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利用DNA技术,如十几个至几十个DNA位点全部一样,即可确定亲子关系。

  很多来做鉴定的人并不想要司法上的鉴定,只是要一个确定的结果来决定今后生活的准则和方向。

  ———深圳市人民医院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王沙燕

  社会上种种婚姻危机、信任危机并不是因为亲子鉴定而产生的,亲子鉴定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求证。

  ———广医三院司法鉴定所主任法医师黎青

  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政策规定,超生和非婚生子女可以办理入户,但之前必须出具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书。

  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亲子鉴定一直呈上升态势。

  鉴定者为什么会走进亲子鉴定中心?亲子鉴定案例逐年增长,折射的又是怎样的家庭、社会现象和问题?亲子鉴定背后,往往会有一个离奇的故事,有的令人啼笑皆非,有的令人扼腕叹息。

  坚决不认亲儿子

  “洗具”或是“杯具”

  一位极端的父亲,上海广州验遍,就是不信亲子鉴定结果,真相究竟如何?

  半年前,20多岁的谭明(化名)专门从上海来到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交完鉴定费后,他还要求将自己的血液样本留下存档。

  谭明说,他的父亲一直不相信他是亲生儿子,最近几年辗转多家医院进行亲子鉴定。在前一所医院鉴定时,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前往,得到的结果是亲子关系,但父亲不接受这个事实,声称一切都是母子俩和医院“串通好的”。

  谭明说,他曾私下问过母亲,自己是否真的不是父亲亲生儿子。母亲流着泪向他保证说,除了他爸,她从没有过其他男人。“他不是我的爸爸,那我的爸爸是谁?”为了求证真相,谭明又专门从上海来到广州做鉴定。

  半年过去了,这次的鉴定结果依然显示两人确属亲子关系,但谭明的父亲仍旧表示不相信,并向医生道出了个中原委。

  婚后不久,谭明父亲就外出打工,一年后,当他回来时发现妻子居然已近临盆,“一年没同房,她怎会怀上我的孩子?”老谭自此便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了。“我还要去凑钱,就算是捡垃圾我也要搞清楚儿子是不是自己的。下次,我去香港医院!”

  广医三院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主任法医师黎青解释,谭明母亲所出现的情形,在医学上完全可以成立:“一般女性的经期是一个月,这样算来,孕期大约在10个月左右。但是"两月经"、"季度经"甚至"半年经"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存在,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孕期自然会向后推迟,所以超过10个月是完全有可能的。”黎青相信,谭明父亲确实是冤枉了妻子,但当时谭明的父亲一副“恨不得检测结果显示儿子不是他的才高兴”的样子,让黎青很无奈。

  有人因为胎儿是丈夫的喜极而泣,有人却因为验不出孩子的生父忧心忡忡

  亲子鉴定中,不少人家出现了“洗具”(喜剧)或是“杯具”(悲剧)的现象。

  一位长期从事法医物证司法鉴定的医生谈起了前不久他接待的一名“准妈妈”:“一个月前,一名孕期在3个月左右的女子拿着丈夫的样本过来做亲子鉴定。女子提出想尽快知道结果,因为如果孩子是丈夫的就留下来,如果不是就不要了。”医生最后为她加急做了鉴定,当女子拿到鉴定书时,喜极而泣———结果显示,胎儿是她丈夫的。

  据广州妇女产科研究所有关数据显示,做胚胎期亲子鉴定的委托者中,25—30岁之间的已婚女性占了九成,一旦确定胎儿不是“自己希望的那个人的”,很多母亲会选择将孩子做掉。

  广州一家医院的一位亲子鉴定专家告诉记者,曾有一个怀孕的女子挺着大肚子过来做亲子鉴定,接连测试了三个男子的样本,才最终确定。“今年一年就有3例类似的情况。”

  8岁的“小冬”,则是一个“悲剧”的孩子,出生不久便被爸爸怀疑为非亲生子。去年,他被带到广州某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他不是爸爸的亲骨肉,父母随之离婚。之后,妈妈为了寻找“小冬”的生父,先后三次带着三个男子的样本过来鉴定,但都不是孩子生父。

  我的爸爸是谁?这或许会成为“小冬”一生的沉重谜团。

  疑心多来自父亲

  亲子鉴定委托者大致可分三种情况,其中丈夫怀疑妻子不忠占了总量一半

  黎青介绍说,要求做亲子鉴定者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情况:一是丈夫怀疑妻子不忠,占了总人数的一半;二是女方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三是父母怀疑医院抱错婴儿或未婚妈妈为私生子确定生父等。亲子鉴定委托人一般都在23岁至45岁之间。

  黎青说,自2004年以来,广医三院每年亲子鉴定的案例都呈上升趋势。广州其他4家权威司法鉴定机构,最近几年的亲子鉴定业务量都明显增加。在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前来做亲子鉴定的市民有时需排长队。鉴定员台运春说,亲子鉴定业务量直线上升,10月份达到260多例。

  鉴定人数缘何逐年增多?黎青解释,一是公民自我保护意识与法律意识不断增强;二是人们的感情日趋多样化,复杂的性关系为亲子鉴定埋下了伏笔。

  今年10月18日最新出炉的《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调查显示,约1/3的中国成年男女有多性伴。婚姻状况的不稳定、婚外性行为的增加和非婚生子女的频繁出现,都是亲子鉴定备受世人关注的原因。有社会学者认为,亲子鉴定折射出人们性观念的变化与婚姻中的信任危机。

  深圳市人民医院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的王沙燕曾向媒体表示,亲子鉴定就好像一个社会大舞台,情、名、利,在这份结果下演绎得淋漓尽致:“很多来做鉴定的人并不想要司法上的鉴定,只是要一个确定的结果来决定今后生活的准则和方向。”

  鉴定前 三思而后行

  选时机 孩子懂事前做

  保准确 父母孩子全取样

  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一位专家提醒,做亲子鉴定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一是明确是否有必要做鉴定,对鉴定结果是否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二是确有必要做亲子鉴定,也一定要选准有资质有实力的鉴定机构,确保结果准确无误。否则,可能会给一个美满的家庭带来不可避免的伤害。

  选时机

  孩子懂事前做

  专家表示,男方如果要做亲子鉴定,一定要有合理的怀疑理由,然后在征得女方同意的情况下,双方一起带着孩子前来。另外,如果亲子鉴定非做不可,尽量在孩子没懂事以前做,以免在他们心里留下无法愈合的伤口。

  保准确

  父母孩子全取样

  专家建议,要最大限度地保证准确性,最好还是父母孩子一起过来取样。因为万一是在医院里抱错了孩子,孩子不但与父亲没有血缘关系,与母亲也没有血缘关系。一旦父亲单独领孩子来做鉴定,而不从母亲身上取样,那就可能冤枉了母亲。专家同时提醒,取样时最好能事先咨询相关的法医鉴定专家:“如果被鉴定者曾经接受过移植或输血,就有可能影响到部分DNA。”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