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陈女士展示另一代孕妈妈的短信内容。

深圳,一位28岁的代孕妈妈揭露代孕市场黑幕。

  代孕妈妈揭黑幕:客户多数思想封建想求子 如果知道是女儿就会毁约

  日前,一名已经怀胎九月的代孕妈妈主动向本报报料,披露客户中有官员,为了“传宗接代”违法求子,但协议会随时变卦。一旦客户通过医院B超提前获知胎儿为女孩时,要不压低佣金,要不“人间蒸发”。

  她还说,最赚钱的是与代孕中介合作的医生,一次代孕,医生少则收3万元红包,多则收9万元。

  代孕心声

  与陈女士对话之后的第三天,记者接到了她的电话,在电话中,她说在采访完的第二天她就住进了医院,并生下一男婴。记者没有问她有没有拿到更多的佣金,只是问她:“生下孩子连面都没见几眼就给了别人,不心痛吗?”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陈女士说:“开始时是有些心痛,但一想到如果这孩子是跟着自己,自己没有条件把他养好,这样反而害了他。他现在跟着条件好的父母,受到好的教育,这对他的人生来讲是一件好事。这样想着想着,自己就想开了。”

  代孕妈妈陈女士

  与代孕妈妈陈女士(化名)见面颇费周折,电话联系时她约记者到深圳福田区华强北见面,当记者在路上时,她突然又将见面地点改至深圳宝安区龙华镇……几经周折后,6月28日傍晚,记者终于在龙华镇牛栏前村见到了已经怀孕九个月的陈女士,多疑、紧张的陈女士在一再确定记者不会透露她的真实身份后,才开始慢慢敞开心扉,讲述她的经历。

  三年半两次代孕

  “我就是长得又漂亮,又有福相,所以客户都比较喜欢我这类型的。”

  家乡在湖北的陈女士今年28岁,五官端庄,用她自己的说法是“我就是长得又漂亮,又有福相,所以客户都比较喜欢我这类型的。”2001年,陈女士只身来到深圳打工,在工厂干过、也在公司当过小职员,甚至还跟朋友一起合伙开小店卖衣服,直到有一天走进代孕这个地下行业。三年半来,她已代孕两次了。

  “2007年底,与一位几年没见的女性朋友重新见面时,她看到我的境况很一般,就介绍我去做代孕。”陈女士说,2008年,她经中介介绍认识了一位宁波来的客户,才一次见面就确定了下来,后来经过人授的方式怀上孩子,到孩子生下来后,只在她身边待了几天就被抱走了,她也顺利拿到了12万佣金。

  家人毫不知情

  “家里人对我也没什么要求,只要我有钱寄回去就行。”

  陈女士坦承,她选择代孕就是贪图舒服,来钱快。除了佣金外,每个月有人帮她租房子、给生活费,自己不用劳累干活。仅仅休息了不到一年,陈女士又替第二个客户怀上了孩子,到采访当天,她已经怀孕九个多月。

  记者问:“你代孕两次,家里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一出来就是好几年,家里人怎么可能知道?而且像我这样,经常换手机卡,一般只能是我主动联系家里人,家里人对我也没什么要求,只要我有钱寄回去就行。如果你在外面打工一分钱都没赚到,回到老家反而会被人看不起。”陈女士说。

  跟中介单线联系

  “中介在珠三角一带的工厂和公司去物色,年纪在20岁~28岁之间,要求相貌姣好、身体健康,学历高一点更受欢迎。”

  记者问:“除了你之外,你身边有朋友也做代孕妈妈吗?”

  “多着呢。”陈女士说,她认识的好几个女孩子都干这一行,但由于她们都是跟代孕中介单线联系,所以能认识到的代孕妈妈并不多。

  但陈女士强调:“这一行对那些赚不到什么钱,然后又是来自外地的年轻女孩子吸引力还是很大的。据我们平时聊天掌握到的信息,代孕中介一般在珠三角一带的工厂、公司去物色志愿者(行业将代孕妈妈称为"志愿者"),年纪一般在20至28岁之间,要求是相貌姣好、身体健康,如果自身的学历高一点,比如是大专以上的话,会更受到客户的欢迎。”

  陈女士说:“中介物色好一名对象之后,一般是通过朋友来做说服工作,然后通过一些真实成功的事例来打动志愿者。据我所知,志愿者第一次代孕时都相当紧张,但第一次成功之后,很多都会选择继续代孕,因为比起打工,还是来钱快。”

  客户:不少人只为“追仔”

  什么样的人有代孕的需求?陈女士说,客户大致有四类:第一类是夫妻,生育能力方面出现了问题,但又想要孩子的。第二类是受重男轻女的思想影响,“一些客户身处体制内,工作上受到计生政策的约束,此前已经生过一个女儿,然后想要一个儿子,于是通过代孕来满足需求。特别有一些客户根本就不出面,直接通过中介来办理,中介对我们说,客户是某某处长或某某局长,不缺钱就缺个儿子传香火。”第三类是有钱人。“一些老板文化不高,老婆年纪大了,抱着多子多福的思想,找代孕想多生几个孩子来继续自己的事业,他们不在乎钱。”第四类是想包二奶或养情人,“这一类的客户人数不多。我认识的一个女的,刚入这一行,与客户见面之后,双方躲开了中介私底下再约会,最后被那男的弄大了肚子,而那男的却一走了之,境况很凄凉。”

  毁约:女胎压价 男胎加钱

  陈女士说,由于地下代孕这一行业游离于法律的边缘,志愿者与客户之间签订的协议得不到任何保障,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变卦,其中变数最大的就是生男生女的问题。

  “很大一部分的客户想要的是儿子。所以一旦在医院提前照B超得知所怀的是女儿,客户往往会压价,比如原来说好14万元,他就说只给10万元,甚至更低。更恶劣的是还有的客户突然"人间蒸发"。”

  另外,也有的代孕妈妈会中途提价。“有些代孕妈妈得知自己怀上儿子,就会跟客户谈判,希望提高佣金,如果客户不肯,她就不会把儿子给他。我现在也有这样的想法,第一次代孕时我没经验,现在第二次我可不能这么笨了,毕竟我现在都28岁了,最多就再代孕一次,如果不趁这一次多赚点钱,太对不起自己了。”陈女士坦言。

  暴利:医生“利市”可达9万元

  在地下代孕这一条链条当中,利益如何分配呢?陈女士以自己的经历为例,2008年第一次代孕佣金12万元,此次代孕佣金14万元,除了佣金外,客户要给她租好房子,每月给2000元左右的生活费。

  从陈女士那里,记者拿到了与她单线联系的代孕中介张小姐的手机,记者以代孕客户的身份与张小姐进行了联系。张小姐介绍,他们的客人大多都是熟人介绍。要与志愿者见面,客户要先交1500元的订金,如果不满意可以退,找到满意的志愿者后,三方都签订协议,怀上孩子后,志愿者的佣金客户将分10个月分期支付。

  “医院的问题怎样解决?”“我们与广州、深圳的一些三甲医院的医生都有合作。代孕的方式有试管也有人授,客户可以自己选择,医院也会给一定的建议。给医生的红包是3万元,这笔钱由我们来收,之后转给医生,而孕妇产检、生孩子的医疗费用都由客户负担。”

  不过,陈女士却认为,在这个链条当中,最为暴利的是医生,3万元的红包肯定是不够的,一般都要往上加,高的要给到9万元。其次是中介,他们一单就收取中介费3~5万元,基本上,客户从头到尾要搞定,起码要花30万左右。“而我们这些志愿者,怀胎十月最后只能拿到十来万。他们中介与医生轻轻松松地就把钱拿到了。”(文/记者林洪浩/记者 杨勤)

  作者:林洪浩 杨勤 (来源:广州日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代孕利益链调查 医生运作一次可赚9万元 1 代孕妈妈揭黑幕:客户多数思想封建想求子 如果知道是女儿就会毁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