浆纸前几年的效益还是不错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逐渐不景气了。”汇鑫浆纸所在地王打卦乡办公室主任苗万春告诉导报记者,“今年年初的时候就停止生产了。”

   “汇鑫浆纸已经停产整顿了,现在正在寻找投资方,准备资产重组。”苗万春对导报记者表示,汇鑫浆纸是乡里数一数二的大厂,现在关停了,大家都很着急。

   据了解,在停产之前,汇鑫浆纸注册资本2亿元,资产总额11.2亿元,专业生产系列高强瓦楞原纸,是一家集制浆、造纸、发电、治污于一体的当时国内规模最大的自制草浆造纸企业,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经营效益,都在王打卦乡乃至平原县处于龙头地位。

   导报记者了解到,复星医药3年前入股汇鑫浆纸,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其环保技术和当时良好的业绩。2008年2月和6月,复星医药通过旗下控股的投资公司,分别以增资入股和受让股权的方式,总计出资1.88亿元,取得了汇鑫浆纸30%的股份。2008年年报显示,汇鑫浆纸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9353万元。

   董事长或涉嫌骗贷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如此规模的企业从繁荣走向衰败?在平原县民营经济发展局,该局副局长张德华谈及此事时感慨良多,“汇鑫浆纸的技术比较先进,而且有一套完整的污水循环处理设备,如果没有负债,利润还是很可观的。”

   “坏就坏在负债压力太大,赚的钱很大一部分都被用来还银行利息了。效益好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一旦市场有些风吹草动,企业经营业绩就难以保证了。”据了解,在资金压力最大的时候,汇鑫浆纸每吨产品的收入中有三四百元用来偿还利息,这是一个巨大的压力。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汇鑫浆纸的现金流受到了影响。

   据透露,当时为了缓解紧张的资金状况,李敬民想了个办法,“做”了一个项目,从国家开发银行拿到了一些贷款,然后把这些钱用到了别处。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后来国家开发银行审计时发现了贷款被挪用,公安部门也介入了。”据张德华介绍,李敬民在今年3月份左右被公安部门带走,此后一直没有露面。

   资料显示,李敬民通过平原县板纸厂拥有汇鑫浆纸38.25%的股权,加上其个人持有的21%的股权,总计持有汇鑫浆纸59.25%的股权,为实际控制人。

   李敬民自己接手?

   在采访过程中,几个疑点让人难以理解:复星医药如何能将手中已经“烂掉”的股权溢价卖出?卖出时点又为何如此精准地选在了李敬民事发前夕?逆市接盘的德州弘盛板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弘盛板纸”)又是何方神圣?

   导报记者查阅相关年报获悉,2月28日,复星医药全资子公司复星平耀、齐广投资与弘盛板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将其持有的汇鑫浆纸25%、5%的股份以人民币2.07亿元、0.38亿元的价格一次性转让予弘盛板纸,合计转让价款人民币2.45亿元。

   带着诸多疑点,导报记者前往德州市工商局查询了汇鑫浆纸和弘盛板纸的详细工商注册信息,结果出人意料:弘盛板纸的实际控制人,竟然就是李敬民本人。工商资料显示,弘盛板纸是由乡办集体企业———平原县板纸厂改制而来,拥有148位自然人股东,注册资本为782余万元,李敬民持有68%的股权,为控股股东。

   新的疑点随之而来:李敬民为何在这一时点(汇鑫浆纸停产之时)以0.57亿元的溢价收回3年前出让的股权?

   尽管无法直接向当事人求证,但从迹象来看,这或许与汇鑫浆纸当前的重组方案有关。导报记者了解到,事发之后,平原县政府一方面不愿看到地方明星企业就此破产,影响地方经济;另一方面,由于李敬民前景未卜,地方上或许也不希望让李敬民继续控股汇鑫浆纸。

   而李敬民似乎不甘心丧失对企业的控制权,遂通过弘盛板纸重新“高价”购回复星医药所持有的股份。导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与汇鑫浆纸名声在外相比,弘盛板纸根本无人知晓,张德华及其办公室工作人员均表示没有听说过。

   交易背后仍有隐瞒?

   复星医药在此间可算赚得一个大便宜,原本是投资失误,最初投入的1.88亿元很有可能打水漂,结果,就在李敬民东窗事发前夕,复星医药又将股权转让给了李敬民,不仅本金没有损失,还获得了0.57亿元的收益。

   导报记者了解到,复星医药当初入股的目的并不仅仅停留在赚取红利上,而是希望汇鑫浆纸能够登陆资本市场。在2008年7月德州召开的企业上市与私募股权融资会议上,汇鑫浆纸就被认定为上市潜力公司。

   但事实并非如此,按照汇鑫浆纸近两年的业绩水平,复星医药应该早就发现自己投入的资产并不适合上市,对此,复星医药证券事务代表董晓娴也承认,“公司投资汇鑫浆纸,是作为未来上市储备资源,但因为汇鑫浆纸目前的资产指标达不到上市条件,所以将其处置了。”

   而这或许并不是最终的结果。既然复星医药早就知道汇鑫浆纸存在问题,应该早就着手转让股权,却拖到李敬民事发前夕才“脱手”,很大程度上证明了其在股权转让中并不占主动。但为何能在不占主动的情况下赚取溢价收益?这其中,或许存在另一份交易或约定。

   况且,根据弘盛板纸的注册资本和运营能力,其很难在短时间内一次性拿出2.45亿元收购款;而如果李敬民自己拥有如此巨量的现金,其也不会冒险从国开行骗贷。反之,如果李敬民自己没有那么多钱,2.45亿元又从何而来?是贷款、集资款,还是与复星医药另有一份融资协议?

   两家企业欲收购

   无论怎样,汇鑫浆纸的前途在当地备受关注。据悉,平原县政府对此非常重视,在汇鑫浆纸的职工安排、资产保护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毕竟,汇鑫浆纸这样的大企业对地方经济和就业都有很大贡献,如果破产了,震动是非常大的。”张德华告诉导报记者。据介绍,按照县里的指示,平原县民营经济发展局近几个月一直忙于汇鑫浆纸的“善后”工作,从安置职工到保护设备,再到联系投资者介入,平原县民营经济发展局作出了巨大努力。

   “县里打算把汇鑫浆纸出让或者租赁,希望能尽快恢复生产。”张德华对导报记者表示。据导报记者调查,天津玖仟纸业和外资企业Conitex Sonoco两家公司已经对其有了初步的投资意向。其中,天津玖仟纸业打算一次性购入汇鑫浆纸,而Conitex Sono-co则希望采用“先租后买”的方式,“Conitex Sonoco已经在平原县有了一家造纸厂———山东德派克纸业有限公司,其希望通过收购汇鑫浆纸进一步扩大规模。”

   “汇鑫浆纸的‘底子’还是不错的,如果重组顺利,应该能够尽快恢复生产。”张德华说。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复星医药进出汇鑫浆纸悬疑 董事长或涉嫌骗贷 1 近日,一则关于复星医药(600196)被汇鑫生物浆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汇鑫浆纸”)诈骗的消息传出,称复星医药被虚假财务数据欺骗,投入汇鑫浆纸的1.88亿元很有可能血本无归。复星医药随后表示,其已经于今年2月底转手汇鑫浆纸的股权,并有所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