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浙江省舟山市妇幼保健医院的护士正在为患儿挂点滴。

  (资料图)

  “我国滥用抗生素问题突出,儿科更是‘重灾区’。”在“2010年全国流感防控会”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教授杨永弘如是说。如今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流感季节,《生命时报》记者深入医院调查,看到的场景也颇触目惊心:输液大厅坐满了打点滴的孩子;有些常打针的,头上已经没地方扎了;与此同时,还有父母因为医生没给开抗生素,跟医生吵架……

  两大医院调查纪实

  “孩子头上已经没地方扎了。”

  11月19日,下午3点,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门诊输液室。当记者穿越前厅里由家长和孩子组成的一列列取药的长队,来到输液大厅时,这里所有的座椅都坐满了大大小小的孩子及家长,只留下一条仅能够一个护士通过的窄小通道。4个月大的徐笑笑正躺在妈妈怀里熟睡,由于没有输液架了,爸爸只好站在一边高高举着吊瓶。他们是专程从河北保定赶来给孩子看病的。5天前,孩子在当地儿童医院查出肺炎,输了两天抗生素不见好,又来到北京看病。在这里,笑笑又打了三天吊瓶。笑笑爸爸对记者说,孩子头皮上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再扎了,今天扎了3次才成功。“我们不想再输液了,明天拿点口服药就回家!快扛不住了……”

  “不输液风险大,你们敢冒险吗?”

  11月20日,晚8点,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急诊室。王怡1岁半的儿子嘟嘟高烧38.9摄氏度,化验完血象后,医生低着头说:“白细胞18,C反应蛋白也高,输液吧。”稍具备一些医学知识的王怡问医生:“孩子是支气管炎吗,能不能不输液,先吃点药看看?”医生回答说:“吃药慢,万一烧成肺炎,你们敢冒险吗?”王怡只能选择给孩子静脉注射抗生素。

  “你不给他打针,他跟你玩儿命!”

  “我看了一辈子儿科,其中80%—90%都是呼吸道疾病。也就是说,我一天看80个孩子,其中至少有60个都是发烧、咳嗽。”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儿科系教授、主任医师胡仪吉对本报记者说,有的孩子一看就是感冒,不用抗生素。如果是在美国,我只需要跟家长说:“发烧的话就吃点退烧药,多喝水,好好休息。”但在中国,如果你跟家长这么说,他一定会问你:“我花了这么多钱,请假排队看个专家号,什么药都不给开,你这什么大夫啊?!”“有些家长,你不给他开抗生素,他能跟你玩儿命。”胡仪吉教授无奈地说。有时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会让家长在病历上签上“自愿服用抗生素,一切后果家长自负”,然后才开药。

  “抗生素上瘾”三大原因

  据杨永弘介绍,北京儿童医院日门诊近1万人次,其中1/3的孩子需要输液,而输液就可能有抗生素。2009年对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5家医院儿科门诊的调查显示,抗生素使用量是同期国外儿科报道的2—8倍。相关调查同时显示,儿科或儿童医院滥用抗生素有以下共同特点:广谱抗生素多、注射抗生素比例高、抗生素种类多、总用量高等。在《中国日报》11月9日的一篇报道中,记者将此现象总结为“抗生素上瘾”。

  “提到儿科抗生素滥用,我真觉得痛心疾首!”北京协和医院儿科主任魏珉对《生命时报》记者感慨道:“这不仅有医院、医生的问题,也有患者根深蒂固的用药习惯问题。”

  医患关系紧张,让医生不得不保护自己。抗生素主要针对细菌起作用,如果病人是病毒感染,使用抗生素是无效的。但万一病情发生变化,并由此出了事故,那么医生就要承担相应责任。有时医生为了保护自己,难免会采取“大包围”的方法,即一开始就给病人开抗生素。

  病人“抗生素上瘾”。正如胡仪吉所言,门诊中医生经常要面对主动要求给孩子使用抗生素的家长。

  家长们目前主要存在这样两个误区:一感冒咳嗽就要吃抗生素,否则好不了;越高级的、越贵的效果越好。

  “药品不等同于其他商品,‘一分钱一分货’、‘便宜没好货’等规律并不适用于它。”魏珉表示,从专业角度来说,每种抗生素的抗菌谱不同,用药不当,轻则达不到疗效,对治疗不起作用,重则可能会增加药物的毒副作用,损害身体健康。

  “经济利益链”推波助澜。有时,某家医院在某一时期,无论是针对细菌、病毒还是支原体,开的全是同一个厂家的品牌药。过一段时间,又全换成了另一种。这明显就是被药厂给“公关”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院感染科专家告诉记者,如同困扰医院和患者的“大处方”一样,在抗生素背后也有一条不可告人的利益链,这就造成虽然抗生素滥用已经成为业内共识,但在卫生部门三令五申的高压态势下,还是有个别不良医生频频开出昂贵的药品。

  爱孩子还是害孩子

  很多家长都认为,给孩子多花钱是表示自己爱他的一个有力证明。这一点用在其他地方或许有道理,但是用在看病、吃药上,不仅毫无道理,还可能导致事与愿违。滥用抗生素导致的以下危害,尤其值得父母们警惕。

  免疫力低下。抗生素的滥用使得人体体质下降,免疫力下降,容易再感染。此外,抗生素的使用有可能“消灭”体内的益生菌,造成菌群失调。

  导致耐药。“抗生素滥用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细菌耐药。”杨永弘说,在北京儿童医院,上世纪80年代的细菌耐药在10%以下,但是现在青霉素等耐药达到了70%,甚至更高,非常惊人。这样一来,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使用的抗生素就必须“不断升级”。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孙运波表示,滥用的最终结果,就是类似超级细菌出现,人类“无药可用”。

  损伤肝脏。许多抗生素都是通过肝脏代谢的,由于儿童身体内的各种器官发育还不成熟,滥用抗生素就容易造成肝脏功能的损害。

  导致耳聋。据新华社消息,截至2007年底,我国听力语言残疾人数达2000多万人,其中,儿童患者约为200万人。造成儿童耳聋的主要原因是:药物中毒、病毒感染、遗传、出生时的缺氧以及噪声刺激等。在药物中毒这一成因中,抗生素使用不当已经成为致聋的罪魁祸首。据悉,发达国家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比例不到1%,我国却高达30%—40%。

  那么,怎么做才能真正做到合理用药,爱护孩子呢?专家们建议,如果孩子只是发烧、流清鼻涕、咳嗽(无黄痰)、精神很好,就可以只吃退烧药(体温超过38.5摄氏度以上),多喝水、多休息,不要随意使用抗生素。如果3天后症状依然未好,再去医院请医生判断是否该使用抗生素。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