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国即将迈入老龄化社会已是不争的事实,我们要经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人口老龄化过程。尽管中国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还根深蒂固,但有些老年人的观念已经在悄悄的变化。去养老院养老,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选择。目前的养老机构能满足实际需要吗?您应该选择公办的还是民营的养老院?养老机构的建设和运营现状如何?请听中国之声记者刘黎的报道。

  73岁的柯清华老人已经在北京石景山社会福利院住了10个年头,每天读书看报、唱歌下棋,和一帮老人在一起的日子过得挺乐呵。他说,像这家养老院,现在想进都进不来。

  柯清华:现在都满了,好多人登记都住不进来。

  石景山社会福利院现在住着410位老人,80%生活不能自理,院长李声才说,已经有上千人做过登记,希望入院,但什么时候能进去,还是未知数。

  李声才:现在有一个进不来的原因,我们好多机构专业技术上没有配套,比方说医疗技术,护理技能技术,技术的对象可能大部分选择那些行为自由人,像那些不能自理的人员他不敢接收。

  石景山社会福利院这样的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在北京不是特例。李声才说,上幼儿园难,进养老院其实也难。王淑楠老人今年已经80岁高龄,腿脚不太方便,她和子女看过很多公立养老院,最终还是选择了北京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一家民办养老机构。

  记者:您去公立养老院看过吗?

  王淑楠:看过,一福、二福、第五福利院,都是国家的,他那儿排四五百人呢。

  记者:四五百人要住进去要多长时间?

  王淑楠:早着呢,他都不退房,咱也进不去呀。

  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在北京昌平,是北京最大的民营养老机构。截至2009年底,北京市共有366所养老机构,其中,民营养老院154所。中国人民大学老年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老年学会副会长杜鹏说,绝大多数民营养老机构入住率不高。

  杜鹏:养老机构不仅仅是生活护理的问题,需要一些医疗的功能,两个功能合在一起的公办养老机构比较多。

  香山脚下的民营养老院爱暮家定位高端,开业一年,能容纳150对老人,现在长住老人稳定在一半左右。爱暮家总裁姚雪相信,只要硬件设施好,服务质量跟得上,民营养老院赢得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姚雪:很多人觉得民营养老院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你会不会对老人好,他其实都要先画一个问号,从不接受你到接受你需要一个口碑,需要时间。

  从国际经验来看,发达国家的养老机构每千人拥有的床位数在50张至70张。在中国,65岁以上的老人每千人拥有的床位数只有23.5张。保守估计,养老机构的床位缺口数量在300万张以上。除了数量严重不足,养老院的质量又如何呢?

  10月22日中午12点,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护工李素梅正在给她负责的四位失能老人打饭,还得给其中一位四肢萎缩的老人喂饭。李素梅是河北涞源县人,经老乡介绍,她已经在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干了大半年,和四位老人同吃同住。

  记者:您每天都干些什么工作?

  李素梅:打扫卫生,把他们的衣服、身上都给洗洗,给他们吃药、打针,打胰岛素。

  记者:您还会打胰岛素?怎么学会的?

  李素梅:这说会就会,指导一下就行。

  记者:您拿到资格证了吗?

  李素梅:有啊,我那个证来的时候急急忙忙都忘了拿啦,在家里呢。

  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院长宋玉梅坦言,这些护工绝大多数都是外地农民,不少还是夫妻,之所以形成这样的结构,是因为外地人才能24小时陪护,夫妻搭档可以干得更长久些。入院前,他们都接受了当地民政部门组织的护理人员培训。

  宋玉梅:现在民政局培训,一培训半个月,半个月就给下证了,这证能干什么,就是简单的日常照料,要没有个一年两年能学出来?

  公办的石景山社会福利院的人员状况要好很多,院长李声才说,他们的一线护理人员配比大概是一位护理人员照顾四位失能老人。即便如此,李声才说,从事养老行业服务的人员,社会地位低,收入少,行业内部的专业技术人员相当匮乏。

  李声才:用的人员大部分都是西部地区的,文化素质偏低,所以说在培训、管理、服务当中,或者是认识上,包括和老人交流这一块,因为风土人情不同,也产生了一些问题。

  宋玉梅说,高素质的老年人专业护理人员少之又少,民营养老机构的人才困境更为突出。

  宋玉梅:比方说心理咨询,心理辅导,更专业一点的,有专业知识的护工急缺,找不着,没有。

  除了人才的缺失,还有标准的缺失。石景山社会福利院院长李声才在接受采访过程中,一再强调要对养老院实施规范化、标准化管理。

  李声才:什么时间泡脚,什么时间给他洗澡,什么时间到外面活动,每一项的服务动作你要做到位,本身都在泡脚,水温多少度,包括洗澡以后怎么保温,这都是护理上要注意的事情,不搞规范化、标准化管理,不可能提升服务质量。

  业内专家总结了养老机构的"十字真经":"量少、言微、位卑、差钱、法无"。养老机构目前的运营状况如何?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寻求突破?

  宋玉梅为十三陵老年公寓投资了2.7个亿,由于银行基本不给民营养老机构贷款,她就从民间渠道筹款,利率最高的达到12%到15%。

  宋玉梅:我要是没有民间借贷这一块,没有利息这一块,我可以有盈余了,但是我的盈余只有百分之一二,按照资本投资的话,这个是赔钱的,所以有钱的人不干,没钱的人又干不了。

  由于民营养老院都是租赁土地,租期只有20年,为了尽快收回成本,不少投资者在养老院的建设、人员的配备等各方面都是能省则省。老年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疾病,养老院的医疗配套政策是否到位,可以说直接关系到老年人的幸福指数。有些民办养老机构还未纳入医保定点单位,老人在养老院配套的医务室看病,报销是个问题;再比如,养老院的老人用药按照社区医院或者一级医院的标准管理,只能领到伤风感冒药等常规药,不能满足实际需求等。国家已经把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列入到十二五规划,作为优先发展的领域,中国人民大学老年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老年学会副会长杜鹏建议,要从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强化养老机构的建设。

  杜鹏:全国现在的养老床位一共是289万张,比起1500万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来说,需要有更多的养老床位,这是从硬件上来说。符合资质的护理人员也远不能满足需要,所以一方面应该加强养老机构的建设,再一个发展社会化的养老服务,同时大力培训养老护理人员。

视频集>>

热词: