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提高公众科学素养、建立养生准入门槛、加快保健立法,只有这些“老问题”渐次得以解决,我们才可乐观地断定,张悟本、马悦凌们终成绝唱。

   □特约评论员 蔡晓辉 初级护士、至今没有医师资格证书、养生畅销书作家,其治疗方法被相关专家认定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其本人却声称,“渐冻人”是她治疗过的最简单的病。事实上,“渐冻人”症是世界难题,患此病的科学家霍金还坐在他的轮椅上。以泥鳅、当归配合“高热量食物”,除了治疗“渐冻人”,马悦凌还称她治好了肝癌、乳腺癌、肺癌患者,让高位截瘫的人恢复了知觉。不过这一切,她都称涉及病人隐私,未提供具体事例———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可佐证的病例(6月28日《新京报》)。这一切是不是很熟悉?张悟本?不,她是“健康教母”马悦凌。

   在记者的长篇调查中,读者甚至会一度产生错觉,难道张悟本归来?事实上,马悦凌的走红路径,基本上是重演了一遍张悟本范本:出畅销书、被包装为“健康教母”、媒体推波助澜、普通民众的热烈追捧,之后是建构以个人品牌为核心的庞大的商业帝国,其单品市场甚至可达几个亿。相同的特征当然还有:没有行医资格、被专家否定。难怪有舆论称之为“女版张悟本”。

   我们这个时代真是一个荒诞的时代,相同的事情总能够周而复始地上演。张悟本倒下之时,早有人断言:张悟本绝不是养生神医市场的最后一人,“今天张悟本被人从神坛上揪下来,明天人们还会把另一个张悟本送上神坛。”而今,果有来者马悦凌。从记者细致的新闻调查可以基本判定,这个“健康教母”马悦凌也终将倒下。只是,在她倒下之时,我们能肯定这是最后一个马悦凌吗?

   一切都还没变,变的,只是“养生大师”的名字,还有大师们五花八门的独门秘笈:从吃红薯的林光常,到拍手的杨奕,到吃茄子的张悟本,一直到现在生吃泥鳅的马悦凌。时代的荒诞之处在于:现代与前现代并存———一方面是时代的列车轰隆前进,向“现代化”飞奔而去,这个国家的各项科技成就可谓斐然;但另一方面,神医们的土壤依旧在那里:渴望养生保健的普罗大众科学素养仍旧极低,井喷的养生市场也依旧没有建立起与之适应的市场监管和准入审查制度。

   土壤没变,就无法根本杜绝张悟本、马悦凌们的“前仆后继”。养生保健行业没有专业化规范化,就必然导致各种缺乏依据的养生邪说大行于世。问题依旧是老问题,提高公众科学素养、建立养生准入门槛、加快保健立法,只有这些“老问题”渐次得以解决,我们才可乐观地断定,张悟本、马悦凌们终成绝唱。 关于民众科学素养,一个可以用来论证的论据是:在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和普通民众是非常重视养生学的,但是他们更注重生命的安全和健康,所以对于没有科学依据的养生理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当然也不会出现吃茄子吃得贫血、吃泥鳅吃得成都市十多名市民感染寄生虫病住院的新闻来。

   政府层面的监管和立法,日本政府的做法足可借鉴:同样注重养生保健的日本,以国家法律的形式颁布了《饮食教育基本法》。而回到马悦凌事件来,记者的新闻调查中披露的一个细节是:马悦凌称,从没有政府部门和卫生部门就治病养生事宜找过她。足可见我们在饮食养生、健康科普领域里的监管空白。

   但愿我们不再出现“大师风行———部门纠错———大师倒掉———大师再现”的循环往复。在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大师们赚得盆满钵满,却没有什么可以证明民众的健康从中直接受益。而每一次大师的倒掉,都是在一再提示那个坚硬的“老问题”。这些,还不够吗?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张悟本马悦凌何以不消停? 养生保健业亟待监管 1 提高公众科学素养、建立养生准入门槛、加快保健立法,只有这些“老问题”渐次得以解决,我们才可乐观地断定,张悟本、马悦凌们终成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