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昨日,积水潭一小旅馆,冯娟在梳理假发。以前的她,有一头齐肩秀发。本报记者 浦峰 摄

  父欲“以身试药”筹女儿手术费

  安徽金寨女孩患腿部恶性肿瘤,右腿将高位截肢

  20岁的冯娟有个愿望,她想走过十多公里的山路,去学校看看7年前的同学们。愿望却无法实现,同学们各奔东西,她也即将失去右腿。

  今天,安徽人冯娟将和父亲去北京积水潭医院检查,她患腿部恶性肿瘤(俗称骨癌),挣扎了7年,这次如不截肢,生命将有危险。

  两次手术未过“癌症关”

  昨日,积水潭医院南门外一家小旅馆。安徽金寨县油坊店乡东莲村元冲组农民冯克成冯娟父女俩,躬身在床沿。

  面前的冯娟,鸭蛋脸、大眼睛、皮肤白皙,可与人说话总是低头,局促时,总是摸头发。她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是假发。

  “女儿的头发,齐肩,又黑又亮。可长期化疗,没了。”父亲冯克成说,2003年,冯娟刚上初一,右腿总是疼,到医院,被诊断出患有恶性肿瘤。多亏亲戚和社会人士的资助,第二年,女儿在安徽省一家医院做了肿瘤摘除手术,又陆续进行了化疗等辅助治疗。

  冯克成记得当时医生的话:如果冯娟的病情在5年内不再复发,就意味着痊愈。

  5年,是一关。父女俩小心翼翼地数着日子,这一关马上快过去了。而去年12月份,冯娟的右腿再次出现肿瘤。

  冯克成找了所有有希望帮忙的人,在当地政府和媒体的关注下,很多慈善机构和企业都为女儿捐款,第二次手术再次顺利进行。

  而3个月前,医生告诉冯克成,冯娟的肿瘤将右腿大动脉包裹,已经无法实施切除,只能将右腿高位截肢,“不然人就没了”。

  6万手术费 难住农村汉

  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告诉冯克成,去北京(治病)吧,或许有希望(保住腿)。

  很多乡亲,都悄悄劝冯克成放弃医治女儿,老冯点头,但不说话。

  “回到家,我跟娃说,爸有法给你瞧病,爸不放弃,你也不能放弃,闺女使劲点头。”冯克成说。

  一周前,父女俩来到北京,一家大医院的医生说,保住右腿,不是希望全无,可以换骨头和血管,但手术风险不小,如果手术不顺利,恐怕还得截肢。

  冯克成和女儿商量后,放弃了这个希望,高额的手术费,父女俩不敢企盼。“阻止癌细胞蔓延,不得不截肢,可是手术费也太高。”冯克成说,“这次来北京,东拼西凑了2万元钱,而仅仅进行截肢手术,就得8万元。”

  冯克成说,6万元,相当于他家不吃不喝,干上八九年。“我想靠身体试药来赚钱,救女儿的命。”

  ■ 讲述

  “女儿的生命,比我更重要”

  43岁的冯克成,想过卖掉自己的肾,筹女儿的手术费。

  昨日,北京博盟律师事务所律师侯安春表示,《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三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器官,也不得从事与买卖人体器官有关的活动。

  “不行我就当人体医药试验模特。”冯克成听说,很多医学院在教针灸课程,很多医学组织也在试验新药,据说会找一些人来做体验式试验。在冯克成看来,女儿的生命,比自己更重要。

  冯娟从初一就辍学了。她很想念离家十多公里外的那个教室,和每天同吃同住的玩伴儿。她的愿望是,哪怕每天都跑那么远的山路,也想见到同学。

  有一次,她问爸爸“头发没了,能长出来;有天科技发达了,腿能不能再生。”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