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高血压治疗的目标不仅在于降低血压本身,更重要的是全面降低心脑血管病的发病率和病死率。中医药在治疗高血压方面有其特有的疗效和优势,主要表现在以下4个方面。

  改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

  高血压常见头痛、头晕、头胀、失眠、烦躁等症状,西药治疗高血压,往往血压下降,甚至恢复正常,但部分症状则不能改善,而中医在临证时,注重望、闻、问、切的四诊信息采集,这不仅仅包括血压升高引起的症状,还包括体质、情志、饮食、四时、时辰、地域、气候以及合并症等诸多因素导致的症状。在中医天人合一,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等核心观点的指导下,进行综合分析,辨证论治,达到阴平阳秘,气血平和的健康状态,从而提高生活质量。

  调节代谢,改善胰岛素抵抗

  原发性高血压人群普遍存在胰岛素抵抗(IR),且血压水平与IR程度显著相关,是高血压的独立危险因子,故对IR的干预在高血压治疗中显得十分重要。IR还是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冠心病共同的病理生理过程。现代研究表明许多中药同时具有降压、降糖、调脂等多靶点的作用,为中医药治疗高血压IR提供了可能性。

  笔者临床观察到单纯高血压,无靶器官损伤的大多伴有IR这一特定状态,病机特点多表现为肝阳亢盛,阴虚阳亢。根据方证相应,以证选方的原则,拟定了“清肝泻热,滋补肝肾”的治法,方剂用针箭颗粒(鬼针草、鬼箭羽、山萸肉、玄参、防己、泽泻)。通过动物药效学实验证实:针箭颗粒在降低自发性高血压大鼠(SHR)血压的同时,能明显降低SHR空腹胰岛素、胆固醇、甘油三酯,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轻度降低空腹血糖,从而改善SHR的胰岛素抵抗状态。针箭颗粒药效学的研究与临床观察结果基本一致。

  减少蛋白尿,防治肾脏早期损害

  高血压早期肾损害的逆转是预防高血压肾功能衰竭的有效手段。近年来随着对肾小球硬化机制认识的不断深入,改善肾小球系膜细胞、细胞外基质及各种细胞因子的不良作用,已成为防治肾小球硬化,延缓高血压肾功能衰竭病情进展的重要环节。

  高血压早期肾损害属中医“尿浊”、“精气下泄”范畴,发病基础为肝肾阴虚,进而产生瘀血、痰浊等产物,若瘀阻于肾络,导致肾分清泌浊功能失常,关门不固,精微物质下流,可表现为尿β2微球蛋白、尿微量白蛋白漏出增加等高血压早期肾损害的征候。笔者结合前贤认识,总结高血压早期肾损害的现代药理研究,宗六味地黄丸之意化裁组成了方剂降压益肾颗粒(鬼针草、何首乌、山萸肉、玄参、福泽泻、川牛膝),方中“三补三泻”,使滋补而不留邪,活血通络而不伤正,寓补于泻,补泻相得,相辅相成。通过临床观察证实能明显降低高血压患者的尿微量白蛋白、血、尿β2-MG等。对SHR早期肾脏损害干预的实验研究同样证实,降压益肾颗粒有改善肾脏血流动力学,减轻肾小球肥大,防止系膜细胞增殖及血栓形成等作用,达到减轻高血压早期肾脏损害之目的。

  阵线前移,及早干预动脉硬化

  高血压在促动脉粥样硬化(AS)过程中起重要作用。AS常发生在血压较高、血流不稳定的动脉分叉处,说明血压是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形成的重要因素。符合中医“血行失度”或“血脉不通”产生血瘀证候的基本原理。ASCOT研究表明在“降压基础上联合他汀”治疗比单纯降压治疗可以进一步显著降低冠心病事件36%(P=0.0005),脑卒中危险也进一步显著下降27%(P=0.0236)。Dr.Bryan Williams(英国高血压学会指南委员会主席)也指出,降压基础上联合他汀是实现更多心血管保护的有效途径,提示建立抗动脉粥样硬化为核心的高血压治疗策略势在必行。

  高血压是一种慢性疾病,清代叶天士云“病久入络,久病血瘀”;现代中医研究也证明,血液流变学异常、血小板活化及血管内皮损伤是高血压血瘀证候的重要生物学表现。因此,笔者认为在降血压的基础上及早进行活血化瘀可以起到调节内皮细胞功能,干预AS进程的作用,并发挥类似他汀药物的效用。所以临证时笔者常在控制高血压的基础上加用针对AS的有效中药,如三七、丹参、牛膝、红花、川芎、红景天,通过抗炎、抗氧化、抗凝、抑制血小板活化、促进血管内皮的自身修复,达到延缓AS进程的多靶点作用,并且此类中药可长期使用而无毒副作用。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