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在沙太南路分店的房间内,放置着美容仪器

  今年“3·15”的第二天,一位自称张牧(化名)的知情人士向羊城晚报报料,称看到羊城晚报3月1日、2日及15日有关天懿美容美发会员卡的报道(依次详见当日a1、a4、a8版),觉得不吐不快,因为“会员卡只是冰山一角,天懿还有一箩筐问题,挣的都是黑心钱”。

  广州天懿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天懿”)去年营业收入近1.3亿元,是羊城市面上最大的美容美发连锁企业。接报后,羊城晚报记者对这家企业进行了三个月的追踪调查。其间,记者还随机选择了天懿旗下的一家分店,以学徒身份在店里暗访7天。就记者暗访以及其他途径掌握的情况来看,报料人所言不虚:门店未办证先营业,卫生操作不规范;办过证的门店,只能进行护肤之类的生活美容,却做E光祛斑、纹绣乃至整形等医学美容……

  羊城晚报记者追踪三个月,卧底揭开广州最大美容美发连锁店黑幕

  员工入职不查健康证

  多家门店涉嫌未办理相关证件手续就“偷步”开业

  5月13日,羊城晚报记者来到位于广州市白云区京溪沙太南路1260、1262号商铺的天懿沙太南店即第73分店,开始以该店学徒工身份进行暗访。

  这证没有,那证也缺

  当日下午,门店总经理孙某经过简单面试,当场同意录用记者,但要求先交1000元押金,“一年之内,不可以辞职,否则的话,押金不退”。记者称只带了300元,另外700元一周后补交。孙某表示同意,收下300元,并写了一张收条。第二天,记者就成为该店的一名学徒工。

  今年5月1日开始生效的新版《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公共浴室、理发店、美容店等公共场所的“从业人员在取得有效健康合格证明后方可上岗”。但从面试开始直到5月20日暗访结束,门店管理层未有一人向记者提及办理健康证的事,也没有索要健康证。

  在面试当天,羊城晚报记者就注意到店里没有张挂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等证件。直到5月20日暗访结束那天,还是没有看到相关证件的踪影。期间,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曾来店里帮员工办理工资卡,并要求店里提供营业执照。对这个要求,分店总经理直接回答“还没办下来”。6月11日,羊城晚报记者再次到该店时,不论是在外面大厅,还是美容间,还是没有发现相关证件。

  在涉嫌没有完成办证手续的情况下,沙太南店已经开始营业并收入不菲。一份内部资料则显示,该店5月13日、14日、15日的营业额为5494元、18698元和19475元,5月10-17日8天的营业总收入为87654元。

  无证开业并非个别现象

  一份来自天懿内部的资料显示,在5月5日召开的门店总经理会议上,其中一个讨论的问题就是“新店证件办理因门店不能及时提供备案合同,导致所有办证手续(如:核名、消防、卫生、营业执照等)暂停,目前仍有A066、A067、A079、A073、A074、A075、A076、A080、A082、A083未提供备案合同”。换言之,以上列举的分店,在5月5日当天仍未办理相关证照手续。

  资料中的“A073”,便是记者暗访的沙太南店。“A066”是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龙口东路自编18-19号的龙口东店,今年4月9日就开始营业。记者掌握到的内部资料显示,该店开业时并没有办理消防、卫生、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但营业额十分可观。内部资料显示,66分店在5月1—17日,营业额就达282642元,平均每天超过一万元。“A067”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翠宝路160号的翠城花园店,今年4月28日开始营业,也是先营业后办证。

  事实上,在过去3年间,天懿旗下的多家门店都存在先营业后办证的情况。记者根据天懿的内部资料,对照广州工商局官网上查询到的注册资料发现:内部资料显示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37号之一的第13分店,于2009年5月6日开始营业,工商登记的开业时间为2009年6月11日,相差1个多月;内部资料显示位于广州市海珠区东晓南路1496号的第45分店,于2010年9月19日开始营业,工商登记的开业时间为2010年11月1日,也相差1个多月;位于广州市越秀区解放中路306号首层之七的第57店,内部资料显示开业时间为2011年1月16日,工商登记的开业时间为2011年3月28日,相差2个多月。

  挂生活美容招牌

  卖医疗美容狗肉

  不少门店涉嫌违规经营整容业务,操作者的资格也有疑点

  “天懿不止你暗访那家的门店做整形,所有门店都能联系整形。”报料人张牧说,天懿不少下属门店都在经营E光祛斑、纹绣等医疗美容业务,甚至联系医生在门店内做整形手术。而相关法规规定,医疗美容只有特定的美容医疗机构才可以进行,美容院无权进行。天懿的不少门店,已经涉嫌超范围经营。

  “美容导师”号称当场祛斑

  据媒体此前的报道,去年10月9日,黄小姐在位于中山八路33号的天懿第10分店做“E光祛斑”,花了6000元,换来的是“面目全非”,脸上添了几道横格式的疤痕。事实上,这家分店压根就没有祛斑的资质。广州市工商局官网资料显示,该门店经营范围里注明“服务:美容(不含医疗美容),理发;批发零售;化妆品”。

  除了E光祛斑,有门店还经营纹绣业务。去年9月,市民吴小姐在天懿石牌店绣眉。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店里开价文眉费、洗眉费5000元左右,承诺可把眉毛文成棕色。“交费文眉后,发现实际上商家并没有洗眉,且文出来的效果是灰色。”后来,吴小姐向广州12315投诉,店里退还4000元。

  6月11日,羊城晚报记者以顾客身份到天懿沙太南店洗头,并接受推拿服务。推拿过程中,自称“1号”的美容师和一名自称姓洪的美容导师都表示,可以提供祛除雀斑的服务,只需要用仪器点掉,马上点马上祛斑,“这非常容易,不是手术”,而且她们就可以操作。此外,还提供纹绣服务。

  记者掌握的一份资料显示,天懿内部规定了纹绣的分成方式,即“门店管理层纹绣:全部记给员工,记员工产品业绩”。张牧透露,所谓门店管理层,是指美容经理和美容导师,“E光祛斑也往往由她们和经过内部培训的人负责”。

  “小的整形直接在店里做”

  “E光祛斑、纹绣只是小儿科,门店还搞整形。顾客若要整形,门店可以联系医生,整形医生直接到店里来做。”张牧透露,所有门店都可为客户联系整形项目。

  在11日的暗访中,“1号”和洪某都表示,沙太南店还可以提供其他服务,“包括美容整形,都可以有”。她们表示,一些需要做手术的减肥、美容项目,需要“请外面的老师过来”。如果是做整形手术,还需要预约。据“1号”透露,店里没有资质做手术,但是请的老师“都是有资格的”。“这些老师都是从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出来,有的在里面工作过,有的是出来赚外快,”“1号”说,“当需要动手术时,老师们会带着仪器过来,就在店里做。”网络资料显示,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是全国顶尖的整形医院。

  6月12日,羊城晚报记者又来到位于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横街2号之一的第4分店暗访。美容师跟美容经理均向记者表示,店里没有整形资格,但可以联系做整形手术,“小的整形外面的医生直接来店里做”,大的整形则去合作医院做。

  记者掌握的另一份资料则显示,天懿内部对整形项目也有分成规定,“整形:50%记公司,50%记员工个人,办卡人得4/5,头牌跟单1/5,记员工产品业绩”。

  门店均不能经营医疗美容

  按照2002年5月1日起施行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属于医疗美容。医疗美容只有特定的美容医疗机构才可以进行,美容院无权进行。“美容院只是做洗面、按摩、去角质、敷面膜等生活护理的场所。祛斑和纹绣均属医学美容范畴,美容院经营这两个项目均不合法。”广州一家整形医院的肖医生告诉记者。

  羊城晚报记者通过广州市工商局官网掌握到天懿28家门店的注册资料,没有一家的经营范围包括医疗美容。换言之,上述分店提供E光祛斑、纹绣甚至整容等服务,均属违法经营。

  按照《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经登记机关核准开展医疗美容诊疗科目,不得开展医疗美容服务。而记者做学徒暗访时则了解到,所谓美容师、美容导师,只是工作年限较长,经过公司内部培训,然后从事相关工作,但并没有医疗美容的执业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在针对羊城晚报今年3月有关天懿会员卡霸王条款报道的《危机处理预案》中,其中一条就是一个月内“没有经营范围的项目(如整形、整容、纹绣、美白、祛痘),一律禁止;涉及相关的宣传服务器及价目表全部撤下,放在宿舍统一保管,不得存放在店内”。

  在记者卧底的沙太南店

  卫生状况触目惊心

  在沙太南店暗访期间,羊城晚报记者以学徒工的身份参与门店的日常运营,发现在光鲜的门面背后,该店的卫生状况令人胆战心惊。

  毛巾未经清洗就再用

  每天早上,员工到店后需要搞卫生。记者第一天上班,就发现客人用来洗头、擦脸、垫肩的毛巾,被店员用来抹拭理发台、盥洗池、桌子、椅子、玻璃、门、染发用的推车、烫发机器等物件。

  暗访期间,美容部经理多次“教导”记者,看到盥洗池有污渍后,要及时用毛巾沾点洗发水擦洗干净。5月14日,店里的加热水装置坏掉,工人维修导致地板上有积水,一位店员直接用毛巾来擦地。5月20日,记者待至晚上12时之后才离店,发现店内椅子、台面都用毛巾覆盖以遮蔽灰尘。

  5月15日是星期天,生意火爆,店内存放的400条毛巾全部用完。16日上午开门营业时,委托外面清洗的毛巾还没有送到,店员直接从头一天用过的毛巾中挑选了几十条不太潮湿的使用。当天中午12时,洗好的毛巾终于送达,但未经清洗的毛巾却没有撤下。记者多次看到,客人理发时垫肩所用的毛巾,在用过之后又被重新折叠,放回未用过的毛巾中。洗发、理发用的毛巾,与需要大量接触药水的烫、染用毛巾混在一起使用。

  据了解,卫生部、商务部在2007年发布《美容美发场所卫生规范》中明确规定,美容美发场所内的毛巾、面巾等公共用品用具应“一客一换一消毒”,清洗消毒后分类存放;直接接触顾客毛发、皮肤的美容美发器械,应“一客一消毒”,“美发用围布每天应清洗消毒”。但暗访期间,记者未发现围布有清洗消毒,用来隔挡药水用的塑料围布,也仅经过简单的擦拭处理。

  不做过敏测试就染发

  暗访期间,记者发现门店使用较多的染发、烫发产品,主要是“润民”和“德国美奇”两个品牌。这两个品牌的烫染产品,包装上均写明使用前应该进行过敏测试。如润民染发膏规定“使用前请做皮肤测试。将调好的染发剂涂少许于耳后,24小时无不良反应者,方可放心使用”;润民爵美凝卷记忆香水烫规定“本品对于体质特殊人士使用,使用前必须做测敏试验(取本品少量,涂于耳后,48小时无不适者方可使用),孕妇及头皮受伤者慎用”;润民爵美陶瓷烫、直发烫要求“使用前作皮肤测试,皮肤过敏者禁止使用”;德国美奇SPA数码陶瓷烫规定“头皮敏感、皮肤发痒或有伤者请勿使用,操作前请做过敏性皮试”。

  然而在记者暗访期间,先后观察了约20例烫、染操作,没有一例在使用前进行过敏测试。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卧底揭美容美发连锁店黑幕 卫生状况触目惊心 1 广州天懿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天懿”)去年营业收入近1.3亿元,是羊城市面上最大的美容美发连锁企业。接报后,羊城晚报记者对这家企业进行了三个月的追踪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