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

不幸的孩子前途难预料。实习生苏俊杰 记者黄澄锋 摄

  昨日下午,孩子的父亲阿富在电话里哭着对记者说,孩子能够活下来就是他最大的希望,感谢阿英夫妇的帮助。“我说过孩子给他们抚养就不会出尔反尔。自己的孩子,谁不心疼,我如果有点钱也会出钱给孩子治病,我实在是山穷水尽了!”

  他刚刚出生,还没有名字,父亲阿富发现他没有肛门,医生说不及时治疗就生命难保,因没钱,阿富忍痛将儿子送给一名没有孩子的工友阿英,说孩子救活了就归她抚养。阿英把孩子送到广州市儿童医院救治,但3万多元的费用让这个农民工家庭难以承受。

  初生儿子无肛门

  阿富是湖南汝城人,在广州番禺的一家制衣厂打工,跟工友阿英很熟。阿英是重庆人,今年35岁,她的丈夫在番禺打工,两人结婚十年一直没有孩子,很渴望收养一个孩子。阿富的妻子丽丽怀孕快生了,阿富向工厂请假回到湖南老家照顾。

  阿富的妈妈身体不好,7月6日突然发病,需住院救治。阿富忙着照看妈妈,不料妻子却肚子痛了起来,当天剖腹产生下一个男婴。初为人父,阿富很高兴,但医生告诉他,孩子没有肛门,无法排便,需要及早做手术,否则生命难保。

  母亲、妻子都在住院,一家人就靠阿富在外打工。他在制衣厂一个月工资也就2000多元,家境贫寒,没有钱给孩子治疗,又不能眼睁睁看孩子等死,无奈之下,阿富想到了工友阿英。阿英一直想要一个孩子。他打电话给阿英,“我说孩子肛门闭锁,我把他送给你,你把孩子治好,孩子就给你抚养了!”

  妻子还没能抱上孩子

  阿英说,她很同情阿富的遭遇,觉得孩子很可怜,希望能帮到他。“我没有孩子,很喜欢孩子,也很渴望抱养一个,能救这个孩子是最重要的,是否归我抚养到时再说。”

  7月7日早上,阿英从番禺坐高铁到韶关等阿富。阿富抱着孩子从湖南赶到韶关,将孩子交给了阿英。阿富说,妻子躺在病床上,还不能抱孩子,只能看了看,“孩子很可爱,如果我们有能力,怎会舍得给人家养?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要孩子能好好活着,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阿富昨日在电话中对记者说,他拿出手机给孩子拍了一张照片,当做留念。

  为了争取治疗的时间, 阿英抱着孩子,坐上高铁,一到车站立即打车到广州儿童医院。阿英说,第一眼看到孩子她就喜欢上了,希望孩子可以渡过难关。儿童医院的医生说,孩子的肛门闭锁,需要做三期手术,第一期手术需要1万多元费用,三期手术费用要3万多元。

  医院的医生建议立即做手术,但需要孩子的亲属签字同意才能做。阿英给阿富打电话,阿富说要在湖南照顾住院的母亲和妻子,没有时间过来。随后,他给阿英发了一份传真,声明委托阿英负责孩子的治疗问题。医生说有了这份声明,阿英的签字就有效了。

  体检已做后续费用成问题

  昨日上午,医生说当天要给孩子做手术,不然生命难保。但是,听到治疗要这么多钱,阿英的丈夫熊先生犹豫了。熊先生说,他们夫妻是农民工,平时生活就很困难,几万元对他们而言是很大的一笔钱。他更担心的是,如果孩子手术有风险,孩子的父亲阿富会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如果孩子治好了,阿富会不会把孩子要回去,毕竟大家只是口头约定。

  但是阿英不忍心看着孩子失去生存的机会。“我就想把孩子救下!”昨日中午,阿英说起来眼中泛起泪光,她坚持在手术书上签了字,她的丈夫也没有再反对,但仍顾虑重重。

  孩子可以做手术了,他有救了!儿童医院的医生说,给婴儿做了体检,除了肛门闭锁,身体其他部分都没发现问题,儿童肛门闭锁并不是疑难杂症,通过手术可以治好。

  阿英说,现在不立即做手术,孩子无法排便,只能看着他衰弱死亡,无论如何也不忍心。但三期手术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她只能辞工来照顾孩子,而3万多元的费用也让她一筹莫展。

  阿英夫妇说他们也难筹够钱给孩子治病,现在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记者郑伟庭)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初生男婴没肛门无法排便 父亲无钱医治将其送人 1 昨日下午,孩子的父亲阿富在电话里哭着对记者说,孩子能够活下来就是他最大的希望,感谢阿英夫妇的帮助。“我说过孩子给他们抚养就不会出尔反尔。自己的孩子,谁不心疼,我如果有点钱也会出钱给孩子治病,我实在是山穷水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