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业内人士表示,医院药品收入30%来自抗生素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这一治疗原则,却渐渐为一些医院和医生所摒弃。

  “白细胞比较高,输液好得快,吃药好得慢。”近日,北京一名感冒患者听到医生这样的建议后,选择了输液。

  或许,这名患者的身体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痊愈,但选择这样的治疗方式的他,除了被问及是否过敏外,并没有从医生那里得到使用抗生素之后,可能出现的其他不良后果,比如诱发耐药问题。

  一组数据足以说明我国现存的过度用药问题。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24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召开的联组会议上说,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至3.3瓶的水平,这种过度用药危害着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朱之鑫表示,过去由于“以药养医”这个不良体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过度用药的情况非常严重,特别是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输液的滥用,就是大家常说的“三菜一汤”。

  “我们医院药品收入占医院收入的60%以上,其中抗生素占一半以上。”一名地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告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过度用药所带来的直接影响不仅仅是药品的浪费和抗生素带来的不良反应,还包括耐药菌的出现。

  2010年8月11日《柳叶刀》杂志一篇报道发现涉及NDM-1的肠杆菌科细菌,对绝大多数常用抗生素耐药,该报道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媒体称之为“超级细菌”。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0月底通报的信息,中国已经发现三例耐药细菌病例。

  超级细菌在中国的出现,引发了对于滥用抗生素的警惕。

  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医院教授肖永红对记者表示,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耐药菌的出现,必须认识到抗生素具有两面性,一定要合理使用抗生素。

  “导致抗生素滥用,是一个医患双方导致的恶性循环,一个是医院需要卖掉更多的抗生素以获取利润,虽然现在的抗生素有一定的降价,另外一个是患者需要尽快地恢复健康。而对于医生来讲,抗生素使用的空间是最为宽泛的,肿瘤药、精神病药物等医生是不能随便使用,但是抗生素可以。”肖永红表示。

  “目前医院药品收入中,30%的收入是来自抗生素。”肖永红表示。

  耐药细菌病例的出现,是对滥用抗生素敲响的一个警钟。

  事实上,中国疾控中心已经发布过提醒:公众要慎重使用抗生素(以减少耐药细菌的产生),坚持不随意买药,不自行选药,不任意服药,不随便停药。

  而在2009年,卫生部就发布了38号文件(《卫生部办公厅关于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碳青霉烯类抗菌药物作为“特殊使用”类别管理。

  但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种药在国际上是一种特殊用药,必须经过高级专家会诊之后才能使用,而在中国医院的门诊和病房,什么医生都可以开。自1995年碳青霉烯类抗菌药物进入中国,使用量已经翻番。

  “其实过度用药就是一种利益的驱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朱恒鹏表示。

  朱之鑫在上述会议上强调,实行基本药物制度的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保障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用药安全。

  过去由于“以药养医”这个不良体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过度用药的情况非常严重,特别是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输液的滥用,就是大家常说的“三菜一汤”。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