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潜伏”:本报记者几经周折探黑幕

   企业招工不用健康证、粘蝇纸随意乱放、工人戴着脏手套擦拭餐具

   现场

   成堆死苍蝇随处可见

   成堆的死苍蝇,是这里给记者留下的最深印象。

   在楼院左侧一个洗涤机器旁,放置着一个堆满了有瑕疵玻璃杯的袋子,袋子上放着一张粘满死苍蝇的纸。

   粘蝇纸在这里不止一张。在粗洗机器的顶部,也放置着一张粘苍蝇的纸,上面同样粘满了密密麻麻的死苍蝇,挨着粘蝇纸放置的是一盘猪蹄。在一个纸箱内也放着一张粘蝇纸,上面同样是密密麻麻的苍蝇。

   记者在7月3日去应聘时,就看到过这些死苍蝇,直到4日记者开始在这里干活,这些死苍蝇依然摆放在这里,没有及时清理到垃圾箱中。

   紧挨着粗洗机器旁,是一个用铁栅栏格挡的下水道,附近的脏水顺着地面流入这个下水道。

   记者连续搬了十几箱肮脏的盘子、碗后,招记者进来的男子对记者说:“我看你干不了这活。”

   “太累了,我稍歇一会儿。”记者趁机脱身,在这个院内转着观察着。

   充斥着食物残渣的餐具从粗洗机器中出来后,女工们把经过粗洗的餐具放入距粗洗机器不到两米的水池中清洗,水池中的水浑浊发黄。“你洗碗用的是不是洗洁精?”记者问其中一名女工。“不是,用的是一种药剂。”这名女工头也不抬地告诉记者。

   餐具在这儿洗涤后,开始进行清洗。几个女工直接用手拿着塑料水管对这些餐具进行冲洗,并把冲洗后的勺子、碗摆放整齐,放在一个不锈钢框架内,再放入消毒烘干机器内。

   消毒烘干机、粗洗机器、露天清洗……这些清洗地点相距很近,均在大棚下进行,没有进行分区。

   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卫生监督规范:无蚊蝇孳生地,按清洗消毒流程设置回收粗洗间(区)、清洗消毒间(区)、包装间(区)、成品间、包材间。

   目击

   戴着黑乎乎的手套擦拭餐具

   烘干消毒机器的末端所处的位置,算是这个餐具消毒企业最干净、封闭最严的地方。一名从消毒机器末端接碗筷的工人告诉记者,从消毒机器出来后,就可以用薄膜包装了。

   一名戴着手套的女工把成筐消过毒的餐具倒在一个大桌子上,另一名男子拿着抹布擦拭着餐具,这名男子没有戴手套,也没有穿工作制服。

   女工的手套黑乎乎的,她用戴着手套的手擦拭着餐具。

   “你这手套咋这么黑啊?”记者问她。

   “还没来得及换新的。”她说。

   虽然这个地方放置的均为消过毒、准备包装的餐具,可第一天来这里上班的记者却可以随便出入。

   记者注意到,虽然包装膜上号称是红外线高温消毒,但用手触摸这些刚从机器里出来的餐具却只是温温的,并不烫手。

   在消毒包装间,记者发现墙壁上挂着一张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我们是康洁仕健康碗郑州消毒配送中心。”配送中心的刘先生告诉记者。

   配送中心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是比较正规的,一套餐具最低6毛钱,一天能送6000套,附近不少饭店都在用他们的餐具。  

   这些用塑料膜包装后的餐具要放进一个蓝色塑料筐内送到饭店,虽然塑料筐在这里经过了初步洗涤,但记者看到筐内依然有污浊的水迹。

   "你把这些筐放到门口晾晒吧。"一名女子指挥记者。记者把筐按照要求摆放在大门口晾晒,由于筐内有残留的污水,记者就随手就地倒掉。"看你都不会干活,咋能把水倒在这里呢?"女子说。

   "看你干不成这活儿,别在这里干了。"也许是发现记者老爱四处转悠,招记者进来的男子起了疑心,不停催记者走。

   当记者从这里干完活出来两个多小时后,想起里面的腥臭味,依然忍不住想吐。

   食(饮)具消毒卫生标准:红外线消毒一般控制温度120℃。

   无奈

   正规企业"干不过"违规企业

   作为新成立的郑州餐具消毒行业协会会长,郑州市康鑫源餐具消毒公司经理朱保林对郑州餐消行业了解很深,对行业发展遇到的问题也是深有体会。

   这几年来,朱保林对行业感触最深的就是,作为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应运而生的餐具消毒业务受到了人们越来越多的欢迎和青睐,但大量未经审批的小作坊、黑作坊看到商机,一窝蜂地上马。在低投入、低成本、低卫生标准的运作下,黑作坊以极低的价格占据市场极大份额,使得不少规模大、卫生状况好的正规餐消企业生存困难,有些甚至已经倒闭。

   朱保林说,目前郑州城乡接合部的都市村庄已经成为餐饮消毒黑作坊的主要聚集地,特别在金水、管城等区十分集中,占领了很大市场。

   对行业内出现大量违规单位扰乱市场的问题,郑州餐具消毒行业协会在自行摸排后也多次向郑州市工商部门包括卫生部门反馈,但查处力度始终不大,使得不少违规作坊规模越做越大,严重威胁市民健康。

   "在行业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我们试图通过组建行业协会的方式加强自律。"朱保林还以一个小故事来说明行业的尴尬:协会成立之初,他们找到郑州市卫生局和卫生监督所,希望协会挂靠在卫生部门名下,接受卫生部门指导管理,但始终遭到卫生部门拒绝。无奈,他们的协会只能挂靠在一个与自身业务关联度极低的主管部门郑州市民政局名下。

   朱保林告诉记者,他们的企业是严格按照要求进行餐具消毒的,清洗用水经过了河南省疾控中心的检测,消毒过后的餐具都有郑州市疾控中心的抽检报告,而他们中心的选址也没有选在居民楼院内,而是一个单独的院子。

   7月4日,记者来到朱先生的公司,他拿出上述检测报告让记者看,"我们都是规规矩矩来的,但我们却赚不到多少钱,因为这些投入少的不正规企业靠低价来和我们竞争"。

   记者在朱保林的公司内看到,粗洗车间、精洗车间、消毒包装车间均为流水线作业,每个车间都有独立的区域和隔断,工人们均配备白色的口罩、衣帽、手套进行操作。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违规餐具消毒企业内部混乱 成堆死苍蝇随处可见 1 在楼院左侧一个洗涤机器旁,放置着一个堆满了有瑕疵玻璃杯的袋子,袋子上放着一张粘满死苍蝇的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