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听说牛血比猪血和鸭血量大成本更低,往里面加福尔马林后,血旺更嫩更有卖相,他就昧着良心进行牛血旺加工,每天4000斤毒血旺就这样到了市民的口中(重庆晚报3月18日曾报道)。昨日,重庆晚报记者从九龙坡区检察院获悉,从事“毒血旺”的两名涉案人员因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在4月14日被九龙坡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老板获神秘“技术”

  血旺就更嫩更好卖

  郑礼桥是四川渠县人,在沙坪坝区从事了多年的猪血旺加工销售生意。起初,郑礼桥也做着老实生意,但血旺的品质和卖相都很差,常常有卖血旺的摊贩埋怨“没有卖相不好卖”。

  去年8月,郑礼桥听说用牛血做成的血旺比猪血和鸭血量更大,而且成本更低,郑礼桥还得到了一个神秘“技术”添加福尔马林后,血旺更嫩,更有卖相。

  8月底,郑礼桥找到了九龙坡区含谷镇华新村4组一户农家,以每月200元的房租,租下了底楼和院坝。为扩大生产量,郑礼桥还花了5000元钱买了一个容量为1吨左右的锅炉。

  9月初,一切准备就绪后,郑礼桥开始大干起来。为了能保障产量,郑礼桥专门请了两个工人,一个是负责加工血旺的罗六清,1800元一月。另一个则是专门负责送货的驾驶员。案发后,司机则称自己并不知道血旺中添加了福尔马林。

  两盖福尔马林兑水后

  每桶血旺加入半瓢

  郑礼桥供述了自己是如何加工炮制“毒血旺”的。他把牛血拉回来后,用铁制的方盒加一半的清水(饮用自来水),加3两左右的食盐,经过搅拌后再加入已经稀释了的牛血(3蛊鲜牛血加半铁盒水稀释),放置15分钟后凝固,后用刀切成长方形或方块后倒入加热池加热1小时左右就好了。

  郑礼桥称,在加工过程中,还要加入甲醛(福尔马林)保鲜,甲醛是在牛血旺做好装桶时加入桶内的,这样血旺看起更嫩更有卖相。

  罗六清案发后供述,在血旺装桶时,郑礼桥就从一个矿泉水瓶子里倒了两盖矿泉水瓶里的福尔马林到一个塑料桶里,加入自来水混合均匀后,用水瓢舀了半瓢到装桶的血旺里。

  刚开始,罗六清并不知情,后来,郑礼桥忙不过来,就把这一关键技术交给了罗六清。罗六清也往血旺里添加福尔马林。

  每天生产4000斤

  前后用了2公斤甲醛

  据郑礼桥供述,添加福尔马林的量是四天左右使用4两,一天加工4000斤,也就是16000斤加4两左右。按郑礼桥的说法,有时一天还不止4000斤,保守估计,至少有80吨的“毒血旺”进了市民的口。从生产牛血旺到现在一直都在加甲醛,具体由雇佣的加工工人来操作,甲醛是郑礼桥到沙坪坝、江北的化工店购买的。

  据郑礼桥供述,从2010年9月以来,郑礼桥共购买了2公斤甲醛,一般都是一次购买2两左右,大约2元钱的样子,最近一次是今年3月买的,3月16日甲醛已全部用完。

  郑礼桥把生产好后的牛血旺销售到江北、沙坪坝的几个农贸市场内,客户有沙坪坝区烈士墓农贸市场的、小龙坎市场、江北区石门市场、盘溪农贸市场周边的摊贩。

  摊贩称“毒血旺”质量好

  几乎每天都能卖完

  在沙坪坝一农贸市场上专门卖血旺的摊贩陈某称,他每天要从郑礼桥那里进4到5桶的血旺,总量在300斤左右。

  陈某称,郑礼桥的血旺价格和其他人差不多,但质量(口感好,不易碎,且保鲜时间长)要比其他人好一些,所以才从他那里进血旺。有些时候郑礼桥的血质量不好,易碎,我就问他为什么不好,他说是因为没有往血旺里加“马儿”。

  陈某声称,自己当时并不知道“马儿”是什么,后来郑礼桥的事情案发了,才知道郑礼桥说的“马儿”是甲醛。

  陈某表示,自己从郑礼桥进的血旺几乎每天都能卖完,没有卖完的第2天早上继续卖,实在卖不掉就倒了。

  而在江北区一农贸市场专门卖血旺的摊贩谢某称,自己知道郑礼桥在血旺中添加了保鲜剂的,但具体是什么并不清楚。

  3月17日,郑礼桥的“毒血旺”生产窝点被工商部门查获。

  随后,该案被移送警方调查,4月13日,警方提请九龙坡区检察院批准逮捕郑礼桥和罗六清。

  4月14日,该检察院就从快批准逮捕了郑礼桥和罗六清。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