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我们曾有一句口号——“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我们同样需要这样的理念——“再穷不能穷卫生,再苦不能苦病人”

  最近,笔者一位亲戚从山西连夜来北京看急诊。原来,病人早起后,突然觉得半边身子发软,几次拿起梳子都掉在地上。家人一看情况不妙,立刻把病人送到县医院。拍了CT之后,医生左看右看,竟然看不出问题。无奈,病人只好坐了6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赶到北京天坛医院。结果,一位年轻的住院医生一看片子就说,这是典型的脑梗塞,马上治疗。亲戚感慨地说:“县医院毕竟是小医院,还是大医院让人放心啊!”

  古语道:郡县治,天下安。在我国的医疗体系中,县医院承上启下,是城乡之间的枢纽。据统计全国县域居民超过9亿人,占总人口的70%。而县医院离县城和农村居民最近,地域优势得天独厚。同时,县医院的看病费用也相对低廉。2009年,我国省级医院的门诊病人次均费用为238元,住院病人次均费用为12121元,而县级医院分别为109元和2978元。这说明,同样的疾病,在县级医院的治疗费用远远低于城市大医院。

  近几年,随着新农合制度的不断完善,县医院的门诊量和住院量出现“井喷”。2009年,县级医院的门诊量达6.46亿人次,占全国医院门诊量的34%。然而,县医院的服务能力却停滞不前,成为制约医疗消费的瓶颈。一是硬件太差。有的西部地区县医院房屋破旧不堪,病人住院甚至还需自带被褥。一些县医院虽然盖了新楼,但由于缺乏经常性财政投入,无力购买新的仪器设备,成了“空壳医院”。目前,多数县医院的药品收入比例很高,基本上是靠卖药生存。二是人才奇缺。据统计,县医院具有本科以上学历的医生不足20%。由于工资低、待遇差,很多贫困地区县医院甚至连一个本科生都没有。而多数坚守岗位的医生,一辈子只有一两次外出学习培训的机会,很难跟上医疗新技术的发展。很多县医院医生沿用多年的治疗方法和药物,早就被医学界淘汰甚至禁用,而他们却毫不知情,存在严重的医疗隐患。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城市大医院为了应对日益增加的患者,竞相盖大楼、买设备,医疗“军备竞赛”不断升级。城市大医院集中了最先进的设备、最知名的专家,形成了技术和人才的垄断优势,而很多县医院却连一台最普通的CT机也没有,城乡医疗资源差距悬殊。因此,很多县域居民为了减少误诊漏诊,宁愿舍近求远,半夜到城市大医院排队挂号,也不愿意在本县的医院看病。

  可见,县医院的强弱,不仅决定着病人的流向,也决定着医改的成败。新医改方案提出,把加强县医院建设作为重点,这是具有战略眼光之举。根据规划,我国将在3年内投资360亿元,使每个县至少有1所医院达到二级甲等标准。同时,还将推进城乡医院对口支援,让三级医院和县医院长期“结对子”,并实施“西部卫生人才培养计划”、“走进西部——万名县级医师培训项目”等。如果这些政策能够落实,看病难看病贵将得到有效缓解。

  也有人说,我国的县级财政还不富裕,要办的事情很多,哪有钱给县医院投入?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政府最缺的不是资金,而是观念。众所周知,教育和卫生都是重大民生工程。在教育上,我们曾有一句口号——“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在卫生上,我们同样需要有这样的理念——“再穷不能穷卫生,再苦不能苦病人”。例如,陕北的子长县经济并不发达,但在新一轮医改中,县政府对公立医院实行财政全额拨款,医院基本建设和大型设备更新全部由县财政负担。对此,县委书记的观点是:“我们办的是人民医院,给公立医院投资,就相当于给老百姓花钱。”此语看似平淡,却蕴含着科学发展观的内核。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