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当我写这篇文章时,欧洲大肠杆菌事件愈演愈烈,死亡人数不断上升。关于这个细菌的传播,不管最终结论是什么,我想都不能埋怨豆芽菜、黄豆、豌豆、鹰嘴豆、小扁豆、绿豆、大蒜、花椰菜或萝卜。虽然这些都已经上了调查名单,但我仍想说,整个植物王国是无罪的。

   关于大肠杆菌为何暴发,有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明了,但已明了的事实都是可怕的。这种细菌显然是新出现的,除了具有明显致命毒性外,它有抗生素耐药基因,擅长杀死人,却很难被杀死,这确实是非常不好的消息。

   既然这种细菌的来源仍然未知,而且很多蔬菜已被列入排查名单,那么我们如何确认植物是无罪的呢。我们可以通过了解历史上的愚蠢做法而确认。

   这个危险大肠杆菌变种被称为0157:H7,通过食品传播,能夺命。虽然目前所知的是这种大肠杆菌通过生菜和菠菜等导致人们患病,但我们知道其实是肉类,而不是蔬菜的问题。当涉及威胁公众健康引发混乱的突变病菌时,植物是无辜的旁观者。

   因为我们消耗很多肉类,所以必须生产出相应的肉。大批量生产肉,意味着要有大农场、大兽群、集中化高效处理工厂,动物饲料被作为一种工业的商品,而不是一种生物来对待。人类无视自然饮食规律,喂养动物的饲料是让它们以最快速度增长,并能带来最大利润的东西。新型大肠杆菌的起源并不神秘,它们与牛饲料的变化相关。我们通常会说,“你吃什么是什么”,因为身体成长的基础材料来自食物,而不是其他东西。

   牛吃草就会有健康的胃肠道,不利于这一突变细菌的生长,但现在牛被喂食的是谷物。陆地上的其他动物胃肠道也已不正常,比如pH值发生了变化。牛体内的环境已经不正常,再加上吃着不正常的食物,于是大肠杆菌0157:H7就出现了。

   我们和我们的健康,不仅与我们吃什么有关,在一定程度上还和拿什么喂养我们吃的动物有关。

   大肠杆菌一直都被看成是坏细菌。2009年10月,《纽约时报》报道了一个名叫斯蒂芬妮·史密斯的年轻女子因为吃了受污染汉堡包而瘫痪的故事。《纽约时报》着重报道了现代食物生产方式,指出千万头牛生产出千万磅牛肉,经过千百英里的长途运输,在数英亩食品加工厂里被变成汉堡包。史密斯女士的母亲在家中把买来的牛肉汉堡给了女儿,不成想这种汉堡包已经被污染,带给整个家庭无尽的苦难。

   《纽约时报》的报道着重强调了,食物生产过程中的问题、食品检验工作的漏洞,以及对史密斯女士生活的破坏。但只限于对食物供应的调查和监督方面的报道是不够的,其实,真正的问题要更深,是人类对食物的需求。

   如果跟随着那篇文章的思路走下去,你会相信我们能阻止斯蒂芬妮·史密斯一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因为企业提高了生产标准,有了更大的责任和警觉,美国联邦当局的检查更加严格。

   但再进一步想,你会发现我们需要重新考虑食物。因为我们放纵口腹之欲,吃了太多肉、汉堡,将给健康带来很大危险,也给地球带来危险。从表面上看,人类是在挑战道德底线,纵容同胞残酷对待动物,但这是大规模消耗的必然要求。我不打算控告肉类消费,我们进化为智人已经很久,也许在我们的饮食中一直都有一些肉。但在一个拥有约70亿人的世界上,现代食品生产方式、饮食模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我们必须承认,被虐待、下药的牛大规模被生产出来,再大规模被屠杀,必须为大肠杆菌变种负责,疯牛病和新型细菌通过豆芽菜进入毫无防备的家庭中。

   所以当谈到肉的问题的时候,蔬菜、水果和食物中突变的细菌基本没有关系,它们是受污染的无辜旁观者。细菌与人类如何饲养动物有关,而这些动物又是来供人类吃的。

   每一种超级细菌都是现代畜牧业培育出来的。毫无疑问,它们会伺机继续通过牛、猪、鸡进入新环境,这些动物排泄物进入蔬菜田,让植物最终也成为危险的帮凶。

   就是这么回事。不是豆芽菜的问题。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致命肠菌或因牲畜饲料的改变 不该怪罪豆芽菜 1 当我写这篇文章时,欧洲大肠杆菌事件愈演愈烈,死亡人数不断上升。关于这个细菌的传播,不管最终结论是什么,我想都不能埋怨豆芽菜、黄豆、豌豆、鹰嘴豆、小扁豆、绿豆、大蒜、花椰菜或萝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