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从张海超“开胸验肺”到“毒苹果”,从云南水富“怪病”到深圳农民工尘肺病,再到江西修水的尘肺村,一桩桩沉痛的事件一次次在触及我国职业病防治之殇。

  职业病防治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消息引起社会各界热议的同时,也让职业病的患者倍为关注。今天(28日),尘肺病患者纷纷致电中国之声新闻热线,再次向记者讲述了他们艰难的维权历程和急切的诉求。

  河南村民张海超“开胸验肺”

  2007年,当时28岁的河南新密村民张海超选择“开胸验肺”,用无奈之举,揭开了中国职业病之殇的第一块伤疤。2009年,深圳100风钻工经诊断疑似尘肺,但由于用工单位10多年来始终未与他们签订过劳动合同,导致他们无法进入职业病防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这组采访记者历经近半年的时间,中国之声新闻纵横节目连续播出9期,跟踪报道了这100多农民工从维权难到最后所有疑似尘肺病患者全部接受职业病检查的过程。

  在采访中,工人们告诉记者,企业老板明明知道粉尘的严重危害,却故意不跟工人签订合同、不参加工伤保险,因为他们担心查出职业病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如果谁敢要求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后果就是走人。

  工人熊红庆:你要签合同可以,那你就走人,我也叫他带我去职业病医院去做检查,叫他开个证明,他就明确的答复了,没有。他这就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他肯定不会的。

  采访中,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挂号处的医生也曾明确告诉记者,没有合同、没有用人单位授权、没有保险,即使病的再重也不能救治。

  医生:尘肺你要有用工合同和你们单位的委托书,才可以在我们这里看。没有这个东西就不给你看。

  农民工的维权路

  中国之声持续报道之后,深圳市和农民工户籍所在地张家界市有关方面共同努力,最终全部农民工都接受了职业病检查,绝大多数人还得到了政府筹集的救助款。但部分进入司法程序的索赔却至今没有落实。今天上午,深圳农民工代表钟家泉致电中国之声,向记者讲述了他依旧没有走完的维权路。

  钟家泉:09年到现在差不多3个年头的时间,来来去去反反复复去深圳我今年都跑了6次了,但结果还是分文没拿到,真的是焦头烂额的。他们爆破公司想推翻深圳市人力资源保障局和社保局做的工伤认定,这一年多时间他们在打官司,我就成了第三人。我们普通的劳动者在经济上,精神上和时间上耗不起啊。

  记者:你09年的时候体重是多少?

  钟家泉:126斤。

  记者:现在的体重呢?

  钟家泉:现在只有104斤。

  江西尘肺病已死亡137人

  今年3月,中国之声报道了江西修水上衫乡近500名村民患上了尘肺病,到发稿时为止,已死亡137人。

  多年来,各级党委、政府在职业病防治方面所做的工作也可谓尽责尽力。但随着近年来尘肺病进入高发期,挽回更多的生命,延长生命时限,无疑成为摆在各级各地地党委、政府面前的一道考题。江西省卫生厅厅长李利对此就曾提出过自己的想法。

  李利:我们想把尘肺病人常用药纳入基本用药目录。 进一步加强对县乡两级医疗机构房屋和设备建设的支持力度。很多矽肺病人都是在家里治疗,而新农合往往都是住院才能报账,所以我们考虑是不是把矽肺病病人都视同为住院,设家庭病房,这样的话,报销的比例、费用就可以明显的得到资助。

  江西修水尘肺病患者朱铭水今天也致电中国之声,为职业病防治提供建议:

  朱铭水:要求我们这个病能引起高度重视,让我们这个病在全国范围内都能免费治疗。第二,希望我们尘肺病患者能享受新的工伤保险待遇,一定要落实到工伤保险,不能是什么救助的那一点。第三,我们希望政府帮我们解决家庭生活的问题,因为家里的生活负担很重。第四就是诊断的问题,现在诊断仅限于我们本省的鉴定机构,在省外的鉴定机构诊断出来的都是无效的,这个门槛应该放宽,因为大多数人在别的地方诊断有,这里诊断没有。还有像我们的病情本来已经发展到二到三级,但诊断结果还是一级,所以我们对这样的诊断结果有一点怀疑。(记者白宇)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尘肺病”等职业病患者艰难维权 期待坦然治病 1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从张海超“开胸验肺”到“毒苹果”,从云南水富“怪病”到深圳农民工尘肺病,再到江西修水的尘肺村,一桩桩沉痛的事件一次次在触及我国职业病防治之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