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1月24日,平安府酒店,陈华(化名)的丈夫手拿尸检知情同意书。本报记者 王申 摄

11月24日,北京荣军医院整形美容科,对外的门脸大门紧闭。本报记者 王申 摄

  “这是我最后一次整容。”11月12日上午,给家人撂下一句承诺,48岁的陈华(化名)独自前往北京荣军医院,进行脸部整形手术。但在整容后苏醒期间,陈华突然发生窒息,经多次抢救无效身亡。在多次向院方讨说法未果的情况下,前日,陈华的家属到东城区卫生局进行了举报。东城区卫生局接待人员彭先生表示,他们研究完举报材料,会让下属的监督站工作人员展开调查。

  一周内两次接受整容手术

  陈华家住朝阳区国美第一城,数年前,她在网上看见北京荣军医院的介绍,与工作人员刘琳取得联系,并发展为“朋友”。

  据陈华爱人古先生称,在刘琳的影响下,陈华迷上了整容,先后进行过拉皮、吸脂等手术。“出事前一周,她(陈华)刚刚隆过鼻。”古先生说,11月12日上午7时许,陈华又去医院,接受去咬肌和颊脂肪垫去除手术,手术费3万元。

  古先生回忆,陈华的手术被安排在当天上午第一个进行,但一整天过去了,陈华始终毫无音讯。

  “我下午打过两次电话,但手机都是无人接听。”古先生说,直到次日凌晨5时许,他突然接到“妻子手机”的来电,但打电话的并不是陈华,对方自称海军总医院护士,表示陈华现在在该院,已经不行了。

  死者遗体正在进行尸检

  据海军总医院的《24小时内入院死亡记录》显示,陈华“于外院行下颌角缩窄手术,术后突发口内出血,量较多,引发窒息,紧急行气管切开术,由于手术时仓促,致气管切开过多。气管切开后置入麻醉气管插管,应用呼吸机辅助呼吸。为行气管修补,11月12日21时,急救车将其送入海军总医院急诊急救,送来时病情危重。经抢救,11月13日2时08分死亡,死亡原因:窒息。”

  在陈家人的要求下,11月14日,北京市尸检中心对陈华的遗体进行了尸检。

  “最终的详细报告要在一个月后出来。”古先生表示,当时,他们只得到初步死亡原因———气胸,术后并发症去世。

  根据陈家提供的海军总医院报告证实,陈华“送入医院时状况差,神志淡漠,呼吸机辅助呼吸,吹气时可听见漏气音。其气管切开部位不规则,气管后壁受损,致气管食管瘘(疾病名称)。原切口向下的气管壁呈撕裂状至第5软骨环,周围组织渗血较多。”

  荣军医院美容门诊大门紧闭

  “手术完为什么会突然窒息?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荣军的抢救条件是怎么样的?”古先生说,事发十多天来,他们一直向荣军医院追讨说法,但对方始终未予解答。

  根据北京荣军医院网站宣传称,其前身为北京总参医院。对此,解放军309医院整形美容中心贾主任表示,该院又叫总参部总医院,没听说过和北京荣军医院有关系。

  前日下午2时许,张自忠路边的荣军医院美容门诊已经关闭,院内相关的科室也都大门紧闭,无人接待。

  记者拨通该院李院长的电话,对方表示自己不在医院,所有问题由院方代表律师杨先生解答。

  杨先生在电话中称,他们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此事,目前,事件尚未开始在法院审理,相关情况不便透露。

  东城区卫生局接待人员彭先生表示,他们研究家属递交的举报材料后,会让下属的监督站工作人员展开调查。

  ■ 追问

  1 送急救医院为何舍近求远?

  据古先生回忆,13日凌晨6时许,他们赶到海军总医院新医疗楼3层,接待他们的是北京荣军医院的刘琳和财务人员等。

  古先生说,当时刘琳透露,陈华在手术后苏醒期间突然呼吸困难,医生只好进行切气管手术,以便让病人呼吸。但由于荣军医院不具有气管修复手术的能力,所以向999申请,转来海军总医院治疗。

  “为什么送那么远急救?”前日下午,古先生站在张自忠路的荣军医院门前说,前方大约一公里,就是东四十条的北京军区总医院,为何“荣军”舍近求远,将陈华从东二环附近,送到西三环旁的海军总医院。“这么一折腾,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抢救时间。”

  999急救中心表示,当日,该中心接到自称病人家属的求助电话,大约十分钟后,急救车到场。由于“荣军”再三强调要去海军总医院,所以急救人员按照其医生要求,转运病人。途中,急救人员全力抢救,后将病人交付给海军总医院。

  2 手术主刀医生系“走穴”?

  在荣军医院,为陈华做整容手术的主刀医生名叫马福顺。但根据北京市卫生局执业医师信息查询的结果,记者发现,马福顺的执业范围是外科专业(整形、美容),执业地点为北京邦定美容整形外科门诊部。

  昨日,在位于玉泉路的邦定美容整形连锁机构,工作人员证实,马福顺确实是该院医生,其当日还正常上班,但在下午3时就离开了。

  “我刚来几个月,对美容整形院内部的事情还不太了解。”该院院长表示,经过与集团老总沟通,院方确认,该院与北京荣军医院没有任何合作关系,也对马福顺医生在荣军医院进行手术毫不知情。

  “我们在管理上存在不到位的情况。”该院一科室主任说,医生走穴是行内的潜规则,对于该情况,他们将加强监管。同时,集团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将进行调查。

  据北京市公共卫生热线12320工作人员介绍,去年,卫生部下发《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医师受聘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执业的,应当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增加注册的执业地点。

  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北京允许医师多点执业的制度方案尚未启动,预计将在今年年内获准执行。根据陈华事件的情况,当事医生的执业注册单位为“邦定”机构,其在荣军医院做手术,需要得到两家的允许,且邦定方应向荣军方面开出类似委派或协助的函件。否则,其行为即属违规,家属方可向卫生局举报。

  3 手术麻醉医生有无资质?

  根据北京荣军医院的手术和抢救记录显示,陈华整容手术中的麻醉医生名叫常健。

  昨日,记者通过北京市卫生局执业医师信息查询系统查询,发现姓名为常健的医师仅一人,其执业地点在北京丰台区一家中医推拿诊所,执业范围为康复医学专业。

  据北京市公共卫生热线12320工作人员表示,仅具有康复医学专业的医师,不能从事麻醉方面的手术。如果从外地医院能查到叫常健的麻醉医师,他在北京做手术,必须有两家医院的书面材料,并且在当地卫生部门备案,否则就是违规。

  ■ 专家说法

  麻醉意外处理医生很关键

  看完陈华在北京荣军医院的手术和抢救记录,解放军309医院整形美容中心的贾主任分析,陈华在麻醉苏醒中出现呛咳、呼吸困难,属于麻醉意外。贾主任表示,所有在口腔内动刀的手术,都有可能出现这种风险。“但如果是在不规范的地方进行手术,性质就不一样了,有可能就是非法行医。”

  贾主任说,他听说主刀医生马福顺研究生读的是整形美容,曾在加拿大呆过几年,回国后就在各个医院之间走穴,技术和资质没有问题。“但一台手术是否成功需要医生、护士、麻醉医生等的团队配合,包括术前检查、准备是否充分,麻醉中的监护和麻醉后的护理是否到位等一系列流程,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贾主任指出,在这个手术中,气管中需要插管,令血液流不进气道。所以一旦拔管,麻醉医生就需要非常谨慎,这时候如果有血液流入气道,就容易造成呼吸困难。因此,麻醉医生非常关键。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则怀疑,这是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陈华所做的手术,需要动及下颌角部位,而下颌角后缘有动脉分支,术中容易被碰破,一旦动脉破损,又没有被及时发现,麻醉苏醒过程中就容易因血液流入气管,造成窒息。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